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毛澤東的鑼聲來了

紛紛墜地而亡吧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排油煙機的通氣管中

雛兒掉落下來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戀著一生的舊家園

厝鳥仔沒有遷徙的LP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貧民繁衍後代不遺餘力

越南新娘大陸妹孕新台灣之子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要吃厝鳥仔的肉

且等做完愛肉質如詩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



---台灣日報.台灣日日詩 2005/04/17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一點整,系女籃約在體育館前集合,和大四畢業生合照留念。我坐在階梯上等待學妹們,對我來說,連畢業生都是學妹。



  然後,一個接一個出現的她們,裝扮亮麗,裙裝搖擺,連大一、大二,也儼然是盛宴的主角。忙著欣賞學妹們的美,忘記自己平凡如常。T恤牛仔褲,一頭亂髮和一張土氣的臉,相較於大四知性成熟的美,自嘆弗如。不禁回想,自己畢業時,是什麼情形?



  兩年前的六月,臺北市,雨季,SARS蔓延,畢典取消,輾轉從助教手中取得本該在典禮中被頒發的第一名獎牌。而後,我離開原本學科領域,那張獎牌對我的生涯不再有用。



  總覺得自己是悄悄走進師大的門(∵921),最後仍悄悄走出(∵SARS),什麼也沒帶走。



  系女籃拍完,體育館前換成校隊團,整整兩個半小時的拍照,讓人疲累,心比身還要累。校隊的氣氛一向歡樂,但先前系隊幾位學妹不捨的淚水,已沾潤我的情緒,也許我在羨慕,被那麼一大群小朋友歡送的感覺。



  好不容易我逃到圖書館沈澱,正翻閱柳宗元時,一曲熟悉的演奏硬是鑽入耳中,並急拉著我到窗邊探究竟。原來,是樂儀隊領著畢業生環繞校園,畫面與樂曲,再度使我想起我在花女和師大的七年。從不記得那曲名,隱約是什麼進行曲或是叫七小龍(?)吧。高中畢業時,我的同學在裡頭吹著長笛,也是一襲紅衣、一頂白帽;大四校慶時,另一同學在樂隊裡捧著法國號,她穿著綠色隊服,師大校慶固定在六月五日,雖未及畢典,已有離別氣氛。一首樂曲,聯繫了七年中的兩次別離,兩位印象深刻的同學,兩所孕育我的母校,還有年少狂傲、不知輕重的自己。



  眼眶忍不住濕了,在圖書館五樓的圖書小間裡。



  最後衝下樓,跑到畢業生行經的圓環邊,尋找熟悉的身影,看到了欣怡和雅慧。其他人我怎麼也沒瞧見,但我假裝他們也在隊伍中。甚至,我假裝自己也在裡頭,兩年前失去的畢典,也許可以用這種方式,雕塑某種樣貌。



  今天的畢典,不止屬於畢業生,也屬於其他熱情參與者,包括各位家長,包括我。順利的話,兩年後將會從高師畢業,到時我會如何?



  將來的事誰也不知道,確定的是,今天,我是真的感動了。



2005/6/18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豆大的雨打在簷上打在窗角

也打在我心理

玫傳來簡訊要我去買巧克力不要猛喝三合一咖啡

純正的咖啡因抗憂鬱

我從來不到憂鬱的程度

只有過於安靜安靜到一種死寂的地步

也許玫感受到了也許是她的預言

尤其在雨點的暴躁聲音下

尤其在對抗雨點的暴躁聲的廣播流行樂裡

我只有隱匿

似乎自己已經不存在

然後慢慢悲哀起來

因為淡淡哀愁讓我偶爾想起自己

想起我還有一條狗要顧

想起浴室裡的一桶衣服

想起明天八點要上課

想起在山的那一邊有人在等我回家

也許這段雨季來得正好

我已經好久不曾如此想念

太平洋海面霽晴的陽光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持著你心血的盜刻品

向我走來

「喔,真美的假象」

我說。

瞬間你眼中散射

出不屑的微波即

將煮熟我的思想我的軀體我的語言

幸好我是

水,倒映的假象是

真象

是不允許被你的眼神微波的

你的心虛

好在我只是面鏡子

你看到的是膺偽的自己



20050609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課程心得

  一學年的聲韻學即將告一段落,自問,我學到那些東西?失去那些東西?

