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講評意見
會議名稱:高師大第十五屆所友研討會
會議時間:2008/5/31 (Sat.)
討論篇章:陳**〈《青郊雜著》之反切研究──以東韻為例〉
討論人:曾** hannahegg@hotmail.com
 
很高興能回到母校來參與這場盛會,我覺得這一篇更應該讓王松木老師來評,因為老師也曾投注心力在相關的問題上,所以我在這裡只是提出讀完**這篇文章之後的一些心得。這篇論文取材得宜,《青郊雜著》的聲母設計可說是一種「有意識」的「聲介合母」,介音雖歸入聲母了,卻沒有完全從韻母中排除,所以我們預期該書中的反切現象可能與其他性質韻圖的反切特性不同,所以在等韻中是個能做且有趣的題目。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男子在路邊聊天。

甲:奇怪今天加油站怎麼排那麼多人,連馬路都快塞滿了,是汽油半價嗎?
乙:你不知喔,笑死人,甚麼半價,是漲價啦。
甲:阿一台車是有幾個油箱,排那麼久賺沒幾仙錢,不如來跟我抬槓。
乙:你又不知了,現在要是油漲了,便當就漲了,東西都漲了,麵包飲料雞腿都會漲啊,每個多一塊,全部不知道要多付幾塊錢。
甲:給我的錢不要少就好了。
乙:啊對喔,到時你要怎麼來這裡?坐車?坐車也是不俗。
甲:坐什麼車啦,我都碼自己騎車。
乙:你自己騎車怎麼可能不知道油起價了,騙瘋子喔。
甲:你怎會這麼仔憨,現在不是滿街路都是腳踏車,出門前路邊撿一台,騎過來附近就隨便丟掉啊,又沒車牌警察不會抓,蓋方便啊,四處都有準備好給我騎,要是運氣歹選到不好騎的,路邊再換一台啊。下班的時候也可以再撿一台,有時候早上黑白丟的那台還會在原地等我去騎哩。
乙:原來你不笨啊,有理,有理!那這樣我也要學你。

兩個男子朗聲大笑起來,差點打翻了身前兩只充滿污垢與零錢的鐵缽。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就像清早在街頭,偶然看見一個漂亮身影,我通常會開始想像她的背景她的生活她的性格,她手上的手提包是身份,行走的姿態是教養,表情與微笑弧度也許就是她當時自腦海湧出的話語。大溪地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幻想,沒人告訴過我那裡該有什麼,除了畫家筆下的豐腴婦女,頭上頂著菜籃,或許還牽著小孩、挑選著水果吧,大溪地的激情成分大概瀰漫在空氣裡,我猜想著。婦女腳下是一個怎麼樣的島嶼呢?潮濕與乾燥的比例?炎熱和涼爽的交纏?畫中女子樸素但厚重的布料後面,是不是擁有一對繽紛熱情的胸脯?沒人告訴我,只能自己描繪著,把名畫轉映在腦子裡。

第一次聽到你說想住在漏水的公寓,一起煎魚和拖地,我就以它們為材料,畫出你臉部以下的存在,你的生活背景和靈魂所在顯示著這想法來自一隻貓,但是要一隻貓住在潮濕的屋裡還得拖地,似乎有點勉強,於是我又想,你也許不是一隻貓,你是期待和我一起築巢的水獺,然後把天馬行空的幻想放在肚皮上敲打演奏,吵鬧整個下午然後靜靜睡著。你的走音小提琴也許可以用來煎魚,反正都是會發出奇特的滋滋響的可怕物品,至於拖地只是你賴皮的藉口,一件永遠掛在嘴上卻永遠不會去做的事,我還曾經極為認真地想這就是我們將來的生活。直到你說大溪地是一首歌,漏水的公寓和一起煎魚拖地原來不是你的邏輯,是一句人人都能模仿的歌詞。倏地,你也收縮成大溪地畫作中的一角,我腦中的你,竟是別人塑造出來的。

