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31 Mon 2006 06:57

從7/31到8/1

覺得自己跨越了好大一步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張我的臉幾乎隱形了,真棒)



花蓮縣玉里鎮內,台九線行經三民國小後在大禹加油站前岔路左轉,就是直達赤科山的一條產業道路。



赤科山得名赤科樹,日據時期日本人在山上種了很多質地堅硬的赤科樹,枝幹大的可以作建材,較為細小的做槍托,全都送往日本,台灣人反倒沒有利用到這種有趣的植物,在台灣,赤科山最有名的就是金針花。



每年八、九月,也或許到十月吧,是金針開花的時節,金針含苞時就要採收了,一但開花就只能觀賞用,也因為有整片山稜的開花金針,赤科山頂這偏僻的地方才有遊客願意上來。



我從家裡開車到達山頂,花了兩個多小時,而且這是我第一次開這麼陡峭的山路,把爸媽和妹妹都嚇死了。我極少開險路,上山時僅維持車速在二十到三十之間,再快我媽就要瘋了,山路十幾公里有十幾個急彎,路寬不及兩台車,最窄處還得單向通車,所以會車時,車上其他三個人就會大冒冷汗,怕我車太靠右會陷落水溝或山谷,又怕我車太靠左會與來車擦撞,偏偏我又覺得沒什麼,耳朵好像瞬間重聽都沒把話聽進去,ㄧ路被罵上山。



上山途中我一直偷瞄山下秀姑巒溪匯流處的水田景觀,近看是綠色,海拔越高往下看就越黑白,山上雲海相對得越來越清晰,捲雲片片,層雲飄忽,陽光從雲隙穿出的地方閃閃耀眼,雲背處幽暗晦澀,光影隨雲移而動,又隨山路的角度而有不同,我偶而指著風景說看啊好漂亮,爸爸說拜託妳給我專心開車。



ㄧ到山頂上我們就開始亂照相,爸媽和一位種金針的當地老太太攀談起來,我ㄧ想到剛才還在山下,ㄧ會卻在山頂,上山下海的感覺讓人有種征服感。後來我們請老太太的孫子暫放下鋤草的工作幫我們拍兩張照片,就揮手說再見,照著老太太的指引,我們看到旅遊書裡頭的那片金針。



隨著山頂起起伏伏的金針,是ㄧ叢ㄧ叢的,台九線上的油菜花田市金黃色的,金針花田則是橘子色的,遊客還不是很多的時候,花田裡偶然露出的人頭,是ㄧ種點狀的美,背後的山是層層的藍,越遠顏色越淺,雲還在飄,最淡的藍色是屬於天空的。



我不能想像當遊客擠滿山頭的時候是什麼景象,但我其實也像最粗魯的遊客一樣鑽進了金針花田把自己和背後的自然留在一張數位相片上,我還是沒有走到最深處,因為多走幾步,就會多踩傷幾株金針花。



由於下午三點才出門,在金針花田裡沒滾多久就六點了,山路沒有路燈,來山上走馬看花一番就得下山了。



爸爸用很快的速度開下坡,我貪看山谷變化與路旁果樹,相機玩著玩著差點暈車,妹笑我愛玩活該,我大開車窗山風吹亂頭髮,就這樣睡了一下。



快開到瑞穗時天慢慢暗了,剛才還在山頂上呢,眼ㄧ瞇回到了剛才俯看的谷裡頭,水田就在路旁,白鷺鷥飛起,高壓電線上的麻雀列隊欣賞黃昏,回家的路上ㄧ車人都很開心。



下次有機會,要去瞧瞧六十石山的金針!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店名:起司創意人(Cheese Mary)

料理:純手工/百分百濃起司蛋糕

電話:03-8351405/0928547092

地址:花蓮市中福路132號



「起司創意人」雖然不是處在花蓮熱鬧商圈,開業近一年來,卻早已擄獲學生族群的胃,尤其是東華、慈濟的學生更是這裡的常客。我對這間店早有耳聞,也離我家很近,卻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去吃吃看。



本來「起司創意人」有提供八十元下午茶,老闆實在忙不過來,現在只有單點蛋糕的服務,一塊起司濃度百分百不摻雜一點玉米粉的蛋糕,只消35元,最貴的也40元,還附送免費熱茶,這樣的價錢對於愛好濃稠起司的饕客來說,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曾經有家政系的學生來估一塊蛋糕要120元,老闆說nono只要35元,那學生馬上就帶了一盒走。



老闆其實是老闆娘,因為蛋糕是她做的所以我叫她老闆,老闆的先生也在店內幫忙。我們走進店門,拿起宣傳單,老闆立刻說:「那張不準,口味要看這張」她指了指牆上貼的ㄧ張紙,上頭約莫有十二種口味,我們起先點了咖啡跟酒釀,實在是太好吃了,又續點桂花跟玫瑰。原本我請老闆推薦口味,老闆很酷地說:「這些都是我做的,都ㄧ樣好吃,沒辦法推薦。」吃了之後才真的相信她說的話,全都ㄧ樣好吃。



事實上「起司創意人」的蛋糕口味很多,老闆會依照季節時令或者心情來決定當日口味,在老闆的創意裡,總共有五十多種呢,當然如果你想吃特定口味,可以用預約的:



原味/南瓜/紫地瓜/黃金地瓜/紅蘿蔔/淮山/芒果/香蕉/鳳梨/檸檬/葡萄/椰子/柳橙/金桔/藍莓/草莓/奇異果/百香果/蘋果/桑葚/葡萄柚/櫻桃/水蜜桃/肉桂/蘋果肉桂/桂圓/火龍果/芋頭/綠豆/紅豆/杏仁/栗子/紅糟/紅棗/枸杞/綠茶/黑糖/咖啡/巧克力/可可/哇沙米/高山茶/紫蘇梅/桂花醬/蜂蜜/花生/香草/味增/迷迭香/薰衣草/薄荷



我們把桂花跟玫瑰蛋糕擺在一起的時候,覺得好像落英繽紛,令人賞心悅目。桂花蛋糕上灑了淡黃色的花瓣,起司裡也夾了很多花辦,八月桂花香,香味隱約從起司裡跑出來觸動味蕾,和瓣色ㄧ樣都是淡淡的。相反的玫瑰蛋糕上灑上的玫瑰瓣是深紫色的,揉在起司裡的花瓣好像隔著窗戶好奇向外看的小孩,讓我們很想趕快咬下去,玫瑰口味很濃郁,如顏色那般濃郁,有ㄧ片花瓣飄落桌面時,我說嘿你的玫瑰真是熱情,什麼人吃什麼蛋糕。



