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3 Sat 2005 11:54
  • 作文

總覺得作文老寫不好,或者說對自己的文筆缺乏信心。會這麼想的原因,是小學時代被批改得紅通通的作文簿,國中時候月考成績永遠無法提升的作文題,只拿一半分數的高中和大學聯考作文,去年學士後醫學系考試國文考科的爛作文,還有石沈大海的一堆投稿文章。



可是,我卻也因為作文,掌握住生命的某些契機,例如國文輔系資格考過關,例如研究所作文過了錄取門檻。



這次全校國語文競賽優勝,雖然有點不敢相信,其實高興的成分更高。去年批改南港國中部作文比賽卷的時候,非常心虛,當時我相信,自己對於類似的枯燥題目,也許發揮得比學生還不如,簡單講就是不會寫「既定題目下的作文」。



我的作文通常得一邊寫內文,一邊改題目,因為思緒常常不在一直線上。



我說話時也是曲曲折折,做事時欠缺章法。



因此這次作文比賽優勝,對我而言是一大肯定,也許將來可以不再心虛地改作文,可以大聲說我的文字是很有邏輯的。還記得這次比賽題目是「使內心常保快樂,讓社會充滿溫馨」,很八股吧,當時呆了幾分鐘,然後決定揚棄以前老師所教「四段式起承轉合」、「五段式六八八八六」等制式寫法,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如此罷了。最後結果出乎意料,想當然雀躍不已。



我想我會繼續寫點什麼,然後參賽然後投稿,我知道自己的程度在哪裡,但如果信心在程度之上,也未嘗不是好事,多嘗試,別怕輸,為自己加油!作文嘛,小CASE!



20050423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隻城市的鳥飛過早晨

失眠的你楞楞的等著公車

春天長出的鬍渣,還來不及修剪

形成了寂寞彳亍的小公園

(昨日以海尼根啤酒瓶堆壘

你丟出沈默,來個完美的全倒)

賈西亞.馬奎斯拿著米妮氣球

好不容易搭上通往馬康多小鎮的

一零一號公車

快樂馬戲團的那隻大象

坐在靠窗的位置,想著

另一隻大象

它不想被打擾

聽見手風琴演奏愛情

清淡的樂音,甜的剛好

還有龍貓拎了一袋早餐

笑瞇瞇地和每個乘客說:「嗨,你早。」

彷彿這世界和星期一早晨

好久不見,來個深深的深深的擁抱

剛上車的三歲小孩也攤開藏寶圖

張著發亮的眼睛

大聲嚷嚷說要到金銀島

尋寶

而失眠的你

正好在公車上

睡著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告]九十三學年度全校性語文競賽得獎名單

時間: Thu Apr 21 17:04:31 2005



【朗讀】

第一名:國一甲 戴瑞宏

第二名:國一乙 施佑融

第三名:國四乙 林芝宇



【國語演說】

第一名:英一乙 陳亭君

第二名:進國五甲 黃千芳

第三名:國三乙 陳冠丞

優 勝:國一乙 施佑融



【閩南語演說】

第一名:國一甲 戴瑞宏

第二名:國四丙 劉嘉怡

第三名:國一乙 施佑融



【客家語演說】

第一名:國一甲 林政勛

第二名:國三乙 邱嬿誼

第三名:國二乙 童啟美



【字音字形】

第一名:國三乙 洪佳吟

第二名:國一乙 莊麗恩

第三名:國三丙 鍾家盈

第四名:應設三 張銀純

第五名:國三丙 黃竹君



【書法】

第一名:國二乙 涂華庭

第一名:工教一 王瑋萱(兩者分數相同)

第三名:英四乙 黃于修

第三名:國一乙 錢 瑤(兩者分數相同)

第五名:進國五甲 莊小雨



【作文】

第一名:國碩一 曾**

第二名:進國五乙 陳雯漪

第三名:國三丙 黃珮玲

第四名:國一乙 林怡汝

第五名:英三甲 蔡念穎

第五名:特教一 邱志鴻





以上為此次各項競賽的得獎名單,

恭喜所有得獎者,獎狀將擇期發予。

也謝謝參賽的同學們,

期待明年繼續共襄盛舉!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一個極少作夢的人作了夢,無論原因何在,都有許多特別的意義,就夢的內容而言。尤其,當那個夢不是惡夢不是好夢,而是一個很像現實的虛幻的時候。



爺和媽從來沒一塊出現過,昨晚同台登場,是腦中想念、自責和疲累的交織。



午夜時分,媽來了電話,訴說身體微恙難以入眠,只得一通通電話聽取遠方子女的聲音,藉以排遣無奈寂寥。古籍正翻閱一半,進度落後,便以不耐回應媽,沒有一句問候,只淺淺應句:「喔,這樣喔,那去看醫生。」



以前常在電視劇中看到雷同情節,總一相情願認為,子女應當馬上體貼問候,溫語陪伴,其實自己也做不到。



過去爺還在世,就已經做不到。



之後在五更天睡去,攤倒在一堆明清刻本當中,作了個夢。



夢裡,爺是溫柔慈祥的,媽已化作病體的蝴蝶,幾句從口中不經意洩出的斥責,讓她如受風殘,心碎、翅折。其實,爺正等著孫女的信賴,媽正等著女兒的溫柔,真正瑟縮在一角暗自悔泣的,是無端將親情蛹住的自己。



夢拼湊了不存在的現實,卻也透露出冷酷的真相。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詩聲調

羅 尚

七言古詩的聲調,自古即有脈絡可循,一直沒有改變。以押韻來分,可以分為三類:

一、平韻一韻到底

二、仄韻一韻到底

三、平仄換韻



平韻一韻到底的七古,其聲調為「上句二平五仄,下句三平到底」。上句二平五仄之中,尤以五仄最為重要,所以,上句的末三字若非「仄仄仄」,即為「仄平仄」。下句三平到底,第五字用平聲,末三字若非「平平平」,即為「平仄平」。如此一來,即與近體詩格律有所區別,也就是所謂的不入律句。



至於仄韻一韻到底的七古,剛好顛倒過來,也就是上句二仄五平,下句三仄(末三字若非「仄仄仄」,即為「仄平仄」),其理與平韻一韻到底的七古相同。



平仄換韻的七古,先天型構已有別於近體,押平韻句可依平韻之聲調,押仄韻句可依仄韻之聲調,此外,偶然插入律句也屬無妨。七言古詩平仄換韻,可參考唐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一詩。



大變可七平或七仄。



五言古詩的聲調由七言古詩來,基本上是七古聲調去掉前兩字,亦即押平韻一韻到底者,上句第三字必用仄聲,而下句則第二字仄聲第三字平聲。押仄韻一韻到底者反是。



五古就型式而言,尚可分為三類:

一、唐古:即是以前述古詩聲調創作的古體詩,如李白〈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與〈月下獨酌〉、杜甫〈贈衛八處士〉可為範例。

二、選體:即模仿《昭明文選》五古的格調,無一定型式,只能依其用詞、意態、情趣判定。

三、樂府:即模仿漢魏六朝的樂府詩,如〈孔雀東南飛〉、〈木蘭辭〉、〈陌上桑〉。

事實上,上述三者並無重大區別。



長短句形式的古詩乃另一別格,只有在創作經驗中自求摸索。



古詩創作極為自由,然而為了質感厚實,宜用板重、沉厚之辭,若能參考漢賦的文字運用更佳。唐人古詩之中,宜學老杜、韓退之、李義山。尤其可從退之〈山石〉、〈謁衡嶽廟遂宿嶽寺題門樓〉、〈石鼓歌〉、〈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細加揣摩。太白天生仙筆,可讀而不可學。學杜韓未及,猶有詩味;學太白不成,則不倫不類。

古詩要寫得高妙,必須多讀書,除詩詞之外,諸子、史籍均須涉獵,腹中有書,筆下方能有詞有句。



兼論律詩:

律詩對仗,尤為七律精華所在,必須審慎下筆。律詩中間對仗的兩聯,講究一虛一實、一情一景、一大一小、一遠一近、一比一興。各種參差對比,則內容變化靈活,不虞板滯。同時,律詩重視結構,環環相接,如《文心雕龍》所謂「外文綺交,內義脈注」。起聯即可知以後,中間既承接開頭,更復引起下文,結聯收束一切,呼應前文。

五律大體如七律,唯因聲調之故,宜用仄起,亦即首句作「仄仄平平仄」或「仄仄仄平平」。

唐律宜學子美、退之、義山,尤其李義山,其時律法已然大備,誠非初盛唐可比。



作詩無他法,讀書、讀書、再讀書!



維仁案:

一、二○○二年二月二日「乾坤詩獎」頒獎典禮後,羅尚先生講解,張允中、楊維仁、王凌蓮記錄整理。經羅先生過目後,囑貼於網上。

二、羅尚先生,字戎庵,四川宜賓人。早歲投筆請纓,轉戰西南一帶。渡臺後,始專一為詩,曾任職於考試院十餘年,曹官多暇,寢饋於四史、杜詩與李義山集,又從李漁叔先生學詩,盡得心法。近世作詩,或以藻彩為工,或以杈枒為媺,戎庵則筆勢竦峭,雅俗並包,極富時代精神。集中七古,才大思宏,筆力也健崛駿爽,最擅勝場,孫克寬先生譽為「天骨開張」。所著龍定室詩,曾獲六十年度中山文藝創作獎。

以上羅尚先生之介紹,摘自張夢機〈中國六十年來的傳統詩〉一文,收錄於張夢機著《思齋說詩》,台北華正書局,1977年。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卷上



1.  

世所傳《千家註杜詩》,其間有曰「新添」者四十餘篇。吾舅周君德卿嘗辨之云:「唯《瞿唐懷古》、《呀鶻行》、《送劉僕射》、《惜別行》為杜無疑,其餘皆非真本一本作「本真」。蓋後人依倣而作,欲竊盜以欺世者;或又妄撰其所從得,誣引名士以為助;皆不足信也。東坡嘗謂《太白集》中往往雜入他人詩,蓋其雄放不擇,故得容偽;於少陵則決不能。豈意小人無忌憚如此!其詩大抵鄙俗狂瞽,殊不可讀一本作「訓」。蓋學步邯鄲,失其故態,求居中下且不得,而欲以為少陵,真可憫笑!《王直方詩話》既有所取,而鮑文虎、杜時可間為註說,徐居仁復加編次。甚矣,世之識其者少也!其中一二雖稍平易,亦不免蹉跌。至於《逃難》、《解憂》、《送崔都水》、《聞惠子過東溪》、《巴西觀漲》及《呈竇使君》等,尤為無狀,洎餘篇大似出於一手,其不可亂真也,如糞丸之在隋珠,不待選擇而後知,然猶不能辨焉!世間似是而相奪者,又何可勝數哉!予所以發憤而極論者,不獨為此詩也。」吾舅自幼為詩,便祖工部,其教人亦必先此。嘗與予語及「新添」之詩,則嚬蹙曰:「人才之不同,如其面焉;耳目鼻口,相去亦無幾矣,然諦視之,未有不差殊焉。詩至少陵,他人豈得而亂之哉!」公之持論如此,其中必有所深得者,顧我輩未之見耳。表而出之,以俟明眼君子云。



2.  