2008/5/25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鬼東西寫了兩小時@@" 
每種語言的難處都不一樣~~ 
下面有老師改過版本
-- 
Am Freitag, 23-5-2008. 
Neulich habe ich oft spät aufgewacht. 
最近我常很晚起床。
 Denn der Semesterschluß ist gekommen und die Essays waren viel. 
因為學期末了,作業很多。 
Ich wollte Urlaub machen und die Arbeit vergessen. 
我想度假,忘掉工作。 
Heute Morgen habe ich zwei German Rail Pass bestellt. 
今天早上訂了兩張德鐵券。 
Das sind sehr teuer. 
有夠貴。 
Vielleicht kann ich in München Schweinehachse essen oder Kölnen Dom besichtigen. 
也許可以去慕尼黑吃豬腳,或者去柯隆參觀教堂…… 
Ach ja, heute war ich ganzen Tag müde aber ich freute mich ,wenn ich an meine Reise dachte. 
唉呀,我今天很累,但是想到旅行就很快樂。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事情多到爆炸,有時不知道如何應付,就會倒在床上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例如今天趕了日文課及作業、德文作業、英文翻譯、問卷key in,時間花費還好,但是腦筋不堪負荷。
剩下時間只能發呆、發呆、發呆,其實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寫論文、寫論文、寫論文(沒錯,三篇),
但總是老師交代的事情優先,
一向,必須,如此。

大學室友L開玩笑地說:你以前每次期中/終考都整週不上床睡覺,還以為我不知道嗎。
其實L並不知道現在我已沒那能耐,而且只要一沾到床,就睡到天荒地老去了。
C老師說:什麼是累?在電腦前打字打到同一個字錯三次以上才是累,去瞇一下,一兩小時再起來奮鬥!
我不知道那種累是什麼感覺,因為我永遠等不到自己同一個字錯三次,就已昏去。
我想這就為什麼當我自覺很努力了,還是有人不滿意,所以身體自動抗拒,來個大停擺。
媽媽說我的臉凹了,雞肉飯老闆娘說我瘦了,阿嬤說我皮膚泛黃,按摩師說我背駝了。
其實我很好,我只想說:我累了。
就算我的累不符合某些更嚴格的標準,我就是累了,想怎樣!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bstract

There are already synopses to ten data of phonetic correspondence system between Liuqiu language and Chinese during more than three hundred years i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bout one thousand entries are liste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investigation, ten kinds of language materials were compared with each other to see how Chinese vocabularies are like. We can find some kinds of “Records of Mission to Liuqiu, Yee Yu” have their predecessors. On contrast, the four related writings in Qing dynasty have specific edit styles, especially the last one of Liuqiu Translation (A.D. 1800) which is almost not only the personal-created Ryu-Han corresponding phrases book, but also the one representing a generalization of good views or ideas.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賴和有篇小說,寫的是臺灣早年貧困老百姓在高壓統治下的辛酸與無奈,秦得參喪父、受到後父歧視、工作不順利之後,十八歲娶妻,二十一歲時短暫的幸福又隨著母歿一併失去,最後不得不賣菜維生,連買「稱仔」(秤)的錢都湊不出來,央求妻子回娘家,與其兄嫂借「金花」典當些資本,並向鄰人借了稱仔,當作生財工具。在那個年代,買稱仔須向公家報備,是官廳的專利品,所以他的借,是違法亂紀的,大概與向人借駕照來開車類同吧。幸而他的走販生意不錯,生計得以維持,但也因此引來巡警注意。巡警本不過是想依勢討個方便,想秦得參必會雙手送上免錢青菜,不料秦得參從商未久,不諳其道,用稱仔秤了秤,那時的規矩是秤了就得算錢,巡警大怒,以「度量衡法」送他服監三天,只得拿好不容易攢下的,計畫要贖回金花的三塊錢去贖丈夫,那是生存希望的破滅。最後,那警員被殺死於巡邏道上。

有陣子我看完章詒和女士《往事並不如煙》,最大的感想是,如果賴和隔著一道海峽往當時的對岸望去,或許可以看到另一個自己,另一種混亂,或者另一個充滿悲劇題材的資料庫,讓滿腔熱血的作家盡情提取。在民國成立後、我出生以前的時間裡,海峽兩岸的人民,過得都不好,賴和在〈一桿稱仔〉之末寫著:「這一幕悲劇,看過好久,每欲描寫出來,但一經回憶,總被悲哀填滿了腦袋,不能著筆。」若真是事實,那麼《往事》中的高知識份子和〈稱仔〉中的下層平民,生活的苦悶確實雷同,而且日日上演。換句話說,不管何處,人民都受到壓迫,行動受到限制,沒法自由表達意見,只消一句話,招來的禍害便難以想像。只是這些事情,我是靠讀書知道的,當個旁觀者永遠安全無虞,不必擔心那天會來個荷槍實彈的人,把我捉進書中的年代。