「起司創意人」到底有多好吃,國泰華航等數家航空公司的食品代理商曾經來跟老闆簽約,打算買斷老闆的產品,只有飛機上吃得到,老闆為此掙扎了很久,結果在簽約的前兩天臨時打住,因為她賣蛋糕的初衷並不是要賺錢,而是要讓一般市井小民也能吃到真正的起司蛋糕。事實上老闆的客戶多是由外縣市下訂單,好幾盒好幾盒宅配出去,花蓮本地人知道的並不多。這些外地人都是東華慈濟花師的外地學生,畢業後在外地吃不到這樣精純的起司味道,時時想起「起司創意人」帶給他們的甜蜜。



老闆跟我們說起ㄧ件有趣的事,她說有ㄧ天有個學生衝進店裡就說:「阿姨阿姨趕快包一個蛋糕給我,我等下回來再跟妳說!」原來是那學生的同學從外地帶來一塊蛋糕說是台灣最好吃的,他不干示弱想要嗆回去,結果勒,當然是「起司創意人」贏了,那位帶蛋糕來的同學似乎也變成老闆的忠實顧客。



好啦說了那麼多,反正就是五顆星的優質等級啦,沒有照片沒關係,相信我就是了。老闆信主,知足為樂,從來不打廣告也拒絕很多商業壟斷的契約,我不太知足,所以報給大家,有興趣的歡迎去捧捧場。



噢,真是齒頰留香~~~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ul 28 Fri 2006 06:22
  • 太閒

電視頻道轉了ㄧ輪一又ㄧ輪

穿著汗臭的T恤晃過來晃過去

櫃子裡的零食幾乎要被吃光

靈魂懸掛在水龍頭下

看著時間乘著漏水流失

所以我要出門了

出走

找找看外頭有沒有什麼除了流失之外的東西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http://tw.lifestyle.yahoo.com/biz.html?bizid=30e286c8c8cf5326



誰有空就幫忙推薦一下吧

花蓮縣市水電燈具有問題可盡管來電洽詢

外縣市馬桶阻塞水管漏水電壓不足線路更動馬達故障請不要打電話給我老爹

也請不要打這電話找我

因為我九成九九不會在家

而且我也不會修水電



順便感謝把昌德水電行登錄上網的熱心顧客^^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7 Thu 2006 02:57
  • 冰山

我性情裡本藏著一座冰山

小時候媽媽便常嘆息給我取錯了名

名裡ㄧ字

諧音含,以致於過度安靜話都含在嘴裡

諧音寒,冰冰冷冷對人事物不顯出熱情

若說人如其名

我點頭如搗蒜

於是乎我不是個容易讓人了解的人

我自己也不甚了解自己

那座冰山在什麼情況下會浮出來

或者會浮出多少

我已不太能夠控制

因為早已習慣那樣的低溫

如果有人被冷到了

ㄧ定要告訴我

否則我不會知道溫度變了



ps.給那被冷到的人,抱歉。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該怎麼說呢,今天很多A計畫作不成,卻實踐了B計畫

早上本來要去文化中心看書的,家裡沒車作罷,跟阿嚕一起回籠睡到中午

下午本來要去捐血,出門前竟然下雨,雨停之後來不及了改去慢跑

(好久沒慢跑了,帶阿嚕一起跑好好玩,跑ㄧ半牠又跑去逮麻雀)

晚上本來要去花蓮港海洋之星走走,陪媽媽看加油金順又錯過了

妹妹說那去買冰回家吃吧,沒去海洋之星那改去市區晃晃

於是我們就去買了後山一口甘蔗冰,ㄧ家新開的冰店

我比較有印象的產品:



1.甘蔗汁、炭燒甘蔗汁--每天限量,我們去的時候已經賣光了。

2.甘蔗牛奶糖--牛奶糖裡混甘蔗纖維與甘蔗汁,店家抓了ㄧ把給我們試吃,好吃好吃。

3.一口甘蔗--把甘蔗切成ㄧ口大小,方便隨買隨食,花蓮鳳林產的甘蔗,好吃。

4.粉粉冰--類似冰淇淋與泡泡冰的混合體,是一球ㄧ球賣的,有甘蔗、牛奶、草莓、葡萄、巧克力

 五種口味,ㄧ份四球可混口味,60元。喜歡泡泡冰的人應該會喜歡粉粉冰的口感,它的特色其實

 也是在於把甘蔗纖維打入冰裡面,吃起來有甘蔗的香味。我覺得OK,妹妹說要扣分。

5.剉冰--可以點三種料,但料不到十樣,選擇不是很多,糖水裡混了甘蔗原汁,很香,我們另外買

 了花蓮知名的ㄧ心冰店的剉冰來比較,ㄧ心便宜又大碗,但如果想吃點特別風味的剉冰,甘蔗剉

 冰真的很不錯。



整體而言,還滿推薦剉冰跟牛奶糖的啦^^

附帶ㄧ題,花蓮縣製糖產業歷史悠久,甘蔗也都是本地種的

說到甘蔗冰第一把交椅,還是壽豐火車站對面巷子裡的「豐春冰菓店」啦

日本台的什麼日本腳遊台灣製作單位有來採訪過喔,爆讚!

有來花蓮一定要去吃吃看~~



就在東洋廣場旁復興街上,電信總局旁邊那條街。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又一天,他帶著酸痛回到世界,酸痛讓身體的存在顯得真實,相較之下,夢境裡的女孩,倒像山中薄霧那樣虛無飄渺了,他還是很討厭那頭痛欲裂、骨肉撕裂的感覺,但是他更討厭輸。



「如果連活著都過不好,不被那女人笑死才怪。」他喃喃地說,ㄧ邊奮力滾動身體,想翻身下床。



有副拐杖倚在牆角,已經大致依照他的身長手長調整好,幾步之遙,有如千里之遠,他想起古人說什麼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他什麼都忘了,竟還想起古人教誨,可能真的是才剛考完指考的緣故。



啞然失笑。



突然間一陣嬰兒啼哭聲傳來,他定定聽著,用一種稍微扭曲的站姿面向窗外,輕闔上眼,他好奇嬰兒的哭聲到底是喜悅還是悲傷?當生命來到人世間,要擁抱的是幸福還是苦難?他什麼都不知道?



