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9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那一次驚見你的殘酷

我再也沒回頭

只向著太陽,咬牙

光明竟如此剌目



自那一次夢黑了天堂國度

反而 看清誰都不

願成為妥協的奴



脫去心的不透光層

開始淡化你的背影

才知道

剌日之後是快意的溫煦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名稱:《飛躍情海》

導演:王耀慶

重要角色:小三(王毓雅飾)、小英(林依晨飾)、阿賓(周群達飾)



內容簡介(轉貼自金馬四十網站):



住在南部鄉下的小三,從小就被愛算命的媽媽帶去各個算命和靈媒大師那裡算命。



到17歲前看了六個算命先生都說她是梁山伯轉世,這輩子是和幾世前的祝英台最後一次的相逢,錯過了這輩子就永永遠遠形同陌路,不會再相識,而問到這輩子的祝英台什麼時間地點和會用什麼樣子出現與她相認?都沒有答案。



高中畢業後的小三到處廝混,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輾轉到了海港邊的海產店工作,並且在這個海港邊認識了跑船的阿賓。阿賓告訴她一些跑船到日本,菲律賓的經驗,講的她十分羨慕,之後兩人常去看海,在日出與日落的海邊,便發生了愛情…



小英是小三的遠房表妹,多年不見,這天小英被小三的媽媽帶到海產店來找小三要小英跟著小三打工賺錢幫父親還賭債..........



最後結局會重覆前世的宿命,還是他們會衝出重圍,為自己的愛情衝出一條血路?

--



觀後筆記:



1.飛躍,要飛躍什麼?一個海堤能代表多遠的情感距離、甚至現實距離?很遠,還是不遠?一個海堤能代表多少意涵?愛情?勇氣?冒險?追尋?一個海堤又能代表多深的情感?深不可測幾乎淹沒一切?抑或只要努力划動便有浮出的機會?那麼,飛躍一個海堤就是飛躍了愛情的柏林圍牆?克服了愛情的馬里亞那海溝嗎?



2.如果梁山伯注定與祝英台有命運的邂逅(牽扯),那麼誰該是梁;誰會是祝?梁山伯一定是男的嗎?祝英台一定是女的嗎?梁山伯到底是阿賓還是小三?祝英台該是小英小三其中的誰?如果說,小英殉情而死,血染的海水無法化成重生的蝴蝶,為什麼,人們總是認為,梁祝一定要分離才美,才能激起無限的遐想?



2004/9/26, am 04:10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於20021207



「小孩子乖乖,把門兒開開,我要進來!」

「不開不開不能開,你是大野狼,不讓你進來……。」



很小的時候,爸爸最喜歡對著我和妹妹唱這首歌

尤其是當爸爸要進入我們房間之前

當然,他最固定唱這首歌的時間,是在早上喊我們起床時

有一段時間我甚至要聽到這裝可愛的男人聲

才有起床的動力

因為那時爸爸常出差,趕夜車回家的他總是成為最大的驚喜



爸爸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家裡

但是我卻曾經覺得陌生

對年幼的我來說沒有具體的存在幾乎等於不存在

而爸爸就在這模糊地帶中若隱若現



如今,軍旅退休後的他天天在家裡了

我卻必須離家半個台灣,求學

小時候我等爸爸回家

現在換爸爸等我回家了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於20020830



小學生通常會開始對性別產生強烈好奇心,怪的是,這是個禁忌的話題。如今看到小朋友在黑板上或書本中畫的小雨傘,還是莞爾,因為那也是我童年的一部份。時代的滾輪壓了前人的步伐,後人依舊沿著模糊的足跡,走上同樣的道路。



小學坐我旁邊的男生,都有點奇怪。他們之中幾乎都不會削鉛筆、功課不太行、個頭矮小。如果是因為我們都太矮了,所以坐一起,那我也就認了。偏偏他們老是偶一為之便溺在褲子上,還有個一天到晚跟我借錢,還死不講理。