記得多年前,臺灣還沒解嚴,我站在升旗臺旁拿著麥克風高呼「恭迎國旗……唱國歌!」的時候,賴和描寫的世界早已遠去;有一段時間還得在全校師生唱完升旗歌之後多呼一句「降~半旗」、「默哀三分鐘」什麼的,總覺得好玩,未曾細想箇中原因。領袖的遠逝受到國民瞻仰,好似李白詩裡乘著彩車升天一般隆重,我卻一直好奇「默哀」兩個字到底什麼意思。長大之後,許多遺忘了的小小經驗,在讀了幾段文字後,像從記憶的當鋪中贖回,並重新感受。那些過去的年代,人人都在努力豐富自己困窘的精神宇宙,人人都像行星般地以引力牽繫著彼此,物資極度缺乏的他們,卻比現在的我們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他們在張愛玲筆下唱出的《秧歌》,聲聲洪亮,但我們卻往往壞了知覺,不知何時才聽得見。

美國曾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說在「核心家庭」(小家庭)之後,社會結構的趨勢將被「獨身家庭」所取代,獨身可以稱之為家庭嗎?變遷之快,誰可預期?當未來人們的生活重心只有自己,有誰會在乎周遭人的內心世界以及群眾的甘苦,又有誰會回到歷史脈絡中,檢視某些重要事件的價值與定位?如果未來比現在的人們還不愛把眼光聚焦於前賢的教訓,飲水而不思源……,將來的世界跟過去狂熱而混亂的年代比起來,同樣令人難以想像。

中國大陸的文革、反右、大躍進什麼的,曾如火如荼進行,場面絕對勝過任何一部電影電視劇,作家用一枝禿筆,把血淚染刻在紙上,直到現在,許多作品還繼續呼吸著痛楚,告訴我們往事並不如煙。知識份子之間因為不同理念而有賣身、背叛、鬥爭、取義、枉死等不同際遇,如今誰也不能完全客觀地加以評斷。前年行旅上海十天,我在多位歷史人物的屋舍前徘徊,想假裝自己不再是操著臺灣國語的觀光客,卻更反襯自己對歷史的無知。臺灣不也走過辛酸歲月?是啊,臺灣走過,但是很多重要成分在歷史課本中被模糊、稀釋了,甚至是無跡可尋,我們所讀的都是揀選過的,我們指責日本矇起眼睛辯稱他們沒看到南京大屠殺的慘況、慰安婦哭泣的面容,也笑大陸的課本編造出蔣匪破壞江山、共產黨營造自由的虛擬故事,臺灣當然也有一套自圓其說的故事手段,只是我們早已習慣。

越是不完整的故事,越值得找出消失的拼圖,那塊拼圖的失落也可能起因於視而不見,事實上它一直都在那裡。換個角度想,我們不也是故事的一個角色嗎?我們走得出自己在演的那個故事嗎?

過去的事情太複雜,過去的年代退後得好快,突然發現那些不過是百年內的事情,比起焚書坑儒的秦始皇、毀譽參半的乾隆帝都要貼近我們的生活,為什麼多年來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阿公阿媽把很多記憶裝箱,不告訴我們?官方文書沒有記載的事情、與老百姓切身相關的事情,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會說的話,他們吃的東西,他們所追求的、所害怕的、所期待的,有些只能從文學中找到,如果我們不看、不想、不重視文人的紀錄,那我們不過是大時代中長了腳的肉球罷了,再大的眼睛除了自己,什麼也看不見。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被退稿了,寫的東西只有有爭議性,除了民意論壇大概都會退稿
不是不能寫爭議性,而是要看爭議的東西會不會讓刊登的人自打嘴巴
我寫了東西來批判媒體,所以媒體退我稿
他們說:「寫得不錯,但是不適合刊登。」
退稿很正常,因為常常都是我自找的
已經很多很多次了,希望我不要惡名昭彰

至少文學獎還不大會有這種媒體立場(但也不敢說是沒有)
Who knows!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19 Mon 2008 01:03
  • 密碼文章 他們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人如其名
  • 請輸入密碼:
臭豆腐 (第十八屆西子灣文學獎散文組二獎2008/5/7)