「為什麼要再給我ㄧ次機會?」他忍不住開始高速運轉著腦袋,絲毫沒有發現母親已經站在他身後好一陣子了。



「感覺好一點了嗎?」



「還好。」



「肚子餓了嗎?」



「還好。」



「有沒有想起車禍前的一些事情?」



「沒有。」



「那個替你叫救護車的老先生,我和你爸已經去謝過了。」



「喔。」



「心情不好啊?那我還是別吵你,先回家去處理事情,有需要就打電話。」



「我現在就想回家。」



「在醫院多休養幾天吧,醫生說還要觀察。」



「不要,這裡比我的腦筋還要空白。」



他說到這裡頓一頓,發現隔壁的嬰兒哭聲停了,他還想聽,覺得是極美的音響,那嬰兒的尖細嗓音帶有昨夜夢裡人的味道,但那不會是她,他知道。



「媽,你知道我的志願卡上填了哪些學校嗎?」



「不知道耶,你堅持要自己決定校系,我和你爸本想等到你繳完卡在問你的,誰知道……你一點都不記得了嗎?」



「完全沒印象,不只志願卡,連我自己是怎樣的人都不記得了,我喜歡的活動、拿手的科目、愛說的話、愛吃的東西、家人的樣子,現在是一點概念也沒有,我現在很‧生‧氣,氣自己是一個空殼。也許我得重新來過,我得重新塑造一個自己,所以我要回家。」



母親低下頭,瞧見兒子緊握著拳頭。



幾日後,他在自家屋裡翻找遺失的記憶,偶然發現ㄧ本舊相簿,封面斑駁如風乾皮屑,碎落在掌上的細紙片盡是年歲的滄桑。他仔細地開啟,裡頭泛黃的黑白照片藏著深邃的故事,他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驚訝著夢裡的女孩為何出現在這相簿中。



爸爸告訴他:「那是你曾祖父的妹妹。」



她原來是日據時代的小報記者,資質聰慧卻愛衝鋒陷陣、挖掘真相,常蟄伏於大官貴族宅邸附近搜集情報,用己身的光明來揭發社會黑暗,終於有天喪命在槍桿之下,一彈射入頭顱,腦漿四溢倒在蟬鳴的樹下,那是那年夏天鎮上最奪目的畫面,紅色綠色交織成死者微笑時的背景,據說她死的樣子依舊迷人。



「我以為她是死有餘辜的八卦狗仔,誰知現在還得稱她為老祖宗,她說的什麼五百年的寂寞大概是唬我的,落落長的教訓大概也是瞎掰的」他摸摸下巴,「或許她在地府不是不甘寂寞吧,而是繼續著揭發弊端的工作,陰曹地府大概比地面上還要黑暗數百倍?」



他愣愣地望著那一臉英氣的笑容,想起自己近日來的頹喪,有如全世界都對不起他一般,事實上過去的都過去了,當下的存在不是一直在創造新的價值嗎?「她讓我回來,應該不是要我悲嘆過去不重來吧。她說得有道理,活著的寂寞跟死去的寂寞大概沒啥兩樣,但是唯有在活著的情況下可能讓自己不寂寞。」



「喔,她ㄧ定是常讓地府快到手的客人跑了,才被閻王通緝,被迫逃亡,被抓到可也是永世不得超生的吧」,他笑得眉頭都開了。



生命有了另一個起點,應該要更努力把握,他為自己多日來的氣憤感到羞赧,不好意思的摸摸頭,碰到傷口上未拆的繃帶,些微的痛楚不斷宣揚他活著的訊息,他想,失去的記憶找不回來就算了,該放下昨天的包袱了,因為他重新獲得了很多很多個,新的明天。



(完,2006/07/26)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夜晚總是來得輕輕巧巧,順道給他帶來了夢,夢裡走來一位女孩。



她慢慢接近,身影逐漸變大,但光線在她背後,他看到的只是個越發膨脹的黑影,那人形黑影猶如颱風來襲前海邊洶湧的浪潮,帶有急撲而來的情勢,沈重的壓迫感讓黑影似乎成為實體,令人無法呼吸,更無法逃離。他怯懦地轉身想逃,猛然起身,卻直挺挺摔到在地。



「你為什麼要跑?」那女孩終於開口,幽幽然說。



他無法看清她的容貌。



「你……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本來是想幫你,但看你這麼畏縮的樣子,我改變主意了,除非你告訴我你在害怕什麼,如果我覺得你說得夠有趣,我才幫你。」



他感覺她在笑,似乎笑他不知今世是何世。再一想,對啊,他的確是對現下的情況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好像來到了一個曾經來過不只一次的地方,而且是他不太喜歡的地方……,一陣雞皮疙瘩快速布滿全身。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麼……我連這是那裡都不曉得。」



「哈哈,你別騙人了,這可是受害而死的人走的道路吶,反正殊途同歸啦,前面不遠處就是大名鼎鼎的地府耶。」女孩不以為然地指了個方向。



「不然我為何想聽你說話,來到這兒的人幾乎都帶著未完的恐懼,他們的臉會保持各種扭曲的形狀直到投胎為止。上次遇到個墜樓作家,他是在購物時神遊剛完成的作品,過度專注沒注意到搶劫犯,那搶犯故意把他撞開以製造混亂,沒想到就這麼一撞,把人給撞飛出窗外,額角碰地,所以下來的時候頭扁了一塊。更沒想到後來又來位溺斃少女,是那作家的迷,說他那死前完成的作品一上市就暢銷,許多人為買一本,排了幾天幾夜的隊呢。你說,這些曲曲折折的人生,比他們那些同樣曲曲折折的悽慘面容好看多了吧。」



「你……把別人的悲劇當有趣?」



「你想說我沒有同情心嗎?都已經下地了你以為我不曾當過悲劇女主角?老兄,我並不是拿刀的劊子手啊,只不過是喜歡聽故事罷了。」



「你怎麼確定我一定得靠你幫忙?」他不想持續同個話題太久,勉強想了個比較實際的問題。「說不定我靠一己之力就能夠找到來時路,或者走到地府,償完應付的債。」



「最好是,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如果每個下來的魂魄都找得到回頭路,那地府還存在幹麻?人間不都沒死人了?殯儀館全都關門好啦!你未免想得太美,別笑死人!再說,雖然地府離這不遠,路上難道沒有怨恨枉死的孤魂想找你麻煩?」她邊說,臉上微露邪邪的笑。



「嘿,對他們來說,你是最佳玩物,根本是個野鬼們夢眛以求的發洩工具。」



他不喜歡她此時表情,插嘴說:「可妳看來好很很,怎麻你沒淪落為玩物?妳可以,為何我就做不到?」



「你當我是天上掉下來的笨蛋?還是天上掉下來的扭蛋?我有那麼輕易給他們蹂躪?讓他們像開扭蛋一樣打開我的肚子,等我的五臟內腑灑了一地,然後再讓他們粗魯的拼湊回去?我寧可當笨蛋也不要當扭蛋!」



「有沒有腳掌貼在臉上的例子,在你看過的慘狀裡?」他沒頭沒腦的問著。



「噗嗤」,她笑,「你當他們在拍手機廣告?腳貼在臉上幹麻?打電話嗎?」



「有什麼好笑?」



「你知道,在這裡通常沒有什麼景象讓人笑得出來,對我來說,你算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既然我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那妳可欠我個人情,可以告訴我妳自保的方法了吧。」