跟他們相比,我算是稍微優秀!因為我是班長,運動、課業、品行、人緣、才藝,都比他們好些。小學從來沒有實際去思考誰贏誰輸這些問題,如今提出來,是因為我覺得這大概是我在潛意識裡認為女性不會輸給男性的緣故吧。



表面上我柔弱又文靜,但背地裡似乎處處希望能夠勝過他們,因此當我身邊的小男生都不是「完美帥氣」的時候,就在內心建立了一座堡壘。我在堡壘中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



然而,對外卻矛盾的鄙視起桌面上的楚河漢界。我不曉得那條線是誰畫上去的,除了鉛筆原子筆的痕跡之外,還有曲折且深刻的刀痕。



我想這曲折深刻,算是幼童建立兩性關係過程的見證吧。為什麼只要是男生女生坐在一起,就會在桌上留下遺跡呢?試想當初拿起筆或刀,畫上這一筆的人,是帶著怎樣的心情?



我以為不介意男生的越界,是一種成熟;更以為我不去畫界線是因為我充滿理性。直到我發現隔壁的男生在鑿深那條線時,才知道自己錯了。



我把自己捧得太高,我對「越界」的不在意其實是吹噓自己的成熟,或許他感覺到我的臭屁與驕傲!



等到大了,才察覺自己特異的思考模式比實際上的楚河漢界傷別人的心,因為沒人懂我的思維,他們以為我「討厭」他們。其實更讓我震驚的是畢業以後聽到女性朋友告訴我,原來那些在我的桌上畫線的男生,都曾經將我作為「暗戀」的對象。



哇!我竟然一點也沒有發覺!



後來想想,要是他們發現我到三年級還會尿床,會喜歡我嗎?也許當我看到身旁的小男生尿濕褲子的時候,為了保持自己的清高,避免讓人知道我也是如此(尿失禁族),所以才為自己建立獨特的防衛機轉吧。



如果我也如一般小學生經常秀逗犯錯,勇於接受別人的眼光以及自己的缺點,也許那個在桌上刻畫界線,不讓別人侵犯的人,就是我了。



這樣其實也不錯,不是嗎。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於20020828



有一次在整理相本時發現了一張泛黃,且四周已經被蠹蟲啃蝕得不像話的照片,照片裡頭有十八年前的我,以及一個因為歲月而逐漸被自己遺忘的年代。



照片開啟了宇宙間的蟲洞,讓我天旋地轉地回到過去,重重跌落在花蓮市民意二村托兒所;一間早已成為歷史的老式建築裡。



身後背著大大一包尿布,媽媽將我託付給老師後,就騎著機車上班去了,即使我多麼不情願接受這樣的安排,頂多也只能用沈默表達抗議。是的,我的年齡連小班都不足,我的身份就是「不可以欺負的小娃娃」,當小男生和小女生分成你一國我一國在玩遊戲時,我就是唯一的候補人員,我可以任意加入哪一國,只要他們有缺人。因此在托兒所中,我有時候因為加入男生國而遭受部分女生排擠,有時候又因為加入女生國而被男生認為沒有義氣。內心覺得怪怪的,但一直無法形容這是怎麼樣的感覺,等到大了一點,漸漸覺得自己是童話書裡的蝙蝠,在鳥類與獸類之間徘徊。



印象最深刻的體驗,正好是男生國和女生國因故發生嫌隙,我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後來兩方欲爭取人馬,希冀從人數上得到勝利(好死不死兩邊竟然勢均力敵),我被雙方拉扯,疼痛愈烈!



幼齡時期的爭端其實不算有多嚴重,可是牽涉到性別議題就顯得敏感許多,我希望與雙方交好只是因為朋友的道義,但是有那個幼童在講義氣?他們口中發出的惡言充其量是:



女生:「男人婆!男人婆才跟男生玩!」

男生:「臭三八!加入女生的是臭三八!」



現在想起來實在很好笑,但是身在當下必須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委屈自己在「男人婆」與「臭三八」之間作個抉擇。



後來我選了臭三八國,反正有一群臭三八陪我;如果我選擇當男人婆,可就太……,畢竟其他男生都不能算是男人「婆」!