吾舅嘗論詩云:「文章以意為之主,字語為之役。主強而役弱,則無使不從。世人往往驕其所役,至跋扈難制,甚者反役其主。」可謂深中其病矣。又曰:「以巧為巧,其巧不足;巧拙相濟,則使人不厭。唯甚巧者乃能就拙為巧,所謂游戲者。一文一質,道之中也。雕琢太甚,則傷其全;經營過深,則失其本。」又曰:「頸聯、頷聯,初無此說,特後人私立名字而已。大抵首二句論事,次二句猶須論事;首二句狀景,次二句猶須狀景;不能遽止,自然之勢。詩之大略,不外此也。」其篤實之論哉!



3.  

史舜元作吾舅詩集序,以為有老杜句法,蓋得之矣;而復云「由山谷以入」,則恐不然。吾舅兒時便學工部,而終身不喜山谷也。若虛嘗乘間問之,則曰:「魯直雄豪奇險,善為新樣,固有過人者;然於少陵初無關涉,前輩以為得法耆,皆未能深見耳。」舜元之論,豈亦襲舊聞而發歟?抑其誠有所見也?更當與知者訂之。



4.  

謝靈運夢見惠連而得「池塘生春草」之句,以為神助。《石林詩話》云:「世多不解此語為工,蓋欲以奇求之耳。此語之工,正在無所用意,猝然與景相遇,借以成章,故非常情之所能到。」冷齋云:「古人意有所至,則見於情,詩句蓋寓也。謝公平生喜見惠連,而夢中得之,此當論意,不當泥句。」張九成云:「謝靈運平日好雕鐫,此句得之自然,故以為奇。」田承君云:「蓋是病起忽然見此為可喜,而能道之,所以為貴。」予謂天生好語,不待主張;苟為不然,雖百說何益?李元膺以為「反覆求之,終不見此句之佳」,正與鄙意暗同。蓋謝氏之誇誕,猶存兩晉之遺風;後世惑於其言而不敢非,則宜其委曲之至是也。



5.  

梅聖俞愛嚴維「柳塘春水漫,花塢夕陽遲」之句,以為天容時態,融和駘蕩,如在目前。或者病之曰:「『夕陽遲』繫『花』,而『春水漫』不繫『柳』。」苕溪又曰:「不繫花而繫塢。」予謂不然。「夕陽遲」固不在「花」,然亦何關乎「塢」哉!《詩》言「春日遲遲」者,舒長之貌耳。老杜云「遲日江山麗」,此復何所繫耶?彼自詠自然之景,如「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初無他意,而論者妄為云云,何也?裴光約詩云:「行入折柳和輕絮,飛燕銜泥帶落花。」或曰:「柳常有絮,泥或無花。」苕溪以為得其膏肓;此亦過也。據一時所見,則泥之有花,不害於理,若必以常有責之,則絮亦豈所常有哉!



6.  

柳公權「殿閣生微涼」之句,東坡罪其「有美而無箴」,乃為續成之。其意固佳,然責人亦已甚矣。呂希哲曰:「公權之詩,已含規諷。蓋謂文宗居廣廈之下,而不知路有暍死也。」洪駒父、嚴有翼皆以為然。或又謂「五絃之薰,所以解慍阜財,則是陳善閉邪責難之意。」此亦彊勉而無謂。以是為諷,其誰能悟?予謂其實無之,而亦不必有也。規諷雖臣之美事,然燕閒無事,從容談笑之暫,容得順適於一時,何必盡以此而繩之哉!且事君之法,有所寬乃能有所禁;略其細故於平素,乃能辨其大利害於一朝。若夫煩碎迫切,毫髮不恕,使聞之者厭苦而不能堪,彼將以正人為仇矣,亦豈得為善諫邪!



7.  

杜詩稱李白云:「天子呼來不上船。」吳虎臣《漫錄》以為范傳正《太白墓碑》云:「明皇泛白蓮池,召公作引,時公已被酒於翰苑中,乃命高將軍扶以登舟,杜詩蓋用此事。」而夏彥剛謂「蜀人以襟領為船」,不知何所據?《苕溪叢話》亦兩存之。予謂「襟領」之說,定是謬妄;正使有據,亦豈詞人通用之語!此特以「船」字生疑,故爾委曲。然范氏所記,白被酒於翰苑;而少陵之稱,乃「市上酒家」,則又不同矣。大抵一時之事,不盡可考,不知太白凡幾醉,明皇凡幾召,而千載之後,必於傳記求其證邪?且此等不知,亦何害也!



8.  

老杜《北征》詩云:「見耶背面啼。」吾舅周君謂「耶」當為「即」字之誤,其說甚當。前人詩中,亦或用「耶娘」字,而此詩之體不應爾也。



9.  

近代詩話云:「杜詩云『皁雕寒始急』,白氏歌云『千呼萬喚始出來』,人皆以為語病;其實非也。事之終始,則音上聲;有所宿留,則音去聲。」予謂不然。古人淳至,初無俗忌之嫌,蓋亦不必辨也。



10.  

荊公云:「李白歌詩,豪放飄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於此而已,不知變也。至於杜甫,則發斂抑揚,疾徐縱橫,無施不可。蓋其緒密而思深,非淺近者所能窺,斯其所以光掩前人而後來無繼也。」而歐公云:「甫之於白,得其一節,而精彊過之。」是何其相反歟?然則荊公之論,天下之公言也。



11.  

退之《雪詩》有云:「隨車翻縞帶,逐馬散銀杯。」世皆以為工。予謂雪者,其先所有,縞帶銀杯,因車馬而見耳,「隨」「逐」二字甚不安。歐陽永叔、江鄰幾以「坳中初蓋底,垤處遂成堆」之句,當勝此聯。而或者曰:「未知退之真得意否?」以予觀之,二公之評論實當,不必問退之之意也。



12.  

退之《謁衡嶽》詩云:「手持杯珓導我擲,云此最吉餘難同。」「吉」字不妥,但言靈應之意可也。



13.  

退之詩云:「豈不旦夕念,為爾惜居諸。」「居諸」,語辭耳,遂以為日月之名,既已無謂;而樂天復云:「廢興相催逼,日月互居諸」,「恩光未報答,日月空居諸」,老杜又有「童丱聯居諸」之句,何也?



14.  

退之詩云:「泥盆淺小詎成池,夜半青蛙聖得知。」言初不成池,而蛙已知之,速如聖耳。山谷詩云:「羅幃翠幕深調護,已被游蜂聖得知。」此「知」字何所屬邪?若以屬蜂,則「被」字不可用矣。



15.  

孔毅父《雜說》譏退之笑長安富兒不解文字飲,而晚年有聲伎;罪李于輩諸人服金石,而自餌硫黃。陳後山亦有此論。甚矣,其妄議人也!「紅裙」之誚,亦曰:唯知彼而不知此。蓋詞人一時之戲言,非遂以近婦人為諱也。且詩詞豈當如是論,而遽以為口實邪!其罪李于輩,特斥其燒煉丸砂而祈長生耳;病而服藥,豈所禁哉!樂天《思舊詩》云:「退之服硫黃,一病竟不痊。」則公亦因病而出於不得已,初不如于輩有所冀幸以致斃也。抑前詩復有「盤饌羅羶葷」之句,以二字繩之,則又當不敢食肉矣。



16.  

崔護詩云:「去年今日此門中」,又云:「人面祗今何處去。」沈存中曰:「唐人工詩,大率如此。雖兩『今』字不恤也。」劉禺錫詩云:「雪裏高山頭白早」,又云:「于公必有高門慶。」自注云:「高山本高,于門使之高,二義殊。」三山老人曰:「唐人忌重疊用字。如此二說,何其相反歟?」予謂此皆不足論也。



17.  

宋之問詩有云:「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或曰:「此之問甥劉希夷句也。之問酷愛,知其未之傳人,懇乞之,不與,之問怒,乃以土袋壓殺之。」此殆妄耳。之問固小人,然不應有是。「年年歲歲」,「歲歲年年」,何等陋語!而以至殺其所親乎?大抵詩話所載,不足盡信。「池塘生春草」,有何可佳?而品題者百端不已。荊公《金牛洞六言詩》,初亦常語,而晁無咎附之《楚辭》,以為二十四字而有六籍羣言之遺味。書生之口,何所不有哉!



18.  

樂天詩云:「楚王疑忠臣,江南放屈平,晉朝輕高士,林下棄劉伶。一人常獨醉,一人常獨醒。醒者多苦志,醉者多歡情。歡情信獨善,苦志竟何成!」夫屈子所謂「獨醒」者,特以為孤潔不同俗之喻耳,非真言飲酒也。詞人往往作實事用,豈不悞哉!



19.  

樂天之詩,情致曲盡,入人肝脾,隨物賦形,所在充滿,殆與元氣相侔。至長韻大篇,動數百千言,而順適愜當,句句如一,無爭張牽強之態。此豈撚斷吟鬚、悲鳴口吻者之所能至哉!而世或以「淺易」輕之,蓋不足與言矣。



20.  

郊寒白俗,詩人類鄙薄之。然鄭厚評詩,荊公、蘇、黃輩,曾不比數,而云:「樂天如柳陰春鶯,東野如草根秋蟲,皆造化中一妙。」何哉?哀樂之真,發乎情性,此詩正理也。



21.  

皮日休詠房、杜詩云:「黃閣三十年,清風一萬古。」凡言千古萬古者,皆是無窮之意;今下「一」字,便有所止矣。



卷中



1.  

《唐子西語錄》云:「古之作者,初無意於造語,所謂因事陳辭。老杜《北征》一篇,直紀行役耳,忽云『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此類是也。文章即如人作家書乃是。』慵夫曰:子西談何容易!工部之詩,工巧精深者何可勝數,而摘其一二,遂以為訓哉!正如冷齋言樂天詩必使「老嫗盡解」也。夫《三百篇》中,亦有「如家書」及「老嫗能解」者,而可謂其盡然乎?且子西又嘗有所論曰:「詩在與人商論,深求其疵而去之;等閑一字,放過則不可。殆近法家,難以言恕,故謂之詩律。……立意之初,必有難易二塗,學者不能強所劣,往往舍難而趨易,文章不工,每坐此也。」又曰:「吾作詩甚苦,悲吟累日,僅能成篇,初未見可羞處;明日取讀,疵病百出;輒復悲吟累日,反覆改正,稍稍有加;數日再讀,疵病復出。如此數四,方敢示人,然終不能奇也。」觀此二說,又何其立法之嚴而用心之勞邪!蓋喜為高論而不本於中者,未有不自相矛盾也。退之曰:「文無難易,唯其是耳。」豈復有病哉!



2.  

歐公《寄常秩詩》云:「笑殺汝陰常處士,十年騎馬聽朝雞。」伊川曰:「夙興趨朝,非可笑事,永叔不必道。」夫詩人之言,豈可如是論哉!程子之誠敬,亦已甚矣!



3.  

