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4

偶然在中山附近修機車時,被騎車下班的S撞見,一起去吃了郭家肉粽。上次見面是在津市,為S餞行的那一次聚會裡。當時S曾提起與我合作撰寫一篇論文,如今一邊吃著肉粽,肴著四神湯,一邊又談起這個話題。台灣的學術之路並不好走,遇上理念相符的人更是不容易,只是我們並非同一領域,聊起工作際遇不過是當作寒暄罷了。

S出現之前,修車師傅也跟我聊起中山,我隨口問師父正在讀碩的兒子是否也學修車,他說大了才學早就來不及了。看來學黑手也非一朝一夕可成之事。想起剛在機車行停下車,師傅就煞有介事的數起我的校園停車證貼紙,幾乎被貼紙覆蓋的機車前蓋板上,氧化褪色的是我的校園回憶,彷彿我對母校的情感也逐漸散去。人生經歷跟無法撕除的貼紙一樣,排列出一條走過的道路,我只是途中停下來修了車,修好了,才能把接下來的路走得更穩健。

儘管車已老,人也不再年少,幸好學術本來就是越陳越香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