於是我就安安穩穩的當我的臭三八(其實我一點也不三八),一直到讀完托兒所。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於20020824



常在街頭遇到鼻梁上背著厚厚近視眼鏡的小孩,透過兩片扭曲視線的玻璃,我常在想,他們所看到的是怎樣的光景?或者他們的眼鏡帶給他們怎樣的故事?



十年前,我曾經也是近視兒童,看不清世界。



為了逃避孤寂,將自己置身於電視機前,揮霍視力,只為了麻痺真實的生活實況,以便從電視機的小框框裡,得到友情的慰藉。然而這些平面缺乏立體感並且規律出現的朋友們,惡作劇似的將我的眼球拉成橢圓,造成了我的近視。



我刻意忽略外界的變化,儘管他們越來越顯得模糊,不是有人常說嗎,眼不見為淨!再者,以我得天獨厚的矮小基因,永遠無條件的享有教室第一排的上座,黑版上那怕是一隻螞蟻爬過,都不用擔心看不到,近視於我有何干?



少一副眼鏡的花費,說不定也是我對拮据家境的一種寬容。



六下,班上一位同學歡欣鼓舞地炫耀新眼鏡,我禁不起好奇,借來戴上。就在那一瞬間,一股觸電般的知覺流貫全身,直覺告訴我:真的需要一副眼鏡了。



幾天後,某個大雨的晚上,媽媽騎著山葉舊型機車,載我去眼鏡行,催生第一副眼鏡。也許是我盼望的眼神有如新生兒依賴懷抱那樣的殷切,媽媽陪我等過了晚上十一時,我才又再度鑽進媽媽濕冷的雨衣,偎著媽媽背上傳來的體溫,心滿意足的回家。



誰知到家時,竟鐵門深鎖,空無一人,不安的情緒如巨浪狂嗜而來,母女兩都無法擠出半字片言。直到刺耳的電話鈴聲劃破了詭譎的死寂,所有的疑點得到註解:



外公病危!



媽媽的雨衣還沒來得及脫下,又出門了,這次去的卻是醫院!而我獨自守著空屋,恍若方才媽媽身上滴下的雨液,還在迴盪著心急如焚的憂愁。



「我是不是害媽媽見不到外公最後一面?」那個夜晚我不斷問自己,不斷重複想像著各種可能,就這樣,無法成眠。



這個過去,媽媽未曾提起,我卻耿耿於懷。眼鏡如今已不知換過多少副,但都沒有第一副來得沈重。那不單純是兩百多度的兩片凹透玻璃,還承載了幼年時的孤寂,以及外公過世的回憶,真的很重。



事後我曾經作了個夢,夢裡媽媽在深夜趕赴醫院的途中,臉上盡是大雨洗不去的眼淚。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中,地下街老伯用彩券販賣青春。據說,只要對中號碼,除了實際彩金,還可得到等值的生命時光。沒有學者來驗證真假,只有日以繼夜、穿流不息的購買人潮。特地開雙B轎車的政商名流比比皆是,他們帶著期待而來,抱著希望而走,彷彿即使沒中獎,青春小鳥依舊在他們臉上多停留了一下。大家都以為,彩券老伯是上帝的私人秘書,其實,老伯什麼也不是,他販賣的是自己的青春。



寫於 93/9/8

刊登於 93/9/27聯合副刊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為了辦理圖書館際合作,昨天驅車前往中山。西子灣去過兩次,中山則是第一次。以前給別人載,現在得靠自己。



出發之前稍微確認地圖,確保不會往不知名的路迷去。過了愛河畔,心起動念,想說迷路又怎樣呢,這樣一個晴朗的天氣裡,在高雄市多轉幾圈,也是一種任意放肆的趣味。



自此,我跟著前面一輛情侶檔,忽快忽慢的往前方騎去,變身成為FBI探員,跟蹤嫌疑犯,上山下海在所不辭,絕對不能跟丟!儘管他們騎的是高檔YAMAHA SV-125,我的陽春小JOG也不會輸太多!你彎我就彎,你停我也停,看你跑哪裡去!



一路上,過了港務局、壽山隧道、一號船渠,打狗英雄領事館的標誌出現後,心想,他們十之八九就是中山學生!