荊公《詠雪》云:「試問火城將策試,何如雲屋聽窗知。」苑極之不愛其上句。山谷云:「管城子無食肉相,孔方兄有絕交書。」極之不愛其下句。此與人意暗同。



4.  

羅可《雪詩》有「斜侵潘岳鬢,橫上馬良眉」之句,陳正敏以為信然;却是假雪也。



5.  

盧延讓有「栗爆燒氈破,猫跳觸鼎翻」之句,楊文公深愛;而或者疑之。予謂此語固無甚佳,然讀之可以想見明窗溫爐間閑坐之適。楊公所愛,蓋其境趣也邪?



6.  

東坡詩云:「文章豈在多,一《頌》了伯倫。」朱少章云:「唐《藝文志》有《劉伶文集》三卷,則非無他文章也,坡豈偶忘於落筆之時乎?抑別有所聞也。」予謂不然。按《晉史》云:「未嘗厝意文翰,惟著《酒德頌》一篇。」坡亦據此而已。且公意本謂只此一篇,足以道盡平生,傳名後世,則他文有無,亦不必論也。



7.  

東坡《章質夫惠酒不至》詩,有「白衣送酒舞淵明」之句,《䂬溪詩話》云:「或疑『舞』字太過,及觀庾信《答王褒餉酒》云:『未能扶畢卓,猶足舞王戎。』乃知有所本。」予謂疑者但謂淵明身上不宜用耳,何論其所本哉!



8.  

東坡《題陽關圖》云:「龍眠獨識殷勤處,畫出陽關意外聲。」予謂可言「聲外意」,不可言「意外聲」也。



9.  

東坡酷愛《歸去來辭》,既次其韻,又衍為長短句,又裂為集字詩,破碎甚矣。陶文信美,亦何必爾!是亦未免近俗也。



10.  

東坡和陶詩,或謂其終不近,或以為實過之,是皆非所當論也。渠亦因彼之意以見吾意云爾,曷嘗心競而較其勝劣邪?故但觀其眼目旨趣之何如,則可矣。



11.  

東坡云:「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夫所貴於畫者,為其似耳;畫而不似,則如勿畫。命題而賦詩,不必此詩,果為何語!然則,坡之論非歟?曰:論妙在形似之外,而非遺其形似;不窘於題,而要不失其題;如是而已耳。世之人不本其實,無得於心,而借此論以為高。畫山水者,未能正作一木一石,而託雲煙杳靄,謂之氣象;賦詩者,茫昧僻遠,按題而索之,不知所謂,乃曰格律貴爾。一有不然,則必相嗤點,以為淺易而尋常。不求是而求奇,真偽未知,而先論高下,亦自欺而已矣,豈坡公之本意也哉?



12.  

鄭厚云:「魏晉以來,作詩倡和,以文寓意;近世倡和,皆次其韻,不復有真詩矣。詩之有韻,如風中之竹,石間之泉,柳上之鶯,牆下之蛩,風行鐸鳴,自成音響,豈容擬議!夫笑而呵呵,歎而唧唧,皆天籟也,豈有擇呵呵而笑,擇唧唧而歎哉!」慵夫曰:鄭厚此論,似乎太高;然次韻實作詩之大病也。詩道至宋人已自衰弊,而又專以此相尚。才識如東坡,亦不免波蕩而從之,集中次韻者幾三之一,雖窮極技巧,傾動一時,而害於天全多矣。使蘇公而無此,其去古人何遠哉?



13.  

東坡《薄薄酒》二篇,皆安分知足之語,而山谷稱其憤世嫉邪,過矣。或言「山谷所擬勝東破」,此皮膚之見也。彼雖力加奇險,要出第二,何足多貴哉!且東坡後篇自破前說,此乃眼目;而山谷兩篇只是東坡前篇意,吾未見其勝之也。



14.  

東坡《雁詞》云:「揀盡寒枝不肯棲。」以其不棲木,故云爾;蓋激詭之致,詞人正貴其如此。而或者以為語病;是尚可與言哉!近日張吉甫復以「鴻漸于木」為辨,而怪昔人之寡聞;此益可笑。《易象》之言,不當援引為證也。其實雁何嘗棲木哉!



15.  

東坡《送王緘詞》云:「坐上別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此未別時語也,而言「歸來」,則不順矣。「欲斷無腸」,亦恐難道。《贈陳公密侍兒》云:「夜來倚席親曾見。」此本即席所賦,而下「夜來」字,却是隔一日。



16.  

《王真方詩話》稱:晁以道見東坡《梅詞》云:「便知道此老須過海。只為古今人不曾道到此,須罰教去。」苕溪漁隱曰:「此言鄙俚,近於忌人之長,幸人之禍。直方無識,載之《詩話》,寗不畏人之譏誚乎?」慵夫曰:此詞意屬朝雲也;以道之言,特戲云爾。蓋世俗所謂放不過者,豈有他意哉?苕溪譏直方之無識,而不知己之不通也。



17.  

陳後山云:「子瞻以詩為詞,雖工非本色。今代詞手,唯秦七、黃九耳。」予謂後山以子瞻詞如詩,似矣;而以山谷為得體,復不可曉。晁無咎云:「東坡小詞,多不諧律呂;蓋橫放傑出,曲子中縛不住者。」其評山谷,則曰:「詞固高妙,然不是當行家語,乃著腔子唱好詩耳。」此言得之。



18.  

晁無咎云:「眉山公之詞短於情,蓋不更此境耳。」陳後山曰:「宋玉不識巫山神女而能賦之,豈待更而後知。」是直以公為不及於情也!嗚呼,風韻如東坡,而謂不及於情,可乎?彼高人逸才,正當如是。其溢為小詞,而間及於脂粉之間,所謂滑稽玩戲,聊復爾爾者也。若乃纖豔淫媟,入人骨髓,如田中行、柳耆卿輩,豈公之雅趣也哉!



19.  

陳後山謂「子瞻以詩為詞」,大是妄論;而世皆信之。獨茆荊產辨其不然,謂公詞為古今第一。今翰林趙公亦云:「此與人意暗同。」蓋詩詞只是一理,不容異觀。自世之末作,習為纖豔柔脆,以投流俗之好;高人勝士,亦或以是相勝,而日趨於委靡,遂謂其體當然,而不知流弊之至此也。文伯起曰:「先生慮其不幸而溺於彼,故援而止之,特立新意,寓以詩人句法。」是亦不然。公雄文大手,樂府乃其游戲,顧豈與流俗爭勝哉!蓋其天資不凡,辭氣邁往,故落筆皆絕塵耳。



20.  

東坡《南行唱和詩序》云:「昔人之文,非能為之為工,乃不能不為之為工也。山川之有雲,草木之有華,充滿勃鬱而見於外,雖欲無有,其可得耶!故予為文至多,而未嘗敢有作文之意。」時公年始冠耳,而所有如此,其肯與江西諸子終身爭句律哉!



21.  

東坡,文中龍也。理妙萬物,氣吞九州,縱橫奔放,若游戲然,莫可測其端倪。魯直區區持斤斧準繩之說,隨其後而與之爭,至謂「未知句法」。東坡而未知句法,世豈復有詩人?而渠所謂法者,果安出哉?老蘇論揚雄,以為使有孟軻之書,必不作《太玄》。魯直欲為東坡之邁往而不能,於是高談句律,旁出樣度,務以自立而相抗,然不免居其下也。彼其勞亦甚哉!向使無坡壓之,其措意未必至是。世以坡之過海為魯直不幸,由明者觀之,其不幸也舊矣。



22.  

吳虎臣《漫錄》云:「歐陽季默嘗問東坡:『魯直詩何處是好?』坡不答,但極稱道。季默復問:『如《雪詩》「臥聽疎疎還密密,起看整整復斜斜」,豈亦佳邪?』坡云:『正是佳處。』」慵夫曰:予於詩固無甚解;至於此句,猶知其不足賞也,當時所傳妄耳。徐師川亦嘗咏雪云:「積得重重那許重,飛時片片又何輕。」曾端伯以為警策,且言師川作此罷,因誦山谷「疎疎」「密密」之句,云:「我則不敢容易道。」意謂魯直草率,而己語為工也。噫,予之惑滋甚矣!



23.  

王直方云:「東坡言魯直詩高出古人數等,獨步天下。」予謂坡公決無是論;縱使有之,亦非誠意也。蓋公嘗跋魯直詩云:「每見魯直詩,未嘗不絕倒;然此卷語妙甚,能絕倒者,已是可人。」又云:「讀魯直詩,如見魯仲連、李太白,不敢復論鄙事。雖若不適用,然不為無補於世。」又云:「如蝤蛑江瑤柱,格韻高絕,盤餐盡廢,然多食則發風動氣心。」其許可果何如哉?山谷之詩,有奇而無妙,有斬絕而無橫放,鋪張學問以為富,點化陳腐以為新;而渾然天成,如肺肝中流出者,不足也。此所以力追東坡而不及歟!或謂「論文者尊東坡,言詩者右山谷。」此門生親黨之偏說,而至今詞人多以為口實,同者襲其迹而不知返,異者畏其名而不敢非。善乎,吾舅周君之論也,曰:「宋之文章至魯直,已是偏仄處;陳後山而後,不勝其弊矣。人能中道而立,以巨眼觀之,是非真偽,望而可見也。」若虛雖不解詩,頗以為然。近讀《東都事略•山谷傳》云:「庭堅長於詩,與秦觀、張耒、晁補之游蘇軾之門,號四學士。獨江西君子以庭堅配軾,謂之蘇、黃。」蓋自當時已不以是為公論矣。



24.  

山谷《題陽關圖》云:「渭城柳色關何事,自是行人作許悲。」夫人有意而物無情,固是矣。然《夜發分寗》云:「我自只如常日醉,滿川風月替人愁。」此復何理也?



25.  

山谷詩云:「語言少味無阿堵,冰雪相看有此君。」夫「阿堵」者,謂「阿底」耳。顧凱之云:「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殷浩見佛經云:「理應阿堵上。」謝安指桓溫衛士云:「明公何須壁間,阿堵輩是也。」今去「物」字,猶「此君」去「君」字,乃歇後之語,安知其為錢乎?



26.  

山谷《題嚴溪釣灘》詩云:「能令漢家九鼎重,桐江波上一絲風。」說者謂東漢多名節之士,賴以久存;跡其本原,正在子陵釣竿上來。予謂論者高矣,而「風」何與焉?嘗質之吾舅周君,君笑曰:「想渠下此字時,其心亦必不能安也。」或曰:「詩人語,不當如是論。」曰:「固也,然亦須不害於理乃可;如東坡《眉石硯》詩『指胡馬於眉間』,與此是一箇規模也,而豈有意病哉!」



27.  

蘇、黃各因玄真子《漁父詞》增為長短句,而互相譏評。山谷又取船子和尚詩為《訴衷情》,而《冷齋》亦載之。予謂此皆為蛇畫足耳,不作可也。



28.  

山谷詞云:「新婦磯邊眉黛愁,女兒哺口眼波秋。」自謂以山色水光替却玉肌花貌,真是漁父家風。東坡謂其「太瀾浪」,可謂善謔。蓋漁父身上,自不宜及此事也。



29.  