「嗯……好吧。」



「妳未免太不乾脆,難道我會反過來咬妳一口?」



「你能保證不會嗎?」她似笑非笑地說,「也對,你畢竟沒那能耐。」那個邪邪的笑再次爬回她白晰的臉龐。



× × ×



「我說故事。」



「地獄版一千零一夜?」



「怎麼,不相信?」



「妳以為我會相信牛頭馬面這些無心無肝的鬼怪會放棄追逐獵物的樂趣來聽妳瞎扯?妳以為我會相信滿坑滿谷的孤魂野鬼會聚在一起聽妳說書?太蠢了吧,騙小孩也不是這種騙法。」



「寂寞的力量,大到你無法想像,那怕是神鬼妖魔。」



「妳又知道它們無聊了?孤獨了?它們會跑來妳跟前大喊噢真是無聊透頂?妳又知道什麼?」



「對,我不是它們,『您』可以在這待個五百年看看,到時我再請『您』說說感想,要是受不住了,打個折扣也行,三百年如何?」她冷冷地繼續說:



「五百年寂寞會令人上癮,之後恐怕再也擺脫不了,你會在那無盡的旅程中,重覆傷害自己,靈魂和元氣會逐漸掏空,取而代之的是痛快的假象,於是你重覆著寂寞,就是在吞噬自己在下界的存在,最後連轉生投胎的機會都沒有,從逃避地獄之刑的那一刻開始,逃亡變成寂寞的開端,而寂寞是最最緩慢而無法反悔的極刑。到時候牛頭馬面都裝作沒看見你,你將後悔為何當初不把握一了百了的機會,那刀山油鍋割舌剜心又算得了什麼?直到整個魂魄散去,連牛頭馬面都看不見你了。逃亡的鬼魂,通常是眷戀前世的回憶,害怕地獄裡痛苦的折磨,但最後什麼也沒有,除了無盡折磨。」



「妳恐嚇我,自己不也是在逃避?未免太沒說服力。」



「對我來說,活著的寂寞跟死了的寂寞一樣痛苦。」



「鬼扯懶蛋!」



「生命的輪迴只是寂寞以不同的形式重複出現,還不都是寂寞,跟地獄裡永恆的寂寞倒也沒太大差別。」



「妳真是超級大怪胎,把孤獨當飯吃,有那麼好吃喔,呸!妳以為妳是耐得住寂寞的聖人?可是妳天天說故事,難道不是在填充寂寞造成的空缺?」



「我說的都是些悲傷的故事,用來加深寂寞,用來加深其他孤魂野鬼的毒癮。」



「妳乾脆另外開一間地獄,妳這裡有不用準備刑具的刑罰,妳就是那主罰者,妳幹嘛那麼犯賤?早早投胎有什麼好可怕!」



「我活著的時候從來沒聽過半件快樂的事,我的世界用鮮血蒙蔽我的雙眼,用哭號刺激我的耳朵,我踩著別人的屍塊前進,腐臭的屍水透過鞋襪浸濕腳底,我自己跟著從腳底發腐到了頭頂,心臟擠出陰狠的詭計,全身血管藏滿毒針,嘴巴一張開就散出黃綠色煙霧,壞透了的身體是為了去感染下一個無知的生命,我的牙被腐蝕成尖銳錐狀,唯有齧咬別人的快樂,才能得到安慰。」



「怪胎!」



「你終於搞清楚狀況了,猙獰世界養育了一個猙獰的我,最後我竟然是拿著DV躲在樹上監視我的獵物的時候,為了一顆蘋果摔落而死。多麼鮮紅的蘋果啊,比我頭顱破裂時迸發的髒血,不知要神聖多少倍。」



「妳的故事……可不可以繼續說下去?」



「不行,你正掉入我寂寞的毒癮中,你該回去了。」



「我沒死嗎?那為什麼我會來這一遭?」



「誰知道那顆蘋果為何會出現在那裡呢?」話一說完,她突然推他一把,一個踉蹌,天旋地轉。



醒來,進入眼簾的,依舊是那面白天花板,白色窗簾。起風了,吹入一室陽光。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



他第一次感覺到,睜開眼睛竟會如此吃力。仿若化身為深海中的鮟康,一輩子活在暗無天日的世界,打著小小燈籠,連照亮自己都不夠。這種雙眼退化的魚類,如今正努力迎接陽光,全身無法動彈,因為他把氣力全用在睜眼上了。



眩目的光線在窄小空間流竄,他不知這個白色的、充滿奇怪氣味的地方是那裡。窗縫未關緊,和風吹得同樣是白色的簾子不斷舞動,身旁矮櫃上有個敞開的塑膠袋,傳統市場用的那種紅白條紋袋子,幾粒跑出來的碩大水梨像在瞪著他,他感覺很不舒服,連帶四肢也隱隱約約疼痛起來。



這是哪裡?



其實這場景他是見過的,無論電視上、真實生活,他要的只是一個明確答案來解釋他所有懷疑。他不相信他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並且以一個無法動彈的狀態。但是此刻他的腦中,有的僅是一片白色,比眼前這白色房間更為慘淡,難道是巨大閃光燈打到一半時間暫停了嗎?還是剛經歷外星人綁架事件?



他胡思亂想,似乎以這種方式,腦子可以不再空白下去。但對於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的問題,一點幫助也沒有。



房間裡依舊是慘白ㄧ片,直到一位身材細瘦的婦女推開門,走了進來:



「啊!你終於醒了,這兩天來你一點動靜也沒有,真教人擔心死了!」她語氣急促,手掌不自覺地捧住下巴,泛紅的眼眶透露出等待已久的喜悅,但對於僵硬許久的空氣毫無改善。



「你……是誰?這裡是那裡?……還有……我,是誰?」



他沒頭沒腦地問了幾個問題,突然就累了,把臉別向窗戶,瞇起眼,不準備迎接所有答案。



為何他有這樣的反應?他原本就不愛問問題嗎?或者是害怕聽到自己不想知道的一切?他在心中評估著自己的一舉ㄧ動,用一個從自己身體裡抽離出來的、無法接納世界的心靈來審視自己,卻看到慘白的臉龐融化在白色的茫然背景裡,不斷下沉。



在完全空白的腦海中,塗上記憶的顏料,竟是如此……困難……。



「……算了,你先休息吧,有什麼需要隨時Call人幫忙,按鈕就在床邊,紅色圓型的那個。」婦女斂起驚訝且帶著失望的面容,說罷,掩門離去。



× × ×



當晚,他再度醒來,看到的仍舊是白色房間,可以確定的是,這次他的眼皮輕盈許多,心情也沒那麼沉重。他緩緩地動動四肢,疼痛還未消失但也並不惱人,於是把手從多次洗滌而已稍呈米色的白色棉被中伸出,開始端詳起來。