嘿嘿,我這個冒牌FBI可得意了,不但沒跟丟,還跟對了對象。從中山大學門口騎過幾個珊瑚礁岩,然後把車停在體育館後方。



仰視這片山城,有種宮崎駿卡通魔女宅即便中,那個海邊城市的模糊畫面呈現腦海。雖然這西子灣旁的海邊山城,只有單調的紅色,沒有卡通那樣繽紛,可我卻實實在在感受到其「大」學的「大」。



很難形容的一種心情,那不像是台大與東華的那種疆域上的大,可能我的高等教育生涯都在師範院校度過,所以感受特別深刻,也可能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國外真正氣派的大學,所以中山的大,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



尤其在地理位置上,背山面海的位勢,似乎暗示著這矗立紅色建築的山壁,更具有兼容並蓄的內斂與沉穩,裡頭休憩的民眾,或坐或臥,搖扇對弈,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只有自己獨特的步調。比起這座紅色領域的心跳,我的急促與快節奏,很可能是多餘而可笑的。



放慢腳步,緩緩步入中山圖資中心,三樓的櫃臺小姐告訴我,今天週末不辦理公務,下次再來。



我真的太急了,也許,特別是在這座「大」學裡頭。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落的指紋》Patricia Cornwell, 臉譜出版社。++



--



《失落的指紋》,女法醫史卡佩塔系列作品之一,原名"Cruel & Unusual",是一部懸疑推理小說,作者Patricia Cornwell,美國暢銷作家。



Cornwell以其「社會新聞記者」、「法醫助理」及「警務工作」兼備的工作經驗,成就「女法醫」這個可謂「令人驚豔」的賣作角色。



相信許多人都對法醫感到好奇,尤其對女法醫。當一位柔性人種面對各式各樣屍體時,她們的精神、肉體與技術層面,註定是和「熱血警探」、「安樂椅偵探」有著極大的不同,這或許也是作者能拔萃出類的原因之一。以女性書寫女性的內外在世界,其細膩處令人會心。



我曾對法醫這職業有股莫名的憧憬,幾年前看了日劇《法醫物語》(又名《閃亮的人生》)油然而生。可惜個性易感,容易因小事而情緒化,加上抗壓能力不足,很快地,就看清了這條路不是為我而築。



有別於日本英雄主義式的故事主軸,Cornwell的作品顯得平易生動,更顯真實,彷彿主角Kay Scorpetta的憂傷、煩躁、欣喜、無奈都栩栩於讀者眼前。



雖然我主觀地認為作者對於人性與懸疑性的描寫不夠精銳,然其複雜而多元的線索脈絡,應足以作為偵探小說的一種表率。



個人對這類小說涉獵不深,無法提出真知灼見,更無法提供正確的導讀方向(唐諾先生的導讀已經很不錯了),希冀這一篇文章能夠拋磚引玉,引起他人參與閱讀的興趣。



另附本書作者個人網站:www.patriciacornwell.com

若你,讀過本書,歡迎與我分享寶貴心得。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買宣紙了,我的兼毫毛筆正渴求著玷汙的對象。



在黑漆箱中封埋兩個月,或許有如一世紀之久吧。



毛筆不是聖者,它需要入世以滿足自我的表現慾。



於是乎,該買宣紙了,沾飽墨汁的毛筆難道不是上了鏜的槍?



而它們正痴心等待著獵物現身。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6 Thu 2004 05:21
  • 鑰匙

每天,手裡拿著鑰匙晃出家門,又晃進家門。鑰匙對我的生活而言,有如身上的脂肪,雖然沈重累贅,但是甩都甩不去。



鑰匙,是用來破解密碼的工具,房間的喇叭鎖是一種密碼,基因序列是一種密碼,女人眼神一眨可能是一種密碼,我有時封閉的心靈也同樣是一種密碼。最近很紅的小說《達文西密碼》,讓成千上萬的人沈迷於尋找鑰匙的遊戲中,可見密碼與鑰匙的關係,對其他人生活的重要性,不會比我的薄弱。