山谷最不愛集句,目為「百家衣」,且曰:「正堪一笑。」予謂詞人滑稽,未足深誚也。山谷知惡此等,則藥名之作,建除之體,八音、列宿之類,猶不可一笑耶?



30.  

山谷《雨絲》詩云:「煙雲杳靄合中稀,霧雨空濛落更微。園客繭絲抽萬緒,蛛蝥網面罩羣飛。風光錯綜天經緯,草木文章帝杼機。願染朝霞成五色,為君王補坐朝衣。」夫「雨絲」云者,但謂其狀如絲而已,今直說出如許用度,予所不曉也。



31.  

山谷詞云:「杯行到手莫留殘,不道月明人散。」嘗疑「莫」字不安。昨見王德卿所收東坡書此詞墨跡,乃是「更」字也。



卷下



1.  

荊公有「兩山排闥送青來」之句,雖用「排闥」字,讀之不覺其詭異。山谷云:「青州從事斬關來」,又云:「殘暑已促裝。」此與「排闥」等耳,便令人駭愕。



2.  

山谷《閔雨詩》云:「東海得無冤死婦,南陽應有臥雲龍。」「得無」猶言「無乃」耳,猶欠「有」字之義。「臥雲龍」,真龍邪,則豈必南陽!指孔明邪,則何關雨事!若曰遺賢所以致旱,則迂闊甚矣。



3.  

《清明詩》云;「人乞祭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封侯。」「士甘焚死」,用介之推事也。齊人乞祭餘,豈寒食事哉!若泛言所見,則安知其必驕妾婦!蓋姑以取對,而不知其疎也;此類甚多。



4.  

《食瓜有感》云:「田中誰問不納履,坐上適來何處蠅。」是固皆瓜事,然其語意,豈可相合也?



5.  

《弈棊》云:「湘東一目誠甘死,天下中分尚可持。」以湘東目為棊眼,不愜甚矣。且此聯豈專指輸局耶?不然,安可通也?



6.  

《接花》云:「雍也本犁子,仲由元鄙人,升堂與入室,只在一揮斤。」「揮斤」字無乃不安,且取喻何其迂也!



7.  

士會自秦還晉,繞朝贈之以策。蓋當時偶以此耳,非送行必須策也。而山谷送人詩云:「願卷書囊當贈鞭」,又云:「折柳當馬策」,亦無謂矣。



8.  

秦繆公謂蹇叔曰:「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蓋墓木也。山谷云:「待而成人吾木拱。」此何木也?



9.  

山谷《牧牛圖》詩,自謂平生極至語。是固佳矣,然亦有何意味?黃詩大率如此。謂之奇峭,而畏人說破,元無一事。



10.  

《弔邢惇夫》云:「眼看白璧埋黃壤,何況人間父子情。」既下「何況」字,須有他人猶痛悼之意乃可。



11.  

《猩毛筆》云:「身後五車書。」按《莊子》「惠施多方,其書五車」,非所讀之書,即所著之書也。遂借為作筆寫字,此以自贊耳。而呂居仁稱其善詠物而曲當其理,不亦異乎?只「平生幾兩屐」,細味之亦疎;而「拔毛濟世」事,尤牽強可笑。以予觀之,此乃俗子謎也,何足為詩哉!



12.  

詩人之語,詭譎寄意,固無不可;然至於太過,亦其病也。山谷《題惠崇畫圖》云:「欲放扁舟歸去,主人云是丹青。」使主人不告,當遂不知!王子端《叢台絕句》云:「猛拍闌干問興廢,野花啼鳥不譍人。」若「譍人」可是怪事!《竹莊詩話》載法具一聯云:「半生客裏無窮恨,告訴梅花說到明。」不知何消得如此!昨日酒間偶談及之,客皆絕倒也。



13.  

山谷贈小鬟《驀山溪》詞,世多稱賞。以予觀之:「眉黛壓秋波,儘湖南水明山秀。」「儘」字似工而實不愜。又云:「婷婷嫋嫋,恰近十三餘。」夫「近」則未及,「餘」則已過,無乃相窒乎?「春未透,花枝瘦。」正謂其尚嫩,如「荳蔻梢頭二月初」之意耳,而云「正是愁時侯」,不知「愁」字屬誰?以為彼愁邪,則未應識愁;以為己愁邪,則何為而愁?又云:「只恐遠歸來,綠成陰,青梅如豆。」按杜牧之詩,但泛言花已結子而已;今乃指為青梅,限以如豆,理皆不可通也。



14.  

古之詩人,雖趣尚不同,體制不一,耍皆出於自得。至其辭達理順,皆足以名家,何嘗有以句法繩人者!魯直開口論句法,此便是不及古人處。而門徒親黨,以衣鉢相傳,號稱「法嗣」,豈詩之真理也哉!



15.  

魯直於詩,或得一句,而終無好對;或得一聯,而卒不能成篇;或偶有得,而未知可以贈誰。何嘗見古之作者是哉!



16.  

山谷自謂得法於少陵,而不許東坡。以予觀之:少陵,《典謨》也;東坡,《孟子》之流;山谷,則揚雄《法言》而已。



17.  

魯直論詩,有「奪胎換骨、點鐵成金」之喻,世以為名言。以予觀之,特剽竊之黠者耳。魯直好勝而恥其出於前人,故為此強辭,而私立名字。夫既已出於前人,縱復加工,要不足貴。雖然,物有同然之理,人有同然之見,語意之間,豈容全不見犯哉!蓋昔之作者,初不校此。同者不以為嫌,異者不以為誇,隨其所自得,而盡其所當然而已。至於妙處,不專在於是也。故皆不害為名家而各傳後世,何必如魯直之措意邪!



18.  

蜀馬良兄弟五人,而良眉間有白毫,時人為之語曰:「馬氏五常,白眉最良。」蓋良實白眉,而良不在於白眉也。而北齊陽休之贈馬子結兄弟詩云:「三馬皆白眉」,山谷送秦少游云:「秦氏多英俊,少游眉最白」,豈不可笑哉!



19.  

《玉直方詩話》云:「秦少游嘗以真字題邢惇夫扇云:『月團新碾瀹花瓷,飲罷呼兒課《楚辭》。風定小軒無落葉,青蟲相對吐秋絲。』山谷見之,乃於扇背作小草云:『黃葉委庭觀九州,小蟲催女獻功裘,金錢滿地無人費,百斛明珠薏苡秋。』少游後見之,復云:『逼我太甚。』」予謂黃詩語徒雕刻,而殊無意味,蓋不及少游之作;少游所謂「相逼」者,非謂其詩也,惡其好勝而不讓耳。



20.  

朱少章論江西詩律,以為「用崑體功夫而造老杜渾全之地」。予謂用「崑體」功夫,必不能造老杜之渾全;而至老杜之地者,亦無事乎「崑體」功夫;蓋二者不能相兼耳。茆璞評劉夷叔長短句,謂「以少陵之肉,傅東坡之骨」,亦猶是也。



21.  

「且食莫踟踞,南風吹作竹。」此樂天《食筍》詩也。朱喬年因之曰:「南風吹起籜龍兒,戢戢滿山人未知。急喚蒼頭斸煙兩,明朝吹作碧參差。」「年年乞與人間巧,不道人間巧更多。」此楊朴《七夕詩》也。劉夷叔因之曰:「只應將巧畀人間,定却向人間乞取。」此江西之餘派,欲益反損,政堪一笑。而曾端伯以喬年為點化精巧;茆荊產以夷叔為文婉而意尤長。嗚呼!世之末作,方日趨於詭異,而議者又從而簧鼓之,其為弊何所不至哉!



22.  

王仲至《召試舘中》詩,有「日斜奏罷《長楊賦》」之句,荊公改為「奏賦《長楊》罷」,云:「如此語乃健。」是矣,然意無乃復窒乎?



23.  

張文潛詩云:「不用為文送窮鬼,直須圖事祝錢神。」唐子西云:「脫使真能去窮鬼,自量無以致錢神。」夫錢神所以不至者,唯其有窮鬼在耳。二子之語似可喜,而實不中理也。



24.  

李師中送唐介詩,雜押寒、刪二韻。《冷齋夜話》謂其落韻;而《緗素雜記》云:「此用鄭谷等進退格。」《藝苑雌黃》則疑而兩存之;予謂皆不然。謂之落韻者,固失之太拘;而以為有格者,亦私立名字而不足據。古人何嘗有此哉!意到即用,初不必校,古律皆然,胡乃妄為云云也!但律詩比古稍嚴,必親鄰之韻乃可耳。



25.  

《冷齋夜話》云:「前輩作花詩,多用美女比其狀。如曰『若教解語能傾國,任是無情也動人。』塵俗哉!山谷作《酴釄詩》曰:『露溼何郎試湯餅,日烘荀令炷爐香。』乃用美丈夫比之,特為出類。而吾叔淵材詠海棠,則又曰:『雨過溫泉浴妃子,露濃湯餅試何郎。』意尤佳也。」慵夫曰:花比婦人,尚矣。蓋其於類為宜,不獨在顏色之間。山谷易以男子,有以見其好異之僻;淵材又雜而用之,益不倫可笑。此固甚紕繆者,而惠洪乃節節嘆賞,以為愈奇。不求當而求新,吾恐他日復有以白皙武夫比之者矣,此花無乃太麤鄙乎?魏帝疑何郎傅粉,止謂其白耳;施於酴釄尚可,比海棠則不類矣。且夫「雨過」「露濃」,同於言溼而已,果何所異而別之為對耶?



26.  

楊軒《牡丹詩》云:「楊妃歌舞態,西子巧讒魂,利劍斫不斷,餘妖種此根。」東坡詠酴釄,以「吳宮紅粉」命意,而終之曰:「餘妍入此花。」山谷詠桃花,以「九疑萼綠華」命意,而終之曰:「猶記餘情開此花。」詠水仙,以「凌波仙子」命意,而終之曰:「種作寒花寄愁絕。」是皆以美人比花,而不失其為花。近世士大夫,有以《墨梅詩》傳於時者,其一云:「高髻長眉滿漢宮,君王圖上按春風,龍沙萬里王家女,不著黃金買畫工。」其一云:「五換鄰鐘三唱雞,雲昏月淡正低迷,風簾不著闌干角,瞥見傷春背面啼。」予嘗誦之於人,而問其詠何物,莫有得其髣髴者;告以其題,猶惑也。尚不知為花,況知其為梅,又知其為畫哉!自「賦詩不必此詩」之論興,作者誤認而過求之,其弊遂至於此,豈獨二詩而已!東坡《眉石硯》、《醉道士石》等篇,可謂橫放而曠遠,然亦未嘗去題也;而論者猶戒其專力於是,則秉筆者,曷少貶乎?



27.  

予嘗病近世《墨梅》二詩以為過,及觀《宋詩選》,陳去非云:「粲粲江南萬玉妃,別來幾度見春歸。相逢京洛渾依舊,祗有緇塵染素衣。」曹元象云:「憶昔神遊姑射山,夢中栩栩片時還,冰膚不許尋常見,故隱輕雲薄霧間。」乃知此弊有自來矣。



28.  