小男孩經過店旁,把玻璃拍得啪啪響,回頭跟同伴說:「就是這個!好香喔!你有沒有聞到香味!我最愛吃臭豆腐了!」

好香的臭豆腐?真是矛盾的稱呼,但愛吃的人或許都同意。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打電話來,要我別太相信老師,他說我正步入他的後塵,想要讓我及早回頭。他說那些老師總是一開始推心置腹,後來就將學生視如敝屣,到了那時候,事情與責任自動找上門來,不論那原先該不該累到你。

我聽了心情很不舒服,我是夾心餅乾裡的餡,老師要我去告訴A做學生的道理,A卻反過來要我別和老師走得太近。我從來不想討好誰,只想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學生而言尊敬師長,就學姊的身分來說指導後進,我對所有人客氣謙沖並非是想成為誰的心腹,已經很多人想利用我,已經有人這麼做了,已經有人讓我生氣或者感到噁心。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街旁,她看著兩隻狗見獵心喜地尋找貓的蹤跡。牠們嗅過門前掛著葫蘆的人家,在騎樓下駐足了一陣,又爭相將頭擠進水泥縫中瞧,瞧見了什麼誰也不知道。牠們此時突然在無聲的場景中吠了起來,猛然奔起,衝向那條斑色尾巴。狗盲目巡了一陣,最後在一輛機車周圍繞圈圈,聞了底盤和輪胎,面面相覷,都沒找到獵物。貓一直看著兩隻狗忙碌著,累了,瞇起眼,就在那機車座墊上睡了,彷彿一旁的爭奪與獵捕行動都與之無關。

自她考進研究所以來,就和另一位同學搶指導教授,耳聞找對了教授就可以順利畢業,前途光明。於是兩人把上課當選美,日日濃妝豔抹,極盡巴結阿諛之能事,工於心計,排擠對方。一天,教授對她們說:「不管你們倆到底在搞什麼鬼,總之別來找我!」她才終於了解,貓雖然只是在一台機車的高度,卻是一旁兩隻莽犬高攀不上的位置。

2008/5/9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感謝父母給我一個不務正業的腦袋
  感謝老天給我一點冰淇淋滋味的好運
  感謝好友願意咀嚼並吐出良好意見
  感謝寶貝電腦的配合
  感謝中國文字
  感謝大家
  感謝日日瞭望下
  不曾重複姿態的
  那片鱗海所折射出的想像

極 短 篇   組
獎項 作者 學籍 篇名
首獎 曾若涵 中國文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日劇時代
貳獎 廖于瑩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一天
參獎 孟繁斌 管理學院公共事務研究所碩士學分班 弄璋之喜
佳作 許宗凱 中國文學系二年級 單身貴族
佳作 陳怡如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洋娃娃
       
古 典 詩 詞   組
獎項 作者 學籍 篇名
首獎 楊大衛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詠苿莉花採桑子等
貳獎 江曉輝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思美人,登八達嶺長城等
參獎 沈鈺寧 中國文學系二年級 小園閒居,品洛神花茶
佳作 許宗凱 中國文學系二年級 聽聞友人遷居等
佳作 賴永明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舉觀集
       
現 代 詩   組
獎項 作者 學籍 篇名
首獎 謝沛瑩 生物科學系三年級 標本印象──致I.H.
貳獎 楊芷涵 劇場藝術學系三年級 究竟,在哪裡失去了冒險?
參獎 許舜傑 中國文學系碩士班四年級 鼴與花
佳作 曾若涵 中國文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佳作 曾盈潔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我的藍色信仰
       
小 說   組
獎項 作者 學籍 篇名
首獎 傅天祈 劇場藝術學系三年級 落日長河
貳獎 黃于恬 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博士班一年級 蒼白
參獎 黃天仕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漫長迂迴的路
佳作 賴文健 外國語文學系四年級 鬼巷子
佳作 陳怡如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騙術
       
散 文   組
獎項 作者 學籍 篇名
首獎 翁淑娟 中國文學系四年級 逍遙遊─中山
貳獎 曾若涵 中國文學系博士班一年級 臭豆腐
參獎 賴永明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閱己
佳作 闕伯穎 中國文學系三年級 橫空皓月
佳作 王郁婷 中國文學系一年級 兩岸思愁
       