《碼書》,就是一本探索歷史上各種密碼發展的書,是密碼的進化史,同時也呈現許許多多成功破解秘碼的驚異旅程。



我也在尋找鑰匙的旅程當中,即使身上天天都帶著許多串不同用途的鑰匙,密碼還是不斷的跳出來,就像中毒的網頁一般。關於讀書研究,更是如此。



什麼時候我能夠找到解開聲韻學(一門具有挑戰性的課程)的鑰匙?或者什麼時候我才能打開藏著論文題目的盒子?也許駭客任務中的Key maker真的存在也說不定。除非不得已,我會先試著自己make看看,打造自己獨特的那一支!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研究所第一天,有許多令我思量的事:



首先,我一直以為自己非本科系的背景,對於學習會有礙手礙腳之處,今天上課,才知道所謂的礙手礙腳,其實是劃地自限,我該更有自信的。上詩學時,同學自我介紹,竟然有位三十六歲的同學,這學期修了四十學分!且不論他到底修了哪些課程,以五專財金系插大,因熱愛教學,還加修小學學程,目前沒有工作,沒有家庭。對於他的就學歷程,我非常佩服,看到他,我完全沒有立場說我居於劣勢,反而應該要慶幸我擁有年輕、課程少的本錢。



但是說到年紀這問題,國內的教育體系為何會讓想唸書的人念不下去,卻又讓不想念書的人有資格佔據學術資源?國外我不瞭解,無從置喙,國內呢,我是不敢評論,因為自己從教育界滾了一圈,發現有許多灰色地帶,很難斷定是非黑白,只能偷偷的問,不知道何時能得到解答。另外也只能祝福那些「先工作,放棄學業」的同學、「一邊工作,一邊上課」的同學,以及「因為工作,年紀一大把才來完成學業」的同學,每一位研究生都有各自的辛酸,我應該滿足於自己的路,好好的走。



換了學校,也換了環境,高師的老師,卻一樣擁有學者的味道,不會比師大、台大的少。「文批」老師在課堂上介紹書目時,提到他過去的兩位恩師,一位福歸仙鄉,另一位卻晚景淒涼。曾經在師大課堂上聽聞同樣的故事,可是今天,不同的陳述者給了我不同感觸,因為我看到老師的眼睛朦朧了一下,喉嚨哽咽幾許。對於前輩有這樣的感懷,不是情動於衷還能有什麼解釋!老師雖然對學術執著,但不因為地位彪炳而忘記「重道」精神,本身就是在體現中國文人的氣格呀。



美學老師文慣中西,參考書目列出來有兩張A4,本想旁聽,於是放棄,明年再來!



南部人的辦事效率比北部差,絕對是造成城鄉差距的因素之一,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學校對面竟然有一間專賣大陸書的「若水堂」,台北市人文薈萃之地,那五六七八間大陸書專賣店的聚集處,竟無一間比得上若水堂的豪華氣派。其實台北的大陸書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有小的好,人跟書的距離近,可是如若水堂這般大的複合式書店,卻讓人有更大的視野,得以窺望對岸學術殿堂的高度。



南部真的比北部落後嗎?這要看看是那個方面了。有空,我應該去問問高雄人,對於前日報紙「遷都高雄」的看法。至於我自己,目前不予置評。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學這一天,已經期待很久了,雖然內心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身為復學生,早上不用參加無聊的新生開學典禮,悠閒地睡到九點鐘,然後起床泡杯咖啡,Rita送我的古坑咖啡,很合我的口感,我慢慢啜,邊閱讀手邊的現代散文,時間也緩緩流到了快十二點的位置。



十二點鐘,所學會學長姊帶我們去聚餐,那些從學校活動中心參加完典禮的同學,滿臉疲勞,吃飯的時候卻使勁聊天,我相信這樣不但不會消耗體力,反而能提振精神。



雖然是開學,沒有上課就沒有任何壓力,壓力明天就來了,比起那些還要補修教育學分的碩班帥哥美女們,我的壓力,應該只來自於非本科系的出身。如果用功一點,不會落後太多才是。



