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27 Thu 2005 05:53
  • 視野

那天隊長突然叫我打後衛,一開始真不曉得如何是好。進校隊半年左右,從觀摩到上場,我一直把焦點放在前鋒的位置上。倒不是我有打前鋒的條件,只是因為我不夠高也不夠機靈,中鋒和後衛都沒我的份。於是那個晚上,當我站在罰球線外控著球,頭一抬,發現兩個中鋒就在我正前方,好像已經準備好接球上籃。而兩個前鋒在我左右,他們等著沈底或切入,得分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不斷重播,而我手中的球卻老黏在手上根本就沒傳出去。



我覺得我愛上這個視野,居中位置所能看到的,畢竟與偏狹的四十五度角大為不同。那喜悅震懾我不知有多久,甚至害我叫錯隊友的名字,傳出怪裡八七的球。我知道我的表現在其他十個人眼中,是荒腔走板的,沒有人注意我的糊塗是導因於喜悅,我自己也很清楚,往後我還是得乖乖安守於原先的位置。



也許這後衛經驗只是場短暫的夢,夢可以常作,但永不實現。在真正的比賽中,那視野不會屬於我,但我總希望,就算我只能站在四十五度偏左或偏右的地方,也要把那畫面複製到我的眼中。最近,複製與實見的視野讓我失焦,讓我漏球,將來會逐漸改善的吧,就像以前玩的3D古墓奇兵電玩,在頭昏腦脹的情況下堅持下去,最終都能過關。



張大眼睛,好好追逐夢想的視野,不要輕易放棄。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寄放的拼圖,我拼完了。冰箱裡所有能吃的東西,即將消失。有時候覺得自己腦子裡裝的都是些讓人感到百般聊賴的廢物,可是拼不起來,且難以下肚,連拼圖食物都不如。為了這些充斥著的奇怪東西,今天有點開心不起來。



越是不開心越能專注於某種毫不重要的活動,我一直都有這個毛病。於是,堆積如山的書本、Paper,正凸顯我的迷失、我的徬徨。巧的是,今天拿到了論文意向調查表,上頭隨意撇了幾個字後,交出去了,那幾個字並不能代表我的論文方向,敷衍了事,是最精確寫照。



人常常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是不想要的東西卻接踵而來,搞得連呼吸的縫隙都沒有,哪裡有定下心來重整自己的時間空間?天亮以後我要為球隊出差,替老師翻譯文件,如果可以,我最希望坐在小貓兩三隻的二輪電影院裡,打個瞌睡,如此而已。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扼要地說,我終於捐出第一袋血。



踏出一步的感覺真好,其實自己也有點不敢相信,厭惡抽血的我會走進那輛白色的大鐵皮盒子。踏實的心情隨著手臂上針刺的痠痛而存在,四年衛生教育訓練氛圍回到身邊,「做就對了」,對於助人這件事,做就對了,老師的話,言猶在耳,僅管最後我不在衛生教育崗位上。



助人有很多種,在學校教書是一回事,在醫療體系工作是一回事,有時候理想雖大但遙不可及,小小舉動更實際得多。曾經參加幾次鄉村、社區的健康醫療服務隊,每次的感動都讓我覺得,付出就是收穫。只是,在每一次和民眾面對面宣導過程中,感受到,唯有一個人急迫面臨健康危機時,才會重視自己的生命,社區服務的對象如此,課堂上聽課的學生們也是如此。我卻總是在他們毫不感覺痛癢之時滔滔不絕,告訴他們該如何預防如何保健,危急存亡的時候我能做什麼?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曾經我抱著爺爺僵硬的軀體,看著他慢慢閉上眼睛,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



儘管我的一批同學們一定不同意,我仍相信,衛生教育應當是由具有專業醫療背景的人來擔任,因為他們不會僅止於口頭教育,還能夠實際執行救助,只要接受相當程度的教育理念,他們會成為更好的健教老師、衛教宣導人員。



這是我離開衛教的理由之一吧,生活中實際的行動已經夠了,關懷弱勢族群、參與慈善活動,以及捐血。我的熱血並不因為改讀文學而冷卻,反而是文學豐富了我。如果有機會當醫生,我會試試看,但那不過是空談。當下,我摸著一袋溫熱的血,我知道這樣的熱度,已經足夠。高中時軍歌比賽曾經高唱「熱血似狂潮」,如今終於感覺到了。