張舜良謂樂天《新樂府》幾乎罵,乃為《孤憤吟》五十篇以壓之。然其詩不傳,亦略無稱道者;而樂天之作自若也。公詩雖涉淺易,要是大才,殆與元氣相侔。而狂斐之徒,僅能動筆,類敢謗傷,所謂「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也。



29.  

蕭閑云:「風頭夢,吹無跡。」蓋雨之至細,若有若無者,謂之「夢」。田夫野婦皆道之;而雷溪《注》以為「夢中雲雨」,又曰「雲夢澤之雨」,謬矣。賀方回有「風頭夢雨吹成雪」之句,又云:「長廊碧瓦,夢雨時飄灑。」豈亦如雷溪之說乎?



30.  

蕭閑《憶恒陽家山》云:「誰幻出故山邱壑,謂予心目。」《注》以「故山」為江左,非也;只是指恒陽而已。「好在斜川三尺玉」,公宅前有池,可三畝,號小斜川;「三尺」字,以廣狹深淺言之,俱不安;《注》以為漱玉堂泉。按此堂自在北潭中,豈相干涉!予官門山,嘗得板本,乃「三畝」字,意其不然,蓋如言幾頃坡璃之類耳。「暮涼白鳥歸喬木」,乃宅前真景也。而《注》云:「潔身而退,如白鳥之歸林。」何其妄哉!



31.  

前人有「紅塵三尺險,中有是非波」之句,此以意言耳。蕭閑詞云:「市朝冰炭裏,湧波瀾。」又云:「千丈堆冰炭。」便露痕跡。



32.  

樂天《望瞿塘》詩云:「欲識愁多少,高於灩澦堆。」蕭閑《送高子文》詞云:「歸興高於灩澦堆。」雷溪漫注,蓋不知此出處耳。然樂天因望瞿塘,故即其所見而言;泛用之,則不切矣。



33.  

蕭閑《樂善堂賞荷花》詞云:「胭脂膚瘦薰沈水,翡翠盤高走夜光。」世多稱之。此句誠佳,然蓮體實肥,不宜言「瘦」。予友彭子升嘗易「膩」字,此似差勝。若乃走珠之狀,惟雨露中然後見之,據辭意當時不應有雨也。「山黛」「月波」之類,蓋總述所見之景。而雷溪《注》云:「言此花以山為眉、波為眼、雲為衣。」不亦異乎!至「一枝梅綠橫冰蕚,淡雲新月烱疎星」之句,亦如此說。彼無真見而妄意求之,宜其繆之多也!



34.  

蕭閑《使高麗》詞云:「酒病賴花醫却。」世皆以花為婦人,非也。此詞過處,既有「離索」「餘香」「收拾新愁」之語,豈復有婦人在乎?以文勢觀之,亦不應爾。其所謂「花」,蓋真花也。言其人已去,賴以解酲者,獨有此物而已,必當時之實事。李後主詞云:「酒惡時拈花蘂嗅」;公詠花詞,亦喜用「醒心香」字,蓋取其清澈之氣,以滌除惡咪耳。



35.  

蕭閑自鎮陽還兵府,贈離筵乞言者云:「待人間覓箇無情心緒,著多情換。」此篇有恨別之意,故以情為苦,而還羨無情。終章言之,宜矣。《使高麗》詞亦云:「無物比情濃,覓無情相博。」次第未應及此也。



36.  

謝安謂王羲之曰:「中年以來,傷於哀樂。」羲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頃正賴絲竹陶寫,恒恐兒輩覺,減其歡樂之趣。」坡詩用其事云:「正賴絲與竹,陶寫有餘歡。」夫「陶寫」云者,排遣消釋之意也。所謂歡樂之趣,有餘歡者,非陶寫其歡,因陶寫而歡耳。蕭閑屢使此字,而直云「陶寫歡情」、「陶寫餘歡」、「舊歡若為陶寫」,似背元意。



37.  

近歲諸公,以作詩自名者甚眾,然往往持論太高,開口輒以《三百篇》《十九首》為準;六朝而下,漸不滿意;至宋人,殆不齒矣。此固知本之說,然世間萬變,皆與古不同,何獨文章而可以一律限之乎?就使後人所作,可到《三百篇》,亦不肯悉安於是矣。何者?滑稽自喜,出奇巧以相誇,人情固有不能已焉者。宋人之詩,雖大體衰於前古,要亦有以自立,不必盡居其後也。遂鄙薄而不道,不已甚乎?少陵以文章為「小技」,程氏以詩為「閑言語」。然則,凡辭達理順,無可瑕疵者,皆在所取可也。其餘優劣,何足多較哉!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話



中國古代詩歌理論批評的一種形式。詩話的萌芽很早,像《西京雜記》中司馬相如論作賦、揚雄評司馬相如賦;《世說新語》的《文學》、《排調》篇中謝安摘評《詩經》佳句,曹丕令曹植賦詩,阮孚贊郭璞詩,袁羊調劉恢詩;《南齊書.文學傳論》中對於王粲、曹植、鮑照等一系列作家作品的評論;《顏氏家訓》的《勉學》、《文章》篇中關於時人詩句的評論和考釋,都可以看作是詩話的雛形。鍾嶸的《詩品》,過去有人看作是最早的一部"詩話"著作,清人何文煥編印《歷代詩話》即以此書冠首,但嚴格地說,它還不是後世所說的詩話。唐人大量的論詩詩,如杜甫的《戲為六絕句》、《偶題》,李白、韓愈、白居易等的論詩詩等,則是以詩論詩的一種形式。唐代出現的《詩式》、《詩格》一類著作等,更進一步接近了後世所說的詩話。



詩話正式出現在宋代。第一部詩話是北宋中葉歐陽修的《六一詩話》。在這以後,詩話成為評論詩人詩作、發表詩歌理論批評意見的一種廣泛流行的形式。據郭紹虞《宋詩話考》,現存完整的宋人詩話有42種;部分流傳下來,或本無其書而由他人纂輯而成的有46種;已佚,或尚有佚文而未及輯者有50種,合計138種。



宋代詩話的發展,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早期的詩話以記事為主,不過不同於一般的記事筆記,它所記的都是有關詩人和詩作的瑣事軼聞。歐陽修在《六一詩話》自序中說:"居士退居汝陰,而集以資閒談也。"就說明了它的宗旨在於集瑣事,資閒談。司馬光的《溫公續詩話》也同樣如此。後來,詩話的範圍不斷擴大,除記事外,逐漸增加了考訂辨證、談論句法一類的內容。南宋初許□在《彥周詩話》自序中說:"詩話者,辨句法,備古今,紀盛德,錄異事,正訛誤也。"就是對當時詩話內容的概括。詩話的再進一步發展,是越來越多地談論有關詩歌創作和詩歌理論問題,加強了它的理論批評性質。這方面成就較高的詩話有張戒的《歲寒堂詩話》、姜夔的《白石道人詩說》、嚴羽的《滄浪詩話》等。特別是嚴羽的《滄浪詩話》,不僅對當時江西詩派"以文字為詩,以才學為詩,以議論為詩"的流弊進行了尖銳的批判,而且提出了作者對於詩歌創作的比較完整、系統的綱領性意見。其中如"別材"、"別趣"說,"興趣"說(見興趣說),"妙悟"說等,都有很高的理論價值,對後世產生了廣泛深遠的影響。



明清時期曾有不少人對宋代詩話持否定態度,認為詩話興而詩衰。個別人如袁枚甚至認為宋代詩話簡直不屑掛齒,題詩謂"我讀宋詩話,嘔吐盈中腸。附會韓與杜,瑣屑為誇張"(《題宋人詩話》)。但這實際上是不公正的。宋詩話中津津樂道地記述"點鐵成金"、"奪胎換骨"、"以禪喻詩"等說法,以及其他方面的瑣細雜事,固然為數很多,意義不大,但它畢竟保留和記錄了那個時代關於詩歌創作問題的許多直接間接的史料,其中也不乏理論批評方面的精闢見解,這些,還是應當予以肯定的。



詩話在宋以後,繼續有所發展。金元兩代,除元好問的《論詩絕句》外,較有價值的是王若虛的《滹南詩話》。明代詩話中,李東陽的《懷麓堂詩話》、謝榛的《四溟詩話》、王世貞的《藝苑卮言》、王世懋的《藝圃擷余》、胡應麟的《詩藪》等,也都有一些較好的見解,曾程度不同地對詩歌創作發生過影響。



清代詩話在理論批評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首先是王夫之的《姜齋詩話》,其中對於詩的情與景互生互藏的辯證關係,對於詩的"體物"、"會景"與生活積累的關係,對於詩的"意"和"勢"的關係及"咫尺寫萬里"的特點等等,都有精湛的論述和獨到的見解。葉燮的《原詩》,不僅具有嚴整的理論體系,對詩歌與現實,詩歌與時代發展的關係,詩歌本身的發展規律,作家所必須的"才、膽、識、力"諸條件等等,都有系統的、精闢的論述;而且在對於詩歌的特點,及其與理論著作區別"定位"與"虛名"的關係等等方面的論述,識見更加精闢。王士禎的《帶經堂詩話》反映了他的神韻說主張,但理論價值遠不及《姜齋詩話》。袁枚的《隨園詩話》卷帙浩繁,代表著明代公安派的性靈說在清代的餘響。其中對沈德潛強調封建綱常的格調說大加譏貶,具有一定的反封建禮教的意義。它並且針對以翁方綱為代表的提倡學問詩等主張,強調詩歌創作要出自真感情,有不少可取的意見。其他如趙翼的《甌北詩話》、潘德輿的《養一齋詩話》等,也具有一定的理論價值。近代林昌□的《射鷹樓詩話》反映了反帝愛國的時代精神,梁啟超的《飲冰室詩話》大力地鼓吹"詩界革命"並保留了許多關於"詩界革命"的史料,都曾起過積極的歷史作用。



明清時期,詞話、曲話等形式也在詩話的影響下發展起來,例如李漁的《李笠翁曲話》,況周頤的《蕙風詞話》,陳廷焯的《白雨齋詞話》,近代王國維的《人間詞話》等,其中《李笠翁曲話》和《人間詞話》,在理論上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前者對戲曲創作中的一系列問題,進行了較好的或精到的分析,是戲曲文學理論方面的代表性著作;後者則在一些問題上頗有創見。此外還有總論詩、詞、曲、賦、文的,如劉熙載的《藝概》,也頗多創見。這些詞話、曲話的出現,進一步豐富了中國古代文學理論的形式。



詩話、詞話、曲話等的一般特點是:多數並不以系統、嚴密的理論分析取勝,而常常以三言五語為一則,發表對創作的具體問題以至藝術規律方面問題直接性的感受和意見。而它們的理論價值,通常就是在這些直接性的感受和意見中體現出來的。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詭異的笑成一把漾著油漬的傘