今天認識的新同學不多,因為總是只跟附近的聊天,複習一下,有淑婷、文伶、舒雲、偉雲、永正和世昌學長,其他的人兒,呃……,明天……或者將來,再說吧。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連續幾天大雨,高雄已經不是印象中的樣子。尤其今夜,微涼且透著秋意的潮溼空氣,讓我極想動手把臺灣給倒轉過來。



對呀!一定有人把地瓜島放反了,亦或是它自行翻了身?不然,為何暑假前明明是臺北來了雨季,暑假後換成南部了呢?又為何春天東部水氣瀰漫,夏末時換成西部雷聲隆隆?



在七、八月這個許多人優閒的時間點,有人做了什麼改天動地的大事?就算是有,那又是誰?艾尼紐還是拉妮娜?是臺灣人經濟不景氣的怨念使然,還是農曆七月好兄弟惡作劇?



不想一年過兩個或更多雨季,我不適宜生活在印度般的氣候裡;印度的幽黯也不適宜套用在臺灣身上,南臺灣活躍的原動力不能因為陣陣大雨而潤銹。



雲兒雨兒你們快滾吧,該輪到我出去玩了!



2004/9/9





ps.1 別告訴我西南氣流這檔事,我自己會看新聞。

ps.2 艾尼紐/拉妮娜,指的分別是聖嬰/反聖嬰現象。

ps.3 奈波爾曾寫了一本印度記實文學《幽黯國度》。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8 Wed 2004 11:34

小學同學打電話向我訴苦了近一小時,

其實我知道他還有心事沒說,

可是我絕不多嘴詢問,

有時候真相是仙人掌刺,

擔心不能承受,

一切走一步算一步吧,

對於某些事情,

我一直都是這種心態。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好低,彷彿伸手就能碰觸……

自西而東撫過高樓塔尖

手中相機卻一點也捕捉不住

原來是雲的拒絕

它說它沮喪得快哭出來

不想讓人看到……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去送生日禮物的對象,在今天過生日了。那人到底成就了哪些事蹟,使得我必須以禮相待,是我不願去細想的部分。



但糾結的腦神經不斷刺激出火花,就像那人的眼睛曾經投射過的。



我與那人的距離,其實不遠,從我家出發不過轉兩條街,所以曾經,那人在我家門前徘徊,我在心中,劃出一個範圍,讓人能夠兜圈子的大小。



我們的距離其實也很遠,因為,當那人不停兜圈時,我從來沒有為他開門。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茶舖的窗盡是灰塵

某次風雨曾經停駐

留下我來的訊息

斑駁的注目刻上指紋

坐在同樣角落的人

下一次

也將成為記號

窗還是窗 通透 明亮

灰塵與指紋卻構成圖畫

在光線佈局下 訴說著某種

不像是故事的故事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回家,難得回到母校打球,回憶國中生活的種種。



我一個人胡亂投籃,一邊注意著圍牆邊急駛而過的花東縣列車,

過幾天,我也會是車上的乘客。



學校裡人事變遷,學生換了、老師退休了、連球架上的籃網,

也透露著新氣息,我在暮色低垂的黃昏時刻,找尋舊式的心情。



突然間,一條細瘦的土狗向我衝了過來,吠叫聲替這寧靜的校園

揭起危險的氣氛。仔細一瞧,原來夜晚已經來到,操場上運動的

民眾,都已在作離去的準備。



被狗嚇到的心情尚未撫平,但似乎了解,這條狗是要告訴我,

該回家了,夜晚的校園並不安全。



「我知道啦,讓我收東西,別再叫了。」

牠有靈性的等了我一會,接著又積極的靠近我、催促著我。

在我離開操場以前,狗兒都跟在我後面,只要我停下腳步賴著不走,

牠就開始鬼叫不停。



我促狹地笑著,因為從來沒想到會被狗趕出校園,原來在牠眼中,

我竟然是那麼需要被管的那種人。也許在他人眼中,我還是小孩吧,

連狗都這樣認為。



以後我一定會注意自己的安全,好嗎,狗大哥。














-----

hannahe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