同時,房外傳來一陣細細窣窣的耳語。



他沒有忽略那些寶貴訊息,ㄧ邊端詳著自己夾著暗紅的、黑色污垢的指甲縫:「這是我的手嗎?那怪顏色是什麼東西?」他看著掌心,想著,傾聽著。



「醫生啊,我兒子好像不認得我了……,他的腦子是不是傷到了……。」這是那個婦女的聲音。「因為他撞到了頭部,這是輕微腦震盪的症狀之一,再觀察幾天看看,要是沒有嚴重暈眩、嘔吐現象,表示恢復情況不錯,給他時間,忘掉的會慢慢想起來……有狀況再通知我,我還有別的病人,失陪。」一位語氣尖銳,說話急促的男子,連珠砲似地把該說的說完,然後是硬皮鞋咔嗒咔嗒漸行漸遠的聲音,那位婦女所稱呼的醫生,走開了。



「我撞到頭?」



他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脖子以上的部份,繃帶十字形交叉綑綁著,外面套著彈性網,不禁無奈的泛起笑意,他是學校急救社的社員,經常示範各式包紮法,沒料到現下自己頭上就是個最真實的範本,而被包紮的自己卻沒有馬上發現。



「可是……應該不是單純撞到頭吧,不然為何全身都痠痛?我腦震盪?那個女的是我媽?」他用哀求的眼神望著天花板,但那上面只有一片白,沒有任何答案。



他再度將自己的手掌舉到眼前,「那污垢是血漬吧,是混合優碘的血漬吧?」身體的疼痛正告訴他肉身無大恙,失去的,不過是……過去的一點時間、一些記憶而已。對一個年輕人來說,失落的過去該不會太多,但有個問題是:



「我幾歲了?」在災難碰撞的電光石火間,他覺得時間之流,被硬生生切斷了。



那婦女,噢不,應該說是他的母親,嘎地推開門,動作輕柔如夜盜的偷兒怕被人發現,其實僅為防床上的他受到驚擾,她不曉得他已聽見廊上的交談,還在思忖該如何開啟話題。



「把我的一切告訴我,好嗎?」他直接而肯定地要求。



這突兀之舉著實讓躡起手足忙著掩門的母親嚇一大跳,靜寂的空間反覆搖盪起少年的聲音,那是母親期待多麼久的聲音啊。她放下握著門把的手指,深吸一口氣,回頭,視線接上他明亮而清澈的眼眸,他們對看,他的眼神彷彿伸出爪子,緊緊揪住她的心。



而後,爸爸進了病房,只消被問了句「你是誰」,就馬上閃躲到門外偷偷拭淚,為人父的總怕被人看見軟弱的一面,尤其當那人是自己兒子的時候。



「你還記得那些事情?」母親小心翼翼問著。



「不知道,你說給我聽吧,這樣比較簡單。」他壓低嗓音,假裝無所謂,目光隨意漂移,這次他避免與母親相接,他不忍看別人難過的表情。是他個性本然如此嗎?亦或事故之後的改變?他無法確定。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好人壞人,乾脆順其自然吧,當作一場拼圖遊戲,撿一片拼一片,輪廓終究會出來。



「你出了車禍。」



「噢,是車禍啊,是誰撞我?」



「是你騎車撞上了別人。」



「怎麼可能是我撞到!……算了……。」明知腦中一點印象也沒有,卻直覺地把自己當成受害者,脫口而出的話讓他不禁心虛起來,偽君子!他想。



「那老人家好險只是輕微擦傷,還幫你攔了輛吉普車送你到醫院。」母親的口氣似充滿感激。



「噢,在那裡?為何不叫救護車?」



「在省道上,木瓜溪橋上,你知道,就是D校學生經常出事的路段。」



「我從來不走那條路,去那裡幹麻?」他又在編造自己的圓滿形象了,心中啐唾自己,表面上佯裝自己能掌握一切訊息的樣子。



「你去繳交志願卡,你同學叫悟空的啊,就騎在你後面,目睹一切,他當時嚇得手足無措,要不是那老人家迅速判斷,說不定……」,母親嘆了口氣,繼續說:「你爸爸去現場看過了,一灘血還留在地上吶,到現在一想起那紅色的印子,還吃不下飯,真教人擔心。」



她說著說著低下了頭,此時他才好好打量坐在床邊金屬椅子上的婦女,這就是我的媽媽啊,他想,有種熟悉感油然而生,也許除了腦袋,身體的其他部份並沒有把感覺遺忘掉。



「這些我全沒印象,悟空……我記得他,嗯對了,除了悟空,別把我的事情告訴其他人,我只讓家人知道。」他不由自主地說。



為什麼只讓家人知道?我家還有誰?我是個孤僻獨斷的人嗎?他反射般地皺眉,嘟嘴,這些小動作盡看在母親眼裡,她了解自己的兒子,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兒子,腦筋正忙碌運轉著,像經久不用的儀器,總是有錯亂失序的小狀況,只要等待,機器熱了就會流暢,他也會拾回遺失的記憶,做為母親所能給予的最好照顧,就是充分的時間。



「你還想說什麼嗎?」她不假期待的問著。



「沒有,沒什麼……。」他如她所猜想地結束話題,又回到無所謂的樣子,他沒發覺,焦慮兩個字早就己寫在臉上了,寫在他微漾慘白的年少的臉上。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睡一覺起來颱風就走掉了

新聞還在報導電視比真相嚴重的新聞

其實花蓮的雨一直都沒大起來

風有一陣子呼呼大叫是真的

電視裡

號稱淹水三十公分的地方,水只淹到路人腳踝

林園的漂流木,不是只有颱風天才有

屏東的積水,其實是養殖漁業引起地層下陷造成的

南投水淹過橋,記者就真的站遠遠拍

我們還是不知道橋的那ㄧ端,受困居民的真實神情

凱米颱風很快的閃了

各地累積雨量沒有氣象局當初預計那麼高

積水情形應該也很快就閃了

颱風假在家裡打混到現在雨才大了點

很涼

於是阿嚕睡了個很醜的姿勢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者:「凱米颱風來直撲東部,不曉得這裏的居民感受如何,本台記者為您實地採訪。」

民眾:(沒人搭理)



記者驅身上前:「這位小姐,凱米颱風來勢洶洶,請問您有什麼防範措施?」

民眾:「蛤?」

記者:「從這位民眾臉上驚恐的表情可以看出,颱風對於他們的生活已經造成影響。」



記者:「先生,請問您會害怕這次颱風嗎?」

民眾:「蛤?」

記者:「於是我們可以發現,居民們都提心弔膽等待風雨過去,希望不要帶來災害。」



記者:「現在我們來到著名景點七星潭,發現海灘上依然聚集著上百名前來戲水觀浪的的民眾,雖然大部分民眾對於颱風帶來的農業、民生損害有所防範,還是有人不顧生命危險前來海邊,還有家長帶著小朋友前來遊玩,絲毫不在乎颱風已經來襲。」

