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19 廣瀨川初雪
(廣瀨川初雪)

長達三個月沒有正經地坐在電腦前寫東西,腦子裡曾經有的文字語彙像窗外的雪花一樣,不知道飛散到何處,亦不知道何時融解在空氣中。感覺自己是個倒空的桶子,重新開始填塞一些有的沒的,將來是什麼還很模糊。

最近收到了學術期刊的退稿信,兩位評審不約而同指出方法論的錯誤,雖然事先就知道會如此,還是將稿子投出,苟且偷生。到底什麼是「文化語言學」呢?又什麼是「語言文化學」?這是個連定義都難以確定的學問,但由於課堂報告的關係,將它試用在文學作品上,然而一個連方法論基礎都不牢靠的東西能給予什麼保障呢?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小論文,自然無法信服於人。

前陣子和舊友討論如何做研究,才深深感到所知所學的不足。以往堆砌資料的手段已不適用於目前的階段,我們徒然讓年華老去,卻一點也沒有成長。

「我發現我對方法論一點也不懂……」
「對呀,以前毫不重視的層面現在成了最大的瓶頸啊。」

但是學問要怎麼做?俗云: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學問做不好,只能自己負責任了,向誰討救兵都沒用。於是愚昧寫了一篇不知所云的小論文之後,能得到鞭辟入裡的批評,心中很是高興,總有一種點著了燈的感覺,照清了該改進的地方。幾年前那種一定要刊登的輕狂不知那裡去了,回到原點重新學習的念頭油然而生。

或許會重新沉澱下來是因為來到日本的關係,在欠缺外物干擾的環境裡,才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吧。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