公告日期:2008年5月7日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討厭坐車,但我不討厭旅行,如果可以自己驅車或者走路的話。但生活中就是有很多不得已,最近幾周更是如此,北中南東到處跑,累得想殺人!我常想,為什麼總是我出動,而不是對方來找我呢?你一個邀約我就要浪費兩三天,但要是拒絕了難免被想成難搞或者沒同學愛,但我的老闆可不會因此原諒我作業延遲或者上課打瞌睡。我的荷包也不會因為同情我而自動變胖ㄧ些。我是米蟲,你們並不能理解,只會笑笑的說:來嘛,好久沒看到你了,來一起吃個飯如何?

我只是想問,如果哪一天我在遙遠的彼方,用同樣的方式邀請大家,你們會赴約嗎?我相信有一半一上的人不會,你們大多數人從來沒有我這麼灑脫。這是我自豪的地方,也是我失敗之處。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8/05/04
   元豐五年(1082)的寒食節,蘇軾寫下滿紙淒涼的〈寒食雨二首〉,此為蘇軾謫居黃州的第三年,詩文反映當時的生活景況:春寒雨苦,疾病纏身,屋空竈冷,貧困不堪,簡直到了欲哭無門的境地。
At Hanshi Day in Yuanfeng fifth year in 1082, Su Shi wrote two poems named “Rain at Hanshi Day” with whole sorrow, when it was also the third year he got banished from the imperial court to Huangzhou. These two pieces reflected how he lived at that hardship: cold sprain with biter rain, illness with solitude, and poverty with hunger.
 
第一首中詩人藉由海棠寫身世之感,通過詩意的鍛鍊,把思想情感形象化,加強感人的力量。
In the first poem, poet materialized his spiritual and emotion of the sense of life by the writing of Chinese flowering crab-apple, and strengthened the attraction through the improvement of techniques.
 
第二首通過寒食節的雨寫窘迫的生活,深刻描繪詩人進退失據的處境,強烈表達詩人現實與理想間的矛盾衝突。
The second one expressed strongly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reality and ideal, in which the poem illustrated what he had been in the dilemma through the imagery in the raining day.
 
藝術特徵上,〈寒食雨二首〉分別以入聲韻與上聲韻傳達詩人苦悶心境,通篇扣緊寒食節的主題,章法結構緊密,虛實相間,作者以「空庖」、「寒菜」、「破竈」、「濕葦」摹寫窘迫的物質生活,「烏銜紙」、「墳墓」、「死灰」等死亡意象渲染悽愴悲涼的基調。
When it comes to th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 these two poems use specific tonal end-rhyme of “ru sheng” and “shang sheng” to carry poet’s depressed mental state. All lines catch the theme of the convention in Hanshi Day with tight structure and half-fiction. The terms of “kongpao”(空庖), “hancai”(寒菜), “pozao”(破竈), and “shiwei”(濕葦) are stood for the empty of material life, whereas those of “woxian zhi”(烏銜紙), “fenmu”(墳墓), and “sihui”(死灰) are the dead imagery which broaden the feeling of desolate.
 
〈寒食雨二首〉除展現宋代寒食的節令風俗外,更以寒食節獨特的文化意象和人文精神,與詩人的身世遭遇緊密結合,反映蘇軾謫居黃州的心理狀態。
The to poems of “Hanshi Rain” not only show the culture of a season in Sung Dynasty, but also reflect Su Shi’s mental statement in Huangzhou by the special cultural imagery in Hanshi Day which has highly connection to poet’s life and experiences.
 
關鍵字
Keywords: Huangzhou(黃州), Rain at Hanshi Day(寒食雨), Su Shi(蘇軾), The culture of a season(節令風俗)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區研究生論文發表會--評論意見
題目:〈《善樂堂音韻清濁鑑》中的「附叶」探討〉╱陳**
評論人:曾**
 
一、關於成書年代(p2)
1. 作者自序、馬塏元序:康熙六十年歲次辛丑春和三月(1721/3/28-4/25之間)
2. 姚椿序(校定者):康熙五十七年歲次戊戌秋潤月(1718/9/24-10/23),該年農曆有潤八月。
成書至少不晚於康熙五十七年潤八月間,或者國曆1718/9/24-10/23之間,非康熙六十年。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