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12年7月18日的事情,至今快兩年了。

南機場肉圓只買下午一點半到三點半,限量出售,售完為止。我睡至近午才起,差點向隅。趕到現場排隊,身後不知第幾位的妙齡少女,姿態可人,氣質淡雅,老闆娘在她身上掛了一幅「今日已售完」的麥克筆手書告示牌。感覺上像是攤子上炸肉圓的香味全往她身上繞去了,可她卻一臉無奈。晚來的客人不願被勸退,女子後面又多了數位饕客,老闆娘只得先放下手邊的工作,好言相勸一番。

「不好意思,今仔日賣完囉。汝明仔日再擱來啦。」
「賣完囉,一個都沒剩嗎?」
「謀仔啦,今罵擱有可能會謀夠啦。」
「我還是排排看會不會有剩。」
「歹勢啦,真的謀剩啦。汝明仔日再擱來啦,失禮!」

這樣的對話,在我吃到肉圓之前,約重複了三次,客人的癡心雖著實令人感受得到,店家的魅力也具有同等力量。我所說的魅力,包含了美味、親切,以及那種彷彿也能夠入味的,趣味趣味的台灣口音。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