   「這位太太,請問您知不知道颱風要來?」

民眾:「當然知道啊。」

記者:「那您為什麼還來這裡玩水?」

民眾:「玩水?我坐在幾十公尺遠的地方看海而已啊,而且現在天氣還不錯啊。」

記者:「東部風勢雨勢漸漸增強,本台記者實地採訪的同時,也不禁為了當地居民的安危捏把冷汗,事實上港警局已加派警員軟性驅離民眾,許多民眾不聽勸阻,要是意外發生,就後悔莫及了。本台記者阿哩不打透過SNG連線為您現場報導。後續新聞請繼續鎖定XD頻道。」



(>_<)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07/23)



神秘谷一點都不神秘,而是清澈的戲水聖地。



神秘谷這個漂亮的名字,就是太管處(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所稱的「砂卡礑」(應該是這樣寫吧),就在國家公園入口處附近,離遊客中心只有幾百公尺,不必經過崇山峻嶺就可以觸碰到的景點。小時候我們經常往天祥方向一路玩去,最近幾年我反而比較喜愛神秘谷,省去入山的時間。



神秘谷戲水區上方,有座紅色鐵橋,花蓮觀光業正熱,橋上常停有遊覽車,司機會在橋上將遊客放下來看看風景,有趣的是他們往往不是來這裡玩水的。



好吧,其實太管處是不希望遊客下水的,因為砂卡礑是個緩流區,有放養魚苗,所以一直以來泡在立霧溪(神秘谷是立霧溪一段)裡和我們一起游泳的苦花原來是魚苗,每次泡腳時跑來跟我的腳掌親親的魚原來被打擾了。



不過小蝌蚪們ㄧ定是野生的啦,你們沒有身分證!



去程我開車,載了爸媽妹嚕,爸媽妹都有汽車駕照,所以等於是載了三個汽車教練,有教練在表示我怎麼看都是缺點,還好一路上的吵雜到了神祕谷後變成夏日蟬聲。



今日的神祕谷還真的搞了點神秘,平日下溪的小徑竟然被水泥磚圍封,我們找了ㄧ會兒找不到新路,正納悶的時候有人從圍磚後面爬出來,喔原來如此,那面牆可以當作不存在啊(不良示範)。



颱風即將到來,颱風來之前的立霧溪有種風雨前的寧靜,山靜靜的水也靜靜的,水勢不大但依舊清涼入骨,許多家庭ㄧ同戲水,大人小孩們或在溪水裡漂浮,或在水岸吹風聽蟬,人人都把愜意寫在臉上。



苦花是ㄧ種身上有黑色條紋的淡水魚,速度滿快,看得到卻很難抓到,蝌蚪似乎天生就是要給人家抓的,我看ㄧ對小兄妹拿著飲料蓋捕蝌蚪成效不彰,忍不住多嘴告訴他們抓蝌蚪要用捧的,沒多久就看到他們手裡的寶特瓶裡懸浮了數隻獵物,很殘忍嗎?可小時候我也是這樣開始認識這些野生動物的。



我這次沒打算游泳,穿了牛仔褲來,捲了褲管泡泡溪水感受山間的清新與閒適,不知不覺吃掉一包餅乾。



在ㄧ隻哈士奇和一隻黃金獵犬下水之後,我們又打起阿嚕的主意,妹把牠抱到水裡,一放下,牠立刻使出水上飄逃走了,那裡水深不及十公分吶,真是夠了。等到牠再次解除戒心,我又把阿嚕騙到水邊,結果媽媽拉著項圈就往水裡拉,這次牠使出大衛魔術的脫逃術,激起大片水花很壯觀的跑了,項圈留在媽媽手中,阿嚕過招拆招,真厲害。第三次把她騙到水邊,也不寄望牠游泳了,只是讓牠肚皮泡泡水享受溪水清涼,阿嚕竟然在水裡發抖,真是夠了,去年帶牠去知本森林遊樂區玩的時候,還是牠自己去泡水的耶,時隔不到三秋,變成旱鴨子了!



兩小時很快過去,回程順路到姑姑家拜訪,喝了幾杯茶,也看到剛從美國完成學業的阿貞表姊。最後是妹開車,開車技術同樣的被爸媽挑個沒完,老人家脾氣難改。



我很喜歡神祕谷,雖然那是個受保護的戲水區,可是我既沒帶來什麼也沒拿走什麼,所以我還要繼續任性地,視封路的圍牆於無物!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媽媽叫我今天帶她出去玩,於是六點半太陽公公叫我起床的時候,我只賴床了三秒鐘。結果只有要工作去的爸爸和要拉屎去的阿嚕起床了。



我ㄧ下樓阿嚕就不斷用鼻子頂我,一問之下果然是早上沒玩夠,反正媽媽還在睡,乾脆先和阿嚕去海邊走走。



南濱公園離家近,而且很久沒去了,我和阿嚕被排氣管推進到那裏的時候,日光在海浪上反射如魚鱗,想起了西子灣的黃昏時刻,兩片海洋色調不同,卻都光彩奪目,讓人睜眼欲閉。



牽繩一解,阿嚕就跳下車,追了一陣麻雀,就鑽到草叢裡,沒多久屁股下蹲似坐,那角度百分百是在撒尿,夏草長得高,牠面向海,神情活脫脫是草原裡引頸而望、戒備森嚴的野兔,不過那嚴肅的臉龐不是因為警戒,是因為天生長得醜。



不久醜嚕又跑到另ㄧ片草地去,我走我的不理牠,我們離得遠了牠會自己跟上來。我看看背面的中央山脈,看看隱隱約約的市區,看看刺眼的海面,再回頭看看阿嚕,發現牠這次以背部微弓的姿勢半蹲著,恩拉屎的姿勢比撒尿還醜。



解放完畢,牠追我到岸邊,我在大石頭上跳走,見牠走得兢,俯身摸石頭尚未燙腳,不會把狗腳掌煮熟就沒關係。



早晨的南濱公園很熱,應該說,太陽升起後的東海岸很熱,這時候海邊訪客很少,可說是種晨間的寂寥。曾經我在五點多時候來看這片藍,值養鴿人放鴿,群鳥在我面前飛過時啥也看不清楚,鳥身縫隙間洩下的陽光,遮了滿眼。



其實早上的海邊沒有什麼好玩的,其實帶狗去解放也沒什麼好玩的,好玩是因為我喜歡。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上海團班機表

 高雄(小港機場)

  去程 高雄到澳門 NX661 0830/1000 澳門到上海 NX106 1040/1255

  回程 上海到澳門 NX109 1640/1920 澳門回高雄 NX660 2025/2155



2.行前說明會

 高雄場7/31 星期一下午2:00-3:00

 地點:觀光局旅遊服務中心歐美館(門口在成功路上哦!!)

 【高雄市前金區中正四路235號5樓之1 07-2811513 】



--

中華公共事務管理學會

http://www.pam.org.tw

蔡惠萍助理 0919180779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給今天國考的傢伙(們)

考試順利!