  

  課堂上,我學到的聲韻學,是規規矩矩、穩當而適中的。事實上,老師的紙本、口述內容,都不及老師所期待的那樣多元、精彩,老師理想中融合新觀念、跨領域的聲韻學,還停留在未徹底實踐階段,不過已經有了開頭,這是必須肯定的部分。問題不是出在老師努力不足,而是在個性過於溫和保守,相較於某些聲韻學者的「敢言」,老師所有課堂上所提到的,都於書本上可見,於是少了「出乎意料」的趣味。再者,當學弟妹聲稱太難、太多、太深,或者與老師有了無關於聲韻的對談時,老師總是退讓而修改自己預計的進度,因此我們能學的東西就少了,而且是在「意料」中地減少著。我學到了聲韻當中,各中文系都會學的部份,也學到中文系學生對待聲韻的普遍「傳統」,「因為老師人很好,所以盡量賴」這句話,我曾經從碩班同學口中聽到,也用一年時間體驗。(其實有時候我也是抱著苟且的心態去上課的啦)



  無論如何,最珍貴的是,老師引領我們進門,沒有破壞我們對聲韻學的喜愛,如果真有同學從此怕了這門科目,問題應當出於他們自己,若非他們用力不夠,就是天性無法相應。維持對同一事物的喜愛是很難的,尤其對我而言,因此這一年來,我不敢說自己夠用功、讀了多少書,但我努力維持一種「感覺」,既不敢鑽得太深,又不至流於忽略。目前為止,試著不讓興趣之火熄減的過程,使我學到最多。有人說,不是愛到無法自拔才是愛嗎?但是,周敦頤曾說,他對最愛的蓮花是執「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態度,誰說他不愛蓮呢?我對聲韻學的感覺就類似如此。



  再者,也要感謝老師鼓勵同學們參加演講、演討會,在老師身上,看不出派系之爭,只有對學術的熱情。所有在聲韻學領域中付出心血的,都值得一探,這是我從老師身上嗅到的味道。於是,我也從幾次聽大師、各方學者的演講場合中,學到不少觀念,只是都還零散,呈現片段、拼圖般的樣貌,少了拼揍的方法。



  到此,我個人的問題顯現出來,我喜歡在前人的成就中蒐集材料,卻不想襲用前人的方法,除非到最後,真的無法想到解決之道,才會採用舊有的方式。這也是為何,我取得老師二本論文,至今未加以閱讀,以及為何至今無法決定研究方向之因。我想,在學習聲韻的過程中,我失去最多的,是時間,是腦細胞,但絕不會是樂趣。



  甚至,我將家中的狗取名陸法言,希望每天叫這個名字,會有特別的靈感。的確是想太多了,況且,不只各方意見群起反對,連狗都不理采我,後來將就改呼牠陸陸(嚕嚕),只盼有未來有機會再養「法法」和「言言」囉。



  無論如何,這一年的聲韻學是值得而有趣的,老師和學生們,都應自豪。



二、問題

1.中州話既是宋以前的官話基礎,宋政權南渡後,中州地區受轄於金(1115~1234),雖金源一國之漢人仍說漢語、讀漢文獻,是否中州地區之官話受到女真語沾染,進而才有元代官話的形成呢?若是,女真語影響中州官話的程度如何?



2.金人曾編纂韻書、韻圖,但在近代音韻的討論上,似乎對金代韻學的著墨較為欠缺,其因為何?(雖說金代韻書、韻圖皆承北宋之體,但考金代科舉,有部份科目是特別為女真人設立的,除去政治因素不看,是否在這背景之下,也曾有特為女真人編定的制韻參考書?)



3.《漢語音韻學》頁63,董氏討論[-]時,有如下推論:「如果下面的『莊、牕、雙』等字是[-],這些字非假定為[-]不可。如果『莊』等是[-],它們就可能是[-]。不過從歷史的觀點說,還是假定有介音[i]好些。」那麼,上述之歧異,以及所謂的歴史觀點,都與「三等」有關嗎?如果是,為何董同龢不明說?是否還有其他考量因素?



4.為何到了近代音的時代,中國人仍未想到去設計聲調的符號呢?



5.在今年聲韻學研討會中,似乎蕭宇超先生指導下的研究生,對中西語言理論兼有涉躐,他們的研究方法、研究結果,是王老師理想中的情形嗎?若以王老師理想為指導方針,他們論文中的優缺點為何?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