上星期二晚上為了聽一場演講,下課沒有直接回家,在學校附近吃了晚餐,趁著時間還很充裕,就到行政大樓後面的廣場去吹吹風、休息休息。到這所學校兩個多月了,沒有真正仔細去觀察周遭的環境,偶爾看到的蟬蛻、松鼠,只是一眼賺到的風景。比起出國所見的壯麗美景,身旁的小東西,似乎也能緊緊吸引住我的目光。

這次我看到的,是老樹上兩個互動頻繁的身影,牠們緊緊依偎著彼此,張著烏溜溜大眼睛彷彿不想錯過對方任何一個表情,黑暗中幾盞夜燈成為最適宜的舞台背景燈光,柔和而不搶眼地襯托著兩隻貓頭鷹的愛戀。

貓頭鷹沒什麼奇怪的,但是牠們不是出現在外環山壁原生樹種上,而是在人工栽植的歐基桑校樹上;平時貓頭鷹獨來獨往的多,跳黏巴達跳到忘記去抓老鼠的少。很訝異牠們就在我頭上,就在那兒放閃光彈,這時候牽可魯來也沒用了,因為可魯比我先瞎了。我看著貓頭鷹棕色的身體磨蹭來磨蹭去,很疑惑牠們為什麼選擇了有背景燈光的場合,讓人看到不害臊嗎?這樹下本是許多情侶休憩的地方,是貓頭鷹選擇了人的選擇,還是這棵樹祝福了所有有情種?

我不知道,但我枕著自己的頭,靜靜的坐在樹下,偷聽樹葉窸窣聲中的貓頭鷹的悄悄話,偷看牠們卿卿我我,像個狗仔一般。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