我這個討厭考試的人只能說這樣的話了

考試順利!

希望大家都能開出燦爛的花朵

加油!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6/07/22)



七星潭也是花蓮著名景點之ㄧ

有趣的是跟鯉魚潭完全是不同概念

同樣是潭

鯉魚潭與一般的潭一樣是地勢圍繞出來的淡水湖

七星潭則是坐落於太平洋岸的人造景觀

那裡現在也是定置漁網區

早期沒有定置漁網時漁人圍出數個區域

讓魚群進得來出不去

我忘了是否真有七個人造潭

現在可是一個也看不到

遊客們可不管這些歷史

下午四點多到七星潭去的時候

弄潮的人蔓延了好長一段海灘

去的是家裡四位女性

三人ㄧ狗

阿嚕照例先解放、野放

我們三人吃叭逋冰等牠

牠跑回身邊時一隻黃金獵犬的主人說阿嚕很漂亮

牠就得意得跳走了(好啦其實是地很燙)

大概是暑假期間遊客多

紅十字會有派駐水上救生隊

不過海裡最勇的是一隻拉不拉多

到處游來游去在海裡只露出一顆頭厲害得很

紅十字會應該不必操心牠的安危

相比之下咱家阿嚕就毫無水性啦

於是我作意丟牠下水逼出本能

於是騙牠靠近海浪

沒想到突然一個大浪襲來

牠嚇一大跳使出飛踢將我定在原地而後逃走

牠濕了肚皮

我濕了鞋襪

牠視我為洪水猛獸跑到好遠地方去躲起來

我踩著啪嗤啪嗤的球鞋走離人群

我愛丟石頭

水漂也好擲遠也好

媽愛撿石頭

我丟著丟著見她走來手裡拎著ㄧ顆掌大玫瑰石

妹在一旁觀察阿嚕的動向

夏天人多連浮淺、水上摩托車都出現了

紅色車體從眼前掠過的時候

妹說:ㄟ姐妳丟得到他嗎

我笑了沒答話

回家前我們到七星潭旁的魚市去看看

結果今天沒開市

沒有拖網過程可以看也沒有魚獲可以買

曼波魚是七星潭常見的漁獲

扁扁大大像個盾牌我比較喜歡稱作翻車魚的東西

上回來的時候我還看到ㄧ隻小紅魚從現宰翻車魚的胃裡頭跳出來

這畫面總讓我覺得命運是由峰迴路轉的片段組裝成的

今天天氣非常熱

在家裡悶得心浮氣躁(有到暴躁的程度)

早上下午各跑了ㄧ次海邊

舒解不少暑氣

呼~

明天想去神祕谷!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鯉魚潭是花蓮著名景點之ㄧ

最近有水舞表演,可是我最愛的還是午後的風

早上經過托兒所二十幾位小朋友的洗禮

下午實在想好好清靜一下

於是拖了妹妹和剛洗好的曾阿嚕一起去鯉魚潭

我開車。

ㄧ路上妹妹一直雞雞歪歪像駕訓班的教練

我任性的照著自己的意思開

這樣很好,我們都神智清醒的到達目的地(在我車上她不敢瞇眼呵呵)

鯉魚潭的下午,山青水碧,微風徐徐

我想起小時候和朋友一起踩船

想起中學時期老師講過的划舟經驗

又想起上幾期商業周刊介紹過的獨木舟

於是船家馬上看穿我的心,跑來問我要不要搭他的黑面琵鷺號

雖然我想,可是我還是很機車的說

欸,我想划木船

船大哥說:這樣啊,可是很少人租耶,還用帆布蓋著沒牽出來

那,我想划獨木舟

船大哥說:阿,那你的狗可能會掉到水里喔

對喔,有狗耶,那我先帶狗去放尿,順便考慮一下

(於是阿嚕真的尿一泡拉ㄧ陀,沒丟主人的臉)

然後就回去找那位船大哥租黑面琵鷺(雙人腳踏船)

那附近的船家都很喜歡阿嚕,說牠看起來像土狗跟杜賓的合體

這看來不是件好事,因為我們把阿嚕喬上船的過程真的滿蠢

都給人家看光光了

不過阿嚕很乖,夾在我和妹妹中間一動也不動

湖面的風吹來真的很舒服,空氣也很新鮮

我們從渡船頭駛向鯉魚山

山的背後是晴朗的天空,山下滿是漣漪的倒影

我拿著手機亂拍,不知不覺就踩到了對岸

這時我們才打電話告訴爹娘說我們在船上

二老精明得很,第一句話就說怎麼沒有帶弟弟一起去鯉魚潭

首先,沒帶弟弟去被發現了

其次,我們並沒說我們是在鯉魚潭划船

老人家真是厲害

我們將船掉頭,三艘快艇輪番切過湖心

打起的浪推得我們的黑面琵鷺號搖擺不定

阿嚕看起來沒啥反應,最驚慌的是牠!

返程中,我們扯著喉嚨胡亂唱歌

在搖晃的湖心裡無視於他人的眼光

踩累了就把腳翹到黑面琵鷺的頭上休息看雲

很快樂,花兩百元就買到湖光山色和午後時光很值得

上了岸,船家們都跟阿嚕說再見,牠很酷的不理別人

後來妹妹帶我去吃壽豐有名的甘蔗冰

於是我的嘴巴也跟心情ㄧ樣甜滋滋

回家的路上換妹妹開車

我看著倒退的風景

思忖著明天該到哪裡去玩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緣好也不是我願意的(驕傲的攤攤手)。



我的外婆(其實是外公的續絃)是托兒所老師,是我的親戚也是我念托兒所時候的老師,回家兩天了,媽媽要我去探望外婆,於是早上送媽媽去站牌等車後,就近溜去市立托兒所。



我都稱我的外婆叫阿嬷(阿罵),有別於血親的那位。一早我站在大班的教室門口跟她揮揮手,阿嬷大概是太久沒看到我了,一臉懷疑的走過來,說:「妳的頭髮怎麼了?妳的頭髮本來不是很長嗎?」我真後悔穿了球衣短褲就去了,大概一整個太沒氣質所以頭髮被挑出來念了,好在阿嬷沒看到我更短時候的帥氣造型,那還真難解釋……。



然後我們一邊聊天一邊等小朋友到齊,每一個背著小背包的矮冬瓜們進門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到阿嬷面前,彎腰六十度說:「楊老師早!」很有趣,真的。比較早到的小朋友在教室裡掃除,今天剛好是整潔日,我看他們拿著抹布東擦西擦,每擦ㄧ處就跑來我們旁邊的臉盆洗抹布,不斷報告:「楊老師桌子我擦好了,那還要擦哪裡?」「擦椅子和櫃子」「好!」然後又拎著沒擰乾的抹布,蹦走了,就這樣,我心裡覺得好笑,又不能笑出來,看著他們把同ㄧ張桌子擦了四、五遍,然後把地板弄得越來越濕……。



阿嬷宣佈打掃時間結束,要小鬼們全部去洗手尿尿,阿嬷才彎下腰來擦地板。



接下來是點心時間,值日生抱來兩大瓶瑞穗鮮乳,阿嬷讓小鬼自己去拿自己的杯子,他們爭先恐後擠在杯架前,只聽到一陣吵雜:「快一點啦!」「不要擠要排隊」「可是他好慢!」「排隊講不聽嗎!」「楊老師我拿不出來!」「動腦筋想辦法!」我站在一旁繼續暗自偷笑,阿嬷發號施令要他們坐好,要他們從一數到ㄧ百,她老人家在數數聲繞樑的同時,好整以暇地分發牛奶,「77、78、79、60」「不對不對!7後面是幾?」「是8!」「79後面……」「80!%^@*&%(一陣亂語)81、82、……100!」阿嬷正好把牛奶倒完,真是厲害。



一直到此時,小鬼是小鬼,我是我,我們的界線還很清楚。



可是等他們牛奶喝完,杯子洗好放好之後,開始有人來問我是來幹麻的了,我說楊老師是我的阿嬷,他們反問那我是楊老師的誰?我說孫女他們聽不懂,我就反問那你們是你們的阿嬷的誰?小鬼們歪著頭答不出來就開始拉拉手纏人了。



於是開始玩起拔河遊戲,本來只有兩三個在扯我,我嗆聲:「你們拉不動的啦阿哈哈」面前的人龍就越來越多了,後來有隻無尾熊跳到我背上,衣服被左右拉扯著,我踉蹌一步假裝投降,ㄧ排人全倒,賓果!我轉身抱起旁邊一個女孩,說要抬去賣掉,ㄧ群人跑來救她,我把她甩了幾圈,說:「嗯,妳只能賣十塊錢,要多賣幾隻才夠」她笑得開懷,其他小鬼一窩蜂舉起手說我也要我也要,被我賣掉這麼快樂嗎?我變成電動雲霄飛車,把他們高來高去。



舉個三兩次是小意思,抬二三十次那可不得了,而且抬了一隻,其他的無尾熊圍在我這棵樹旁邊,不斷往上跳,好在我下盤堅實,不然背後揹了一隻前面抱一隻,還有三隻扯著我的褲子衣服,五六隻忙著把我手上的那隻扯掉的情況下,我早就東倒西歪了。



我偷看阿嬷在幹麻,她竟然在辦公桌上看資料,挖勒……求救無門,咚ㄧ聲我順勢倒在地上裝死(反正擦乾淨了),無尾熊看樹倒了,化身美式足球員,ㄧ個個往我身上撲,還伸手哈我癢,我故意大抖ㄧ下,小鬼們彈開,覺得很好玩,又撲倒一次,我還得自己找縫隙才能站起來,忙得不可開交,然後表演軟骨功說:「我好累喔唉呀呀,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啊,你們看我都軟趴趴了」,這下好了,小鬼們分群,ㄧ會兒把我推到東ㄧ會兒推到西,我像是被摧折的花朵又像是淋溼羽翼的蝴蝶,飄阿飄的,無枝可依,只好飄到阿嬷旁邊,「全部給我坐好!」阿嬷吼了,無尾熊們才緩緩退散。



「我要給他們恐嚇一下!」阿嬷扯扯喉嚨說:「小朋友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椅子轉到前面!大姊姊要說故事給你們聽。」



「什麼!」換我大叫了,「阿嬷你根本是在恐嚇我吧!」她露出賊賊的笑容說:「唉唷幫我上ㄧ堂課有什麼關係」,交給我ㄧ本圖畫書。



於是我開始自導自演說起小猴子奇奇亂丟垃圾的故事,一直問小朋友問題,他們回答的太嗨了(誰叫我愛問白痴問題),最後聲音比我大,我兇不出來,只好跟他們比嗓門。



好不容易我講完故事,重新把故事重點挑出來問大家,小鬼們每題都答得出來,而且七嘴八舌一直搶話,我說:「所以我們要作乖寶寶對不對!」「對!」「太小聲了我聽不見,我們都是乖寶寶對不對!」「對!!!」



「才怪」阿嬷突然不以為然的說,ㄧ針見血,真要把我笑死。



小朋友們休息一下,我喝著阿嬷泡給我的金桔茶,看她發圖畫紙,小鬼們事先都畫了一半,一直拿來跟我現,我還得分清楚什麼是冰棒、棒棒糖、餅乾桶、桌子、椅子、人物、和聖誕雪人等一堆童畫,有個小鬼很不愛畫畫就屎遁了,其他人畫完交了圖畫紙,又來纏我,還把我金桔茶裡的金桔吃光光(很好吃的說,泣~),才兩個小時,我已經滿身是汗,也該回家了。



拿起包包,小鬼們問我是不是要走了,我說哼啊我要回家了,他們一個勁開始留人,我說你們又不乖我要走了,於是馬上有個乖小孩幫我洗杯子去了,歐耶,而且有個一直要往我身上跳的無尾熊快要哭了,糟糕我把人家弄哭了,真是天大罪過……。



阿嬷這時也祭出午餐策略,說今天吃義大利肉醬麵很好吃,聰明如我,不是第一天認識我阿嬷了,坑我ㄧ次也夠了,再留著整個早上都要我代課啦,我還得回家幫臭阿嚕洗澡,走為上策!阿嬷叫我路上小心的時候,有個小鬼同時說大姊姊星期一還要來喔,我一時口快答了個好,哎呀著了小鬼一道,機車!



到底要不要遵守諾言再來一趟?好掙扎啊,雖然我很愛跟小孩玩,但是太傷元氣了,下次騙我妹去好了(嘿嘿)。



托兒所老師真是不好當!看樣子我今天會很好睡。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突然想起阿嬤班上的小女孩告訴我的夢

她說在她的夢裡,小紅帽吃掉了大野狼

大野狼在小紅帽的肚子裡出不來

我笑著問她為什麼小紅帽那樣厲害的時候

女孩就跑掉了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樣的結局

大野狼吃小紅帽如果是不對的

那麼小紅帽也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吃大野狼

這是ㄧ個價值觀的問題



為什麼女孩會作這樣的夢?不可考

別人的思維我也無法解讀

我不是佛洛伊德

唯一知道的是我自己的夢

有記憶以來我極少作惡夢

開心、寬心過日子的時候更是美夢連連

或者ㄧ覺到天亮



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也許白天在腦子裡打轉的東西不僅僅是某種思慮或某個事件

還可以是心情

有好心情就作美夢

我是這麼認為



真的很希望

女孩夢裡的大野狼和小紅帽

能在如茵的草原上開心野餐

當然

誰都不吃誰。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