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6/26

之所以開始學梵語(Sanskrit),單純是想多認識一個謎樣的語言,這個謎樣的語言早在後漢時候的中文文獻裡就已記載,它的主要載體是佛經,雖然佛教東傳時經過了許多大師翻譯,然而不管後來譯成什麼樣的語言,吐火羅語也好、西夏語也好、日語也好、漢語也好,原始梵語的神祕性依然存在,就是這種無法吹散的神秘讓我向它靠近。

 

但我也得誠實地說,對於現代印地語或者印度文化其實沒太大動力去了解,想學的梵語也是主要是羅馬字轉寫系統、天城文系統,除了讀音之外,主要是因為其字體與古代的城文有直接繼承關係,跟古代的悉曇文也有相似之處。

 

梵文是印歐語言的一支,是一種相當複雜的語言,想要走進梵文的世界在我看來相當不容易,看看維基百科,感受一下那語法上的複雜度。

 

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zh-tw/%E6%A2%B5%E8%AA%9E

梵語(天城文)版維基:http://sa.wikipedia.org/wiki/%E0%A4%B8%E0%A4%82%E0%A4%B8%E0%A5%8D%E0%A4%95%E0%A5%83%E0%A4%A4%E0%A4%AE%E0%A5%8D

 

至於簡單的發音,包括母音及子音,可以聽聽以下的youtube

Vowel(母音):http://www.youtube.com/watch?v=Z6sskNd1SqA&NR=1

onsonant(子音):http://www.youtube.com/watch?v=vC8pka6J8ew&NR=1

 

有了一點概念之後,就可以開始練習天城文的寫法,儘管只學習羅馬轉寫也可以,但這樣就只能停留在現代材料的閱讀上了,想要看懂中國古代文獻上的悉曇文在畫什麼符,先會畫天城文是很重要的。剛開始我確實是這麼想的。不過啊,畫了好幾個星期之後,腦子還是一片糨糊,那一堆長得像蝸牛的文字如果分開寫還好,偏偏蝸牛都是好朋友,全都黏在一起密不可分,不信的話看上面天城文版維基就知道了。所以很不幸地,我很快就放棄認識蝸牛的活動,一意孤行往新的地方邁進。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我注視著一件東西發楞的時候,我常把母親的面影疊在茶杯上。把忘記在什麼時候看到的一條長長的伸到

去的小路疊在Hölderlin的全集上。……在將來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疊在另一些放在我眼前的東西上了。

──季羨林〈回憶〉,1934

其實並不是特別喜歡季羨林,但是對於他在學術上的成就除了讚嘆,還是讚嘆。對我來說那是好遠的一條路,辛苦的一條路,一回頭就會什麼都沒有的一條路,所以我不敢掉頭。在語言學,嚴格一點說是歷史語言學這條路上,我還在起步的階段裡徘徊。季羨林在動亂的局勢裡窩在自己的鄉下小屋裡讀書,四面牆壁恐怕就像荷槍的軍人壓迫著他,他遠離家人,想像著母親的臉,桌上是德語詩集。然後他去了德國,向梵學大師學習梵學,二戰期間在烽火之中留學十年,人在異鄉的防空洞裡,腦子裡的學問卻沒有一天停止鑽研。

我很羨慕那樣的成就與結果,但是那樣賭上生命的過程我絕對是承受不住的。即便現在沒有戰爭,經濟與政治的衰退也對我這種專業米蟲形成無形的壓力。我躲在宿舍的小房間裡,沒有賺錢的能力,每天啃著書與麵包,最後寫些腐爛觀點的論文。面對許多放洋過的前輩學人,很羨慕但又無能改變自己窘迫的現狀。如果到了啃樹皮的境界我還能靜下心來讀書,我想我會成功的。只可惜,成天發呆偷懶的我肯定是差得太遠了。作夢吧。

世界盃紀念王子麵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23 Wed 2010 22:19
  • 形容

20100502 鯉魚旗


宮部美幸形容夏天揮之不去的溼熱暑氣,用的是打烊時仍久久不肯離去的客人。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總覺得有些詞彙是自己會(常常?)用上的。
--

加賀は祐理をビルの屋上に呼び出した。      加賀把祐理叫到屋頂上。
「こんにちは。」                「你好。」
「・・・私に確認したいことがあると伺いましたが。」  「聽說你想向我確認一些事情。」
「何か、スポーツされてました?」         「以前練過什麼運動嗎?」
「いきなり何でしょうか。」            「這麼突然,到底想問什麼?」
「背が高いんで、バスケか、バレーボールなど    「因為你很高,想知道
 やっておられたのかと。」            你會不會打籃球、排球之類的。」
「中学、高校とバスケ部でしたけど・・。」      「國高中時候是籃球部的……。」
「ご両親も背が高かったですか?」         「父母親也很高嗎?」
「母は小柄でしたけど。             「媽媽是小個子……
 あの、一体何が聞きたいんですか?」       喂,到底想要問什麼?」
「失礼しました。                「不好意思,
 私も背が高いんで、               因為我也很高,
 私が普段初対面の方に聞かれることを、      時常被初次見面的人問的問題……
 そのまま聞いてみたんです。           也想問你一下。
 では、本題に入りましょう。            那,切入正題吧。
 今日は見てもらい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ですがね。    今天其實有東西想讓你看看吶。
 ご存知ですか?」                你知道這個人嗎?」
加賀は、弘毅の写真を見せてみる。        加賀將弘毅的照片遞給她看。
                          
                         --摘自《新參者》第八章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