2005/10/18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她在我坐定之後到來

我在窗的倒影中凝望

凝望她旅行的盡頭

盡頭裡是否有我的蹤影



我下巴下的掌撐著好奇

她高舉著搖晃,安撫行李架

窗外是一片黑

嚇得風景踉蹌後退



她隨之傾倒

躍入隔壁座位

黑窗重疊了我們的臉

但我的稍稍蓋住她的了

於是他的沉思不在我的視野中



我轉頭:「妳來自那座行星?」

隔壁座位的女孩答:「就是妳正思念的那一顆。」



2005/10/14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行過南臺灣

低首的雲幾乎和海 調笑成

搭肩的兄弟

身旁 滾過一輪火

紅了搭肩兄弟的面容

少年吃酒結拜

背山迎風 插下搖曳的檳榔香炷

繚出山煙

軌下奏不停的鍥鏘鍥鏘

口述著他們的誓言

記錄黃昏南迴

前方 路還長

點點街燈亮了歸鄉之路

夜輕輕地來

悄悄地說 南方的美將由你們守護

但吃酒少年再看不清彼此

結拜的儀式代換成

互信的盟約



離人失去風景

卻在微閉的眼皮後

看見夢的家園



(2005/10/6 於高雄至花蓮自強6車33號座位)

(刊登於2006/01/16 e世代文學報,第499期)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病梅館記/龔自珍



譯文:

  江寧的龍蟠,蘇州的鄧尉,杭州的西溪等地,皆出產梅。有人說:「梅的枝幹要彎曲才美,太直就缺乏姿態;以傾斜才美,體正就喪失景色,要稀疏才美,過密就失態。」固然這樣,這文人畫士眾所心知之意,不足以大為推廣於天下來規範賞梅的標準。

  梅,不可以被天下的人砍掉直枝、疏其密枝、砍除正枝,只為了斷絕梅之病。以梅為生的人,僅想賺錢罷了。梅的歪疏彎曲,又那裡是愚昧只知賺錢的市井小民所能種植出來的呢?有些文人畫士為了滿足他們孤癖的愛好(指養梅、畫梅、寫梅),明白告訴賣梅的人,砍掉太正的部分,養些旁枝;過密的地方除去幾條枝,折除嫩枝,砍掉直枝,遏阻梅的生氣,可以賣得更好價錢。因此,江、浙一帶所賣的梅皆病(指刻意使之病,而非自然生成),文人畫士所造成的禍害,竟如此嚴重。

  我買了三百盆梅,都是病梅,沒有一盆是完好的。為此哀泣三天之後,發誓要治療這些梅,放任牠們生長,順牠們往任何方向,並毀壞所有花盆,將梅全部埋在地上,解開束縛牠們的棕繩,以五年為期限,必定能恢復自然的樣貌。我並不是文人畫士,甘願接受別人批評,建個病梅之室來貯放。唉,若能使我有更多空閒,又有閒田,用來廣為貯放江寧、杭州、蘇州一帶的病梅,窮盡畢生年歲來治療病梅,該有多好!

__

原文:

  江寧之龍蟠,蘇州之鄧尉,杭州之西溪,皆產梅。或曰:「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為美,正則無景;梅以疏為美,密則無態。」固也,此文人畫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詔大號以繩天下之。

  梅也,又不可以使天下之民斫直、刪密、鋤正,以殀梅病。梅為業,以求錢也。梅之欹、之疏、之曲,又非蠢蠢求錢之民,能以其智力為也。有以文人畫士孤癖之隱,明告鬻梅者,斫其正,養其旁條,刪其密,夭其稚枝,鋤其直,遏其生氣,以求重價。而江、浙之梅皆病。文人畫士之禍之,烈至此哉!

  予購三百盆,皆病者,無一完者。既泣之三日,乃誓療之,縱之、順之、毀其盆,悉埋於地,解其棕縛,以五年為期,必復之全之。予本非文人畫士,甘受詬厲,辟病梅之館以貯之。嗚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閒田,以廣貯江寧、杭州、蘇州之病梅,窮予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