撐開的傘裡畫滿格子

我把固定的空格內都填進半個高音譜號

困難重重的發現,沒有曲子。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的下午沿著

咖啡廳裡溢出的寂寞

流出淺淺的感傷,咖啡

香離我很近,而你離我

好遠好遠



攪拌的銀匙只專情於

混沌,我模糊的眼神如何

抓住一片靈魂?冰塊都

溶化了,科學小飛俠

吃著王子麵啃著你的笑顏

掉落一地的青春被麻雀

刁走,手中的陀螺停了

又轉轉了又停,偷來

的一顆糖,好甜



星期天的下午沿著

速食店裡擠兌的折價券

劃出叉叉和圈圈,怎麼

也連不成一條線兌換

童年的綠豆糕滿天

的紅蜻蜓還有不變

的初衷



星期天的下午,太陽

突然掉進大廈裡某一層樓

的陽台,碎了一地的玻璃

不喊疼,哭著哭著就飛

上天空了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題: [公告] 第二十六屆南風文學獎入圍名單

時間: Fri Apr 15 00:28:46 2005





古典詩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冬夜獨行即景 徐偉強 國二甲

2. 遊澄清湖 潘虹伶 國四乙

3. 登阿里山有感 陳泓睿 國二乙

4. 試問佳人 沈威廷 國四乙

5. 詠林黛玉 黃思萍 國二甲

6. 悼顰卿 黃思萍 國二甲

7. 迎春 蕭志良 國二乙

8. 詠牡丹 張嘉雯 國二乙

9. 與留滯同窗遊阿里山二首 謝秉寰 國二乙

10. 獨遊 簡菀儀 國三甲

11. 天末懷李白 劉嘉怡 國四丙

12. 三月(陽曆)雪 李宛真 國四乙

13. 端陽雅會破愁圍 李宛真 國四乙

14. 無題 蔡昱潔 國二甲

15. 閨怨 許雅雲 國二甲

16. 往事自愁 劉奕伶 國二甲

17. 夢醒 劉奕伶 國二甲

18. 桐季望日會友 施佑融 國一乙

19. 話說從頭 施佑融 國一乙

20. 懷友 張耕華 國三甲



古典詞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攤破浣溪沙 李佳真 國一乙

2. 西江月 柳喬馨 國三甲

3. 西江月 王淨瀅 國三甲

4. 西江月 張耕華 國三甲

5. 眼兒媚 阮建安 國四乙

6. 更漏子 黃郁雯 國四乙

7. 采桑子 廖玟婷 國四乙

8. 小重山 謝弟庭 國四乙

9. 菩薩蠻 楊淳淳 國四甲

10. 一斛珠 劉東昕 國三丙

11. 鶯啼序 沈威廷 國四乙



古典散文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胡力乘傳 江毅中 國二乙

2. 雅座亭記 陳宜楨 國三乙

3. 遊南元農場記 陳怡婷 國二乙

4. 將軍嶼記 許雅雲 國二甲

5. 夜尋忠烈祠記 張立揚 國二甲

6. 筍寮山記 王儷霖 國二甲

7. 觀潮記 劉文心 國四乙

8. 觀面相論 葉致均 國四甲

9. 夜半奇遇 郭慧如 國三甲

10. 梅塢先生傳 陳泓睿 國二乙

11. 陳君正發傳 陳怡嘉 國三甲

12. <鶯鶯傳>之張生論 陳怡嘉 國三甲

13. 霽遠樓記 張耕華 國三甲



現代散文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灰燼 林怡汝 國一乙

2. 鑲著金邊的天空 王偉治 國二乙

3. 迫害寓言 林羿汝 國二甲

4. 謝天 張威儀 國二甲

5. 凋零的羽毽 張耕華 國三甲

6. 曆書 張琬鈴 國二甲

7. 金三角博物館紀行 古芸嫻 國三乙

8. 流浪 柯佩君 國三甲

9. 永和市永寧街七十二號三樓 阮建安 國四乙

10. 自由、孤獨、無意義 莊立民 國四丙

11. 水瓶女孩 楊淳淳 國四甲

12. 關於貓,和貓的時代 曾** 國碩一

13. 生日 林帥志 國一乙



現代詩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舞劍者 江毅中 國二乙

2. 百態車站 田明樺 國三丙

3. 一夜 沈信宏 國二甲

4. 寄杜牧 陳怡婷 國二乙

5. 素描練習 尤芷芸 國二甲

6. 關島 Santa Maria Cathedral 林筱雯 國四丙

7. 轉身後的風景 徐嫚鴻 國四乙

8. 蛋炒飯 徐嫚鴻 國四乙

9. 秋訪外曾祖母 李宛真 國四乙

10. 讀哈維爾圖像詩 曾** 國碩一

11. 文學院大樓 曾** 國碩一

12. 大鵬之鳴 施佑融 國一乙

13. 於是,你便微音鏗然了 沈威廷 國四乙

14. 倒數 林淑靜 國二乙

15. 過客 楊秀萍 國三甲

16. 無題 陳慶哲 國二甲

17. 游俠 陳慶哲 國二甲



極短篇小說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菸灰 莊昀 地三

2. 對街那個女孩 古政彥 國四甲

3. 無題 劉鎧銘 國三甲

4. 領巾 汪品潔 國二乙

5. 頃刻絕望 林羿汝 國二甲

6. 罪 楊淳淳 國四甲

7. 行刺 謝秉寰 國二乙

8. 吳先生 沈信宏 國二甲

9. 代溝 張耕華 國三甲

10. 罐頭 張耕華 國三甲

11. 凍傷 劉婉柔 國一甲

12. 浪淘沙 甘宗靄 國三丙

13. 緋紅色的罪 王姿勻 國三丙

14. 實驗報告 張玉屏 國三乙

15. 回憶 張玉屏 國三乙

16.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蔡念穎 英三甲

17. 鬼 邱郁涵 國三丙

18. 左右 張琬鈴 國二甲

19. 轉身 古芸嫻 國三乙



短篇小說組

編號 作品篇名 作者 系級

1. 出走 汪品潔 國二乙

2. 原野微風 陳信州 工教三

3. 晚安,地球人 柯佩君 國三甲

4. 街燈 古政彥 國四甲

5. 媽 林淑靜 國二乙

6. 起點 張雅真 國三乙

7. 鳳凰 劉婉柔 國一甲

8. 阿明 沈信宏 國二甲

9. 變卦 陳慶哲 國二甲

10. 我(們) 沈信宏 國二甲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閱讀聲韻學時,本欲與周公開起討論會,可我一問他懂不懂血型,他一句話「你去問扁鵲啦」說完,就不理我了,我仿佛被將了一軍,頓時清醒許多。



古時候,中國並沒有音標,所以不像我們可以很明確地用ㄅ和ㄣ以及第四聲,拼出「笨」的音,如果用「ㄅ」 、「ㄣˋ」連讀來罵古人,他們疑惑的臉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就真的像個笨蛋一樣。



但是,中國人並非笨,之所以沒有音標的發明,是由於不需要。中國文字是方塊字,不同於拼音系統,在拼讀的需求上很不明顯。箇中原因很多,重要的是,什麼時候才開始有「需求」呢?答案是:佛教傳入之後。



異國語言的輸入,產生拼音、改讀的需求,不然就讀不通佛經,中國人於是發展出獨特拼音法,不是用「音標」,而是用兩個「字」的「字音」來剪裁出另一個字的字音,叫作「反切」(我認為應讀作「翻竊」),如同「榜,北朗切」。青少年常把「這樣」讀成「醬」,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看似複雜的拼音方法,卻是歷史上使用最久的拼音法。



記載「反切」的書,稱作「韻書」,簡單講是古人的字辭典,雖然他們只讀中文,不用讀其他科目,惰性還是有的,遇到一個不會唸的字,與其查字典,不如將就給他唸過去,反正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差不多嘛。再說,古人作詩押韻,總得字斟句酌,帶一本厚厚的字典那裡還有飲酒賞月的雅致,基於種種指向「方便」和「懶惰」的原因,並參考印度人的字母表後,研發出韻書的「簡編圖表本」,也就是「韻圖」。



韻圖百百種,和坊間書局架上的字辭典琳瑯滿目的道理差不多。其中有一本《經史正音切韻指南》(簡稱《指南》),是元朝人編的,裡頭圖表邊上,常標記著「通」、「廣」、「侷」、「狹」其中之一,我就是在讀到這四字的意義時,眼皮不小心掉了下來。



通、廣=表格中第三橫列的字太多,借放在第四橫列。

侷、狹=無上述情形。

通、侷=第四橫列本來已經有字了。

廣、狹=第四橫列本來沒有字。



後來我靈機一動,把上述想成了血液四型,AB、A、B、O。



假設第三橫列的字是A,第四橫列的字是B,那麼在第四橫列中,「通」會造成「A、B並存」,「廣」只有「A」,「侷」只有「B」,「狹」則「空空如也」,如果表格中空無字的情況叫做O,「通、廣、侷、狹」就類似「AB、A、B、O」了,總之,韻圖是拼音內容的配對,血型是血中抗原的組合,道理不遠,湊合在一起還挺有趣。至於我是怎麼推出來的,有人問我再回答,不然全打字出來,篇幅也是不小(其實是懶)。這一個小小的比對,讓《指南》的條例變得簡單好記。



讀中文古書,也可以帶點說笑,也可以帶點科學,只要有趣,只要能促使進步,有什麼不可以呢?中國文化不僅是老傳統的舊產物,既是當下,也可以是未來,如果在一些胡思亂想之下,能夠有所啟發,也許有一天能夠開創出新人耳目的境界來。至少,我希望是這樣。



2005/4/14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萬芳有一首歌,夜照亮了夜,讓我很有感覺。老實說,歌詞真正的意義何在?不太清楚,隱約是寂寞的單身女子的心境吧。還好,我有感覺的部分並不在此。



我喜歡萬芳的聲音。



腦中折疊著聽萬芳歌的記憶,從皮質中擠出〈不換〉、〈從前〉、〈孩子氣〉……和我的關係。當我在某時愛上某歌,有什麼前因後果?有什麼收穫?前幾天報紙娛樂版選出年度專輯,各大媒體注意的是SHE以超高銷售量落榜,以及王力宏嚴謹優質創作力度下的詞意過淺,而我想的是,當許多都會女性以某些溫和而抒寫心情的歌曲得到安慰的時候,那些歌曲卻從來沒有得到一定的關注,例如萬芳,例如雷光夏,例如某些你心目中的天使歌者。



萬芳的聲音一直擁有聚集我渙散心情的能力,就像史提夫‧范的吉他喚醒許多人沉睡的靈魂。



再孤單寂寞而黑暗的夜晚,夜本身也能夠照亮夜,如果自己能夠為自己找到出路的話,如果懷才不遇的歌者能夠為自己的夢想而唱的話……。



如果夜照亮了夜,我也能在黑暗中,踏實而行。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風騷旨格〉

唐.齊己撰         

  

※六詩

一曰大雅──詩云:「一氣不言含有象,萬靈何處謝無私。」

二曰小雅──詩云:「天流皓月色,池散芰荷香。」

三曰正風──詩云:「都來消帝力,全不用兵防。」

四曰變風──詩云:「當道冷雲和不得,滿郊芳草即成空。」

五曰變大雅──詩云:「蟬離楚樹鳴猶少,葉到嵩山落更多。」

六曰變小雅──詩云:「寒禽黏古樹,積雪占蒼苔。」

 

※詩有六義

一曰風──詩云:「高齊日月方為道,動合乾坤始是心。」

二曰賦──詩云:「風和日煖方開眼,雨潤煙濃不舉頭。」

三曰比──詩云:「丹頂西施頰,霜毛四皓鬚。」

四曰興──詩云:「水諳彭澤闊,山憶武陵深。」

五曰雅──詩云:「捲簾當白晝,移榻對青山。」又云:「遠道擎空缽,深山踏落花。」

六曰頌──詩云:「君恩到銅柱,蠻款入交州。」

 

※詩有十體

一曰高古──詩云:「千般貴在無過達,一片心閒不奈高。」

二曰清奇──詩云:「未曾將一字,容易謁諸侯。」

三曰遠近──詩云:「已知前古事,更結後人看。」

四曰雙分──詩云:「船中江上景,晚泊早行時。」

五曰背非──詩云:「山河終決勝,楚、漢且橫行。」

六曰虛無──詩云:「山寺鐘樓月,江城鼓角風。」

七曰是非──詩云:「須知項籍劍,不及魯陽戈。」

八曰清潔──詩云:「大雪路亦宿,深山水也齋。」

九曰覆妝──詩云:「疊巘供秋望,無雲到夕陽。」

十曰闔門──詩云「卷簾黃葉落,鎖印子規啼。」

 

※詩有十勢

獅子反擲勢──詩云:「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

猛虎踞林勢──詩云:「窗前閒詠鴛鴦句,壁上時觀獬豸圖。」

丹鳳銜珠勢──詩云:「正思浮世事,又到古城邊。」

毒龍顧尾勢──詩云:「可能有事關心後,得似無人識面時。」

孤雁失群勢──(詩闕)

洪河側掌勢──詩云:「遊人微動水,高岸更生風。」

龍鳳交吟勢──詩云:「崑玉已成廊廟器,澗松猶是薛蘿身。」

猛虎投澗勢──詩云:「仙掌月明孤影過,長門燈暗數聲來。」

龍潛巨浸勢──詩云:「養猿寒嶂疊,擎鶴密林疏。」

鯨吞巨海勢──詩云:「袖中藏日月,掌上握乾坤。」

 

※詩有二十式

一曰出入──詩云:「雨漲花爭出,雲空月半生。」

二曰高逸──詩云:「夜過秋竹寺,醉打老僧門。」

三曰出塵──詩云:「逍遙非俗趣,楊柳謾春風。」

四曰迴避──詩云:「鳥正啼隋柳,人須入楚山。」

五曰並行──詩云:「終夜冥心坐,諸峰叫月猿。」

六曰艱難──詩云:「覓句如探虎,逢知似得仙。」

七曰逢時──詩云:「高松飄雨雪,一室掩香燈。」

八曰度量──詩云:「應有冥心者,還尋此境來。」

九曰失時──詩云:「高秋初雨後,夜半亂山中。」

十曰靜興──詩云:「古屋無人到,殘陽滿地時。」

十一曰知時──詩云:「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十二曰暗會──詩云:「重城不鎖夢,每夜自歸山。」

十三曰直擬──詩云:「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西。」

十四曰返本──詩云:「又因風雨夜,重到古松門。」

十五曰功勳──詩云:「馬曾金鏃中,身有寶刀痕。」

十六曰拋擲──詩云:「琴書留上國,風雨出秦關。」

十七曰背非──詩云:「山河終決勝,楚、漢且橫行。」

十八曰進退──詩云:「日午遊都市,天寒住華山。」

十九曰禮義──詩云:「送我杯中酒,與君身上衣。」

二十曰兀坐──詩云:「自從青草出,便不下階行。」

 

※詩有四十門

一曰皇道──詩云:「明堂坐天子,月朔朝諸侯。」

二曰始終──詩云:「養鶵成大鶴,種子做高松。」

三曰悲喜──詩云:「兩行燈下淚,一紙嶺南書。」

四曰隱顯──詩云:「道晦金雞伏,時來木馬鳴。」

五曰惆悵──詩云:「此別又千里,少年能幾時。」

六曰道情──詩云:「誰來看山寺,自是掃松門。」

七曰得意──詩云:「此生還自喜,餘事不相侵。」

八曰背時──詩云:「白髮無心鑷,青山得意多。」

九曰正風──詩云:「一春能幾日,無雨亦多風。」

十曰返顧──詩云:「遠憶諸峰頂,曾棲此性靈。」

十一曰亂道──詩云:「苦雨漲秋濤,狂風翻野燒。」

十二曰抱直──詩云:「須知三尺劍,只為不平人。」

十三曰世情──詩云:「要路爭先進,閒門肯暫過。」

十四曰康救──詩云:「傍人皆默語,當路好隄防。」

十五曰貞孝──詩云:「無家空託墓,主祭不從人。」

十六曰薄情──詩云:「君恩秋後薄,日夕向人疏。」

十七曰忠正──詩云:「敢將心為主,豈懼語從人。」

十八曰相成──詩云:「怪得登科晚,須逢聖主知。」

十九曰嗟歎──詩云:「淚流襟上血,髮變鏡中絲。」

二十曰俟時──詩云:「明主未巡狩,白頭猶釣魚。」

二十一曰清苦──詩云:「在處人投卷,移居雨著衣。」

二十二曰騷愁──詩云:「已難消永夜,況復聽秋霖。」

二十三曰睠戀──詩云:「欲起遊方興,重來遶塔行。」

二十四曰想像──詩云:「溪霞流火色,松月照罏光。」

二十五曰志氣──詩云:「未拋先達路,難作便歸人。」

二十六曰雙擬──詩云:「瞑目瞑心坐,花開花落時。」

二十七曰向時──詩云:「黑壤生紅朮,黃猿領白兒。」

二十八曰傷心──詩云:「六國空流血,孤祠掩落花。」

二十九曰監戒──詩云:「因思〈後庭曲〉,懶上景陽樓。」

三十曰神仙──詩云:「一為嵩岳客,幾喪洛陽人。」

三十一曰破除──詩云:「大都時到此,不是世無情。」

三十二曰蹇塞──詩云:「氣蒸垂柳重,寒勒牡丹遲。」

三十三曰鬼怪──詩云:「山魅隔窗舞,鵬鳥入簾飛。」

三十四曰紕繆──詩云:「日落月未上,鳥棲人獨行。」

三十五曰世變──詩云:「如何人少重,都為帶寒開。」

三十六曰風雅──詩云:「日落無行客,天寒有去鴻。」

三十七曰嗟嘆──詩云:「拭淚沾襟血,梳頭滿面絲。」

三十八曰是非──詩云:「須知項籍劍,不及魯陽戈。」

三十九曰禮義──詩云:「送我杯中酒,與君身上衣。」

四十曰清潔──詩云:「大雪路亦宿,深山水也齋。」

 

※詩有六斷

一曰合題──詩云:「可憐半夜嬋娟月,正對五侯殘酒卮。」

二曰背題──詩云:「尋常風雨夜,應有鬼神看。」

三曰即事──詩云:「翻嫌易水上,細碎動離魂。」

四曰因起──詩云:「閒尋古廊畫,記得列仙名。」

五曰不盡意──詩云:「此心只在相逢說,時復登樓看遠山。」

六曰取時──詩云:「西風起邊燕,一一向瀟、湘。」

 

※詩有三格

一曰上格用意──詩云:「那堪懷遠道,猶自上高樓。」又云:「九江有浪船難濟,三峽無猿客自愁。」

二曰中格用氣──詩云:「直饒人買去,還向柳邊栽。」又云:「四海魚龍精魄冷,三山鸞鳳骨毛寒。」

三曰下格用事──詩云:「片石猶臨水,無人把釣竿。」又云:「一輪湘渚月,萬古獨醒人。」

莆田蔡氏著《吟窗雜詠》,載諸家詩格詩評類三十餘種,大略真贗相半,又脫落不堪讀。丙寅春,從雲間了予內父遺書中簡得齊己《白蓮集》十卷,末載《風騷旨格》一卷,與蔡本迥異,急梓之,以正諸本之誤云。湖南毛晉識。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成音系學理論及其應用》,許德寶等著,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6。



1.語言研究可以以符號為對象,也可以以語法為對象。P3

2.結構語言學(structural linquistics):索緒爾(Saussure),美國Bloomfield。

生成語言學(generative linquistics):美國.喬姆斯基(Chomsky)

結構是唯物主義的、經驗的/生成是唯心主義的、理念的

3.Chomsky(1986) 把語言分成兩類:

(1)外部語言(external language)=structural linquistics

(2)內部語言(internal language):「直覺」才能觀察到的。

4.語言的共同規律:共同語法生物特性天生的generative linquistics的理論假設。

5.共同語法在英語、法語、漢語、德語……等語法之上。

6.語音假象,實是音系之真相。E.g. 「老馬識途」與「勞馬識途」有相同語音表達形式,卻不致於使人誤判。

7.配音律(phonotactics):語音制約的一種。

8.「表達」和「規則」在音系結構中占主導地位。

9.最小對比詞是尋找音位的最有效手段。P17

10.早期結構語言學家認為,音系表達式是由音位組成的,而語音表達式則由音素組成。

11.音素是音位在特定語境裡的具體表現。

12.同位音(pllophone)即「音位變體」。



(to be continued)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開揚:〈從術語學論「韻」和「韻部」的定義〉,《語言文字學》,2004第10期,頁35-42。



中國古代沒有「科學學」和「術語學」,甚至也沒有「形式邏輯學」,因而術語混亂是普遍缺陷。例如文字學把「造字法」和「用字法」混為六書。比較起來,傳統的漢語音韻學術語就更為混沌,這是音韻學成為「絕學」之一因。現在,雖然許多基本術語都得以正名,但是「韻」和「韻部」的內涵仍有「同名異實」現象。



王開揚於文中羅列沈祥源、揚子儀《實用漢語音韻學》、李新魁《漢語音韻學》、王力《漢語語音史》……之說法,並加以解析,論述在這些學者的解釋中,有不少支唔其辭、語焉不詳,其實簡單可解的概念。術語詮釋的失當,造成著者與讀者溝通上的鴻溝。



對於造成「韻」和「韻部」混亂的原因,從歷史分析可看出:

一、從一開始就是以「部」作為單位、作為概念的。

二、平上去入四個聲調,是六朝時沈約、周顒等人發現的,隋唐編韻書時已有這「科研成果」可供利用,而上古音則沒有這項資源。



在許多資料整合之下,王開揚為以下術語下了注解。

一、韻類:韻頭+韻腹+韻尾+聲調,韻類是「韻」系列中最小的單位。

二、韻:韻腹+韻尾+聲調。

三、韻部:韻腹+韻尾。

四、韻基:王氏認為無須建立此單位,因為(一)我們應盡可能用現成的術語解決問題,能不創造新術語就不創造。(二)耿振生沒有考慮到利用韻尾性質的「區別性特徵」原則。(三)現代漢語的某些方言,入聲調分別分化為二到四個,這和舒聲韻部配上平上去轉化為「韻」的道理是一致的。(四)「韻基」是備取性質的,在「韻類」、「韻」、「韻部」、「韻組」、「韻攝」的單位序列中不能佔有一個位置。

五、韻組:韻腹相同+韻尾同部位。

六、韻系:王氏認為應以「韻組」來代替「韻系」之說法。

七、韻攝:韻腹相近+韻尾相同。



王開揚在論考「韻」與「韻部」的術語定義變遷時,順便為讀者清楚界定了韻的相關術語,給予聲韻學入門者極大的方便。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于忻:〈常見韻書切語檢索系統之設計與實作〉,《臺北市立師範學院學報》,35:1,2004,頁85-98。



傳統中國文學中有許多需要檢索、比對的工作,由於古籍浩如煙海,篇章汗牛充棟,傳統做法均以人工進行,不僅費時,亦復容易出錯。運用電腦的快速準確的優點,進行檢索,為目前從事人文科學研究之重要課題。本文以常見之韻書為素材,以資進行韻部、反切之憸索,在選書之時,以《集韻》、《廣韻》、《詞林正韻》、《中原音韻》為主。作者並於文中說明所據版本。



目前之電腦檢索系統,粗分兩種檢索方式,一為依字檢索,一為依編目檢索。依字檢索指的是,在檢索欄位中,鍵入所需要尋找之關鍵字,即可找到相關的資料,是目前運用最廣,也最多人所採用的方式。如「瀚典全文撿索系統」。此方式可依使用者不同的需求而作調整,其優點是快速精確,檔案小,流通方便;缺點是僅得文字,無法看見古書原貌,因此目錄學、校讎學中對於刻書之講究無法窺見。



依編目檢索,基本上與目錄學、校讎學的方式相近,只是從古本的翻閱轉為電腦螢幕上的閱讀。保存古籍的方式是以掃瞄器掃描古本,或以數位相機攝影古本,將古籍資料以此傳入電腦,再設立電子目錄,以供查閱,如國圖之「古籍整理研究室」即是此例。優點是資料完整,可看古本全貌,缺點是費時甚久,上手不易,且檔案大,不易流通。



而作者建構之「常見韻書切語檢索系統」,是以類似辭典之檢索方式以利查詢。此系統優點為,可同時檢索四本韻書,並列表比對,速度快。其侷限則在於僅能提供文字資料,無法呈現版本狀況。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登正宏:〈2001~2002年日本的「中國音韻學研究」述評〉,《文與哲》,第4期,2004.6。



本文評述2001年到2002年間日本所出版有關中國音韻學之著作,評述對象為西本和外籍學者的專著及學術論文。先分為「專著」和「論文」兩個部分,「論文」再分為(1)研究動向及論著目錄、(2)版本研究、(3)上古音研究、(4)中古音研究、(5)近代音研究及(6)現代音研究來進行評論。所錄著作如下:



專著:

遠藤光曉《中國音韻學論集》、高田時雄編《明清時代之音韻學》、坂井健一編《宋本廣韻全譯第四分冊(蟹攝)》、丁鋒《《同文備考》音系》、佐籐昭《中國語語音史》、及《慶谷壽信教授記念中國語學論集》等。



論文:

(1)研究動向及論著目錄

張滑毅〈一九七八~二○○一年上半年近代漢語語音研究論著目錄〉

古屋昭弘〈近二○年來中國語音韻史海外研究動向〉

徐時儀〈重紐三、四等的區別管窺〉

平田真一郎〈有關中古四聲之資料及研究論文〉



(2)版本研究

住吉朋彥〈《韻府群玉》版本考〉(一)(二)

高橋由利子〈論日本刻本《說文解字五音韻府》所依據之版本〉

花登正宏〈論《古今韻會舉要小補》之出版〉

福木滋久〈論《阮本十三經注疏》中之爾雅音〉

水谷誠〈論《集韻》中《經典釋文》之兩層利用方法〉

水谷誠〈《大宋重修廣韻》及《大廣益會太篇》〉



(3)上古音研究

富平美波〈關於《項氏家說》中之項安世古韻研究〉

臼田真佐子〈論江阮《說文解字音均表》和諧聲符〉

臼田真佐子〈論江阮《說文解字音均表》第四部最後部分的諧聲符〉

鍾敬華〈論章太炎「上古韻部平上及去入截然兩分」說及「上古聲紐二十一類」說〉

立石廣男〈論郭璞之音注Ⅲ〉

向嶋成美〈鮑照詩文用韻考〉



(4)中古音研究

渡邊小百合〈論金澤文庫本白氏文集中寫入之反切注〉

遠藤光曉〈敦煌《毛詩音》S.10V寫卷考辨〉

望月真澄〈《龍龕手鏡》之音韻背景〉

工藤早惠〈《說文解字篆韻譜》補〉





(5)近代音研究及

尾崎雄二郎〈「雅音交字屬半齒」之讀法及三種門法〉

緒方哲也〈《增修互注禮部韻略》及《洪武正韻》之小韻分割關係研究〉

玄幸子〈論《洪武正韻譯訓》二等開口牙喉音所見顎化現象〉

丁鋒〈《六書精蘊》字音反映的明代吳語音韻〉

高田時雄〈《西儒耳目資》以前〉

更科慎一〈《回回館譯語》音譯漢字之聲調體系〉

木津佑子〈由《新刻官話彙解釋義音註》至《新刻官話彙解便覽》〉

金文京〈張象津《等韻簡明指掌圖》譯注〉

平田昌司〈受制度化之清代官話〉

岡島昭浩〈江戶期韻學中《音韻中月燈》之位置〉



(6)現代音研究

劉勳寧〈「樸」字的音〉

岩田禮〈中國語之聲調與accent〉

張燕.柳田益造〈中國語連續音聲中之聲調pattern變形現象與其規則性〉

戚曉杰〈關於輕聲音節「兒」〉

楊立明〈中國語「文重音」之語音特徵〉



其他:

李敦柱著.藤井茂利譯〈漢字音韻學之理解〉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馮蒸:〈高本漢、董同龢、王力、李方桂擬測漢語中古和上古元音系統方法管窺:元音類型說──歷史語言學札記之一〉,《首都師範大學學報》,2004第5期=160,頁73-82。



音韻學界通常認為高本漢以來,對漢語古音的構擬方法是把產生於印歐語的歷史比較法成功運用到漢語歷史音韻研究。但是本文在確認了運用歷史比較法構擬古音的標準模式之後,指出高本漢等幾位先生對漢語古音元音系統的擬測,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歷史比較法,可以叫做投影法,或類型構擬法。本文繼而探討幾位學者擬測古漢語元音系統方法的步驟與結論。



從方法論的角度,考察高本漢及其後繼者是如何把產生於印歐語的歷史比較法運用到古漢語的元音構擬中,目前仍付之闕如。總而言之目前的出版品中,對高本漢以來諸位音韻學家構擬中古元音的成功方法,缺乏深入地了解和研究,所以這些論述,都不能解決漢語歷史音韻構擬的實際。歷史比較法的標準模式為何?李方桂先生在晚年曾對歷史比較法做了最為簡潔、明確的敘述。



下面,馮蒸依序討論了「高本漢對中古《切韻》音系元音系統的構擬方法:主元音4型說附論跨型元音」、「董同龢對上古元音系統的擬側:主元音6型說」、「王力對上古元音系統的擬測:主元音6型說」,及「李方桂對上古元音系統的擬測:主元音4型說」,內容可謂詳盡。



最後,論及「元音類型與等位的關係」,不管是中古音還是上古音之擬測,都要考慮到元音類型的問題。而元音類型的確定基本上是根據後代讀音的投影,即考察某類韻攝或韻部在後代多數方言讀音的反映,以確定其所屬的元音類型,這是確定元音類型的主要途徑。但這些元音類型與中古的等位之間有何關係?也是構擬元音類型時,需要注意的一個重要方面,它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確定各型元音,因為各種元音類型性質不同,一定要受到等位的限制,探索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很具意義,且是確定元音類型的第二個途徑。



馮蒸認為,高本漢構擬漢語中古元音系統之方,並非歷史比較法,這一點在引李方桂先生對高氏之評論時,亦可佐證。簡言之,高氏不過是在漢語古音本身材料所揭示的音類框架上,把音類名稱換上國際音標而已,故而與歷史比較法的標準模式不符。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王為民、楊亦鳴:〈《音韻逢源》氐畢胃三母的性質〉,《語言文字學》,2004第11期,頁84-92。



本文從滿漢對譯的角度來考察《音韻逢源》「氐、胃、畢」三母的性質及其關系,從而證明《音韻逢源》設立「氐、胃、畢」三母是為了解決滿漢翻譯中的困難而實施的一項人為舉措。



《音韻逢源》,裕恩撰,成於1840年,是一本同音字譜式的韻圖。該書反映清代後期北京音系的基本面貌,是研究北京語音史的重要材料之一。其最大特點是每一個音類都有滿文標音,這為《音韻逢源》音系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參考資料。



據《音韻逢源目錄》所示,《音韻逢源》有聲母21個,裕恩用廿八宿中的廿一宿來代表這廿一個聲母,聲母都有滿文標音。本論作者並製表指出,氐、胃、畢表三個特殊聲母,在現代漢語普通話中皆為零聲母。



本文著重「氐、胃、畢」三母的中古音來源,理出源頭,有利解決許多問題。作者於此整理出橫跨四頁之表格,統計得知,除了戌部之外,氐母基本上來自中古「疑母」,胃母基本上來自中古「影母」、「云母」和「余母」。畢母的列字都是來源於中古「微母」。從《音韻逢源》的表現,中古疑母、微母在此書音系中還是兩個獨立的聲母。



以下再對三母性質作一分析,表明從漢語單一角度考察《音韻逢源》的內部音系結構只能說明「氐、畢、胃」是三個獨立聲母。此外,由於實際上「畢母」已經和「影母」合流,為了區別這兩個聲母,裕恩採用滿語音系的特點,直接將「畢母」翻譯成[v]。如此,不但三母可區隔開來,也凸顯出本書的價值。再者,《音韻逢源》的聲母系統是完全合乎北京話語音系統的,故而有的學者說,清代中期以後的音系應以裕恩的《音韻逢源》為代表。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鄧文彬:〈中國古代字母之學的興起與唐宋時期的字母之學〉,《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5:10,2004.10,頁304-305。



本文主要介紹中國古代字母之學的興起與發展情況,重點評述唐宋時期字母之學的研究成果,分析和討論它們在中國古代語言學史上的地位和影響。



隋唐之前,還沒有「字母」這個名稱,但人們早已懂得雙聲和反切的道理。字母之學正式產生是在唐代,但唐以前即已萌芽。現存元刊本《玉篇》卷首的〈切字要法〉,反映的正是萌芽階段的情況。唐代正式產生了兩個字母系統,皆發現於敦煌,一是唐人《歸三十字母例》,另一則是唐守溫韻學殘卷中三十字母,簡稱「守溫三十字母」。到了宋代,字母之學有了新發展,在唐朝字母系統的基礎上增加了「非」、「敷」、「奉」、「微」、「牀」、「娘」六個字母,於是形成「三十六字母」,影響後世甚鉅。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