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6/02/27,中山大學圖書館8F)



灰浪的鱗身包覆了藍

今天海峽超出憂鬱極限

「為什麼不快樂?」

海面一字字裂出

「因為你,

久──久--不--來--看--我。」

八樓,窗邊

玻璃隔著西灣濛濛

與書庫茫茫

鎔成一灘

相逢淚漬

航行在高處的交織裡

氣笛將氣候將書頁的不捨

帶往下一個城市下一場研討會

整座海峽漸漸遠去的時候

浪花拍上圖書架

窗隙擠進海水味

它們爭相參與的研討會

主題到底是

告別還是重逢?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情拾荒者〉

2006/2/22



陽光射來一封信

蒸騰你離去的消息

隨身包袱

加裝了摺疊再摺疊的回憶

沉重了脊樑

疲勞了筋骨

再背不動的隻字片語

彙集成一頁短箋

別來,它說。

幸運的是我乃日間文盲

月下詩人

把陽光灑落的麵包屑

看做通往糖果屋的南針

夜裡我吮著你汗濕的髮尾

掃出的詩句

前進!前進!

決定

一旦捉住你的背影

定扯下那愛情包袱

往天邊狠狠擲去

像流星燃燒成燼

丟棄過去

然後

拾回你



註:午後觀賞侯孝賢電影《最好的時光》有感,寫於和春影城金廳外等候席。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狗年開春,彩券行特別熱鬧,大家都想買個希望,沾染財氣。

狗年開春,打開電視盡是狗過得比人好的消息,街上狗滿為患。

狗年開春,我步行過街,經過了一個傾倒的生命。

一隻黑白相間長毛米克斯靜靜躺在路沿,眼睛半開,是混濁的灰藍。

不必經過觸碰或者試驗,我知道那只是個再也不會跑動的軀殼。

無人問津,包括凝視半晌之後漠然離開的我。

多麼諷刺啊電視上的紅領西施、穿鞋拉拉;

騰越過電視畫面的黃金獵犬尚不曉得生命還有可悲的一面。

有一天也許流落街頭,牠將滿臉疑惑,怎麼會這樣?

約莫十分鐘前我才在另一個街口看見幾週大的小朋友狗,牠給我的震撼遠不及躺下這隻。

牠彌留之際也許只求一個活命的希望,咫尺天涯卻沒有一個家、甚至一雙撫慰的手。

對面掛著紅色招旗的彩券行老闆,生意應接不暇。

人人都想買個希望,人人都想趁狗年沾點旺福,比賽誰的狗最幸福打扮得最漂亮。

但還是有很多人,只顧著自己的希望,忘記了狗兒也有希望。

對狗兒好一點,給牠們終生的承諾,才是牠們